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八章 小将邓艾
    大军动员的命令很快就发布下去了,凡是接到命令的各地将士们不仅没有感到丝毫的惊惧,反而尽皆感到惊喜莫名。

    豫州颍川郡,颍阴县城内,一伙军士在听说征兵的消息之后,聚在一起兴奋地谈论起来。

    “哈哈,真没想到,这样的好事会落到我们的头上。”

    “是啊是啊,眼看着边疆的兄弟们立功受赏,咱们却在这里过太平日子,这心里就没有一天平静过,现在好了,马上就该轮到咱们上战场了,这一次可一定不能放过捞军功的大好机会,狠狠地捞上一把。”

    “这话说的甚是,这一次一定不能放过机会。”

    ......

    然而却突然见他们的小队长冷哼了一声,淡淡说道:“光想着捞军功的好事,也不看看这一次你们要面临着怎样的压力?咱们一个郡之中只挑选三千将士,而且在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前几年刚刚退下来的老兵,这些人要经验有经验,要能力有能力,凭什么说你们必胜?”

    那一伙军士闻言尽皆沉默片刻,其中一人怯生生的说道:“那,那怎么办?咱们总不能不去参加挑选吧?”

    却听得那小队长田攸大声喝道:“你们敢!小子们,我可告诉你们,如果你们胆敢不参加,或者没选上,以后就别说是老子带出来的兵!”

    “请头儿放心吧,这一次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保证全部入选,到了战场杀贼立功,绝不给头儿你丢人!”

    “哼!这还差不多,小子们,你们可要记住今天说的话,咱们颍川可是陛下龙兴之地,当年陛下就是从咱们这里拉起第一支队伍的,现在那些人几乎全都成为天下第一精锐万骑的成员,光我的亲戚之中,就有我大表哥和二姐夫是万骑的军官......”

    “这是真的吗?头儿,没想到你竟然还有那么牛的亲戚,嘿嘿,这可真是让兄弟们肃然起敬啊,请收下兄弟们的膝盖!”

    “是啊,头儿,啥时候你把你的大表哥和二姐夫介绍给咱们认识认识?这可是咱们颍阴出去的大英雄。”

    那些军士们一个个一副讨好的模样,对着田攸说着肉麻谄媚的话。

    田攸的心中自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然而他在表面上却冷着脸说道:“只要你们能够被选上,到了辽东战场,自然就能见到他们,就能见识万骑将士们的风采,甚至都有希望见到陛下,不过老子可提前说好了,你们到了战场可不能给老子丢人,你们知道吗?到了那时候,你们丢的可不仅是老子的人,说句实话,到了那里,有几个人会认识老子?但是,咱们可是颍川的兵,颍川是陛下龙兴之地,你们如果怂了,丢的可是陛下的脸面,是咱们颍川数十万老百姓的脸面,这个脸面咱们可丢不起!”

    这些军士们闻言全都变得严肃起来,一个个气质陡变,原本看起来像是一头头温顺的绵羊,可是现在却像是一头头准备捕猎的豹子,一个个蓄势待发,昂然说道:“请头儿放心,请咱们家乡的父老们放心,俺们一定不会丢瓒颍川人的脸面,此战定然杀敌立功!弟们战胜归来才能脱下。”

    这时候一名中年汉子大声笑道:“方才田头儿都已经这样说了,今天我常老二就代表兄弟们表个态,同时也算是跟弟兄们做出一个约定,兄弟们,从现在开始,咱们都要玩命的训练,谁要是通不过选拔,那就换上女人的衣服,一直等到大伙作战归来才能脱下!”

    “好,就这么约定了,他奶奶的,老子就不相信,我们全都拼命训练,竟然会过不了简拔?”

    “对,就是这样,谁过不了就是女人!老子如果过不了,不仅仅要穿上女人的衣服,还要在穿女人衣服之前先裸衣在城内跑上一圈。”

    “老子也这样,他妹的,豁出去了,兵家不是有句话吗?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老子今天就是这样,不给自己来一招狠的,恐怕一辈子都会后悔!”..

    “郭岳,你小子够聪明啊,不愧是郭相的族人,竟有这等智慧,不仅对人狠,对自己也狠!我决定了,也跟你学一学,就像你这样做,不对自己狠,恐怕以后真的会后悔一辈子!”

    “对对,我们也都这样做,兄弟们都做见证!”在场的数十个汉字尽皆面色严肃,齐齐大声说道。

    随后这伙人全都按照他们所说的,玩命的训练,等到选拔的日子终于到来的时候,所有的人发疯一般的挑战各项选拔,最后竟然创造了整个颍川郡,乃至整个豫州的奇迹,整个豫州被选中的将士之中,竟然只有颍阴县这一个小队成建制的通过了选拔,对此豫州主管军事的长官折冲将军亲自做主,让这支小队依旧保持原本的建制,克期前往东莱港集结,并且将其长官郭岳提升为军侯,发出邸报,在整个豫州所有军府之中提出表彰。

    在汝南郡的吴房县,一个年轻小将正站在军营之中,心中无比激动的想道:“终于通过了选拔,不过这也是在意料之中,我从小就习文练武,一日不得空闲,也一日不敢空闲,只不过我的才能却一直没有得到表现的机会,这一战我一定要立下大功,以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

    这是只见旁边一名落选的小兵大声说道:“将军,我举报,这个邓艾原本是南阳新野人,属于荆州人士,他是偷偷跑到我们吴房,冒充我们吴房人,顶替我们舞房的名额通过了选拔,以后等他上了战场,立了功,那算是我们吴房的,还是算他新野的?再者说了,他的年纪也不够,只有十六虚岁,根本就不到十八岁的标准。”

    “此言可真?”附近一名脸若冰霜的将领看了看年轻小将邓艾那稚嫩的脸庞,严肃地问道。

    邓艾闻言心中顿时紧张了起来,不过他却是咬牙说道:“回禀将军,小人的确出身新野,而且今年只有十六岁,可是新野人难道就不是汉人了?新野人难道就不能为国效忠了?陛下只是下旨从益州、豫州、兖州、雍州四州各军府调兵,并没有说参加选拔的将士必须连祖籍夜属于这四州吧?如果那么算的话,陛下的祖籍可是徐州小沛......”

    “可是你的年龄不够。”那将领见邓艾都抬出了天子刘和,自然不敢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只好拿出另外一个问题。

    却见邓艾说道:“小人的年龄的确小,可是有志不在年高,陛下当年起事之时,也就是小人这个年纪,小人虽然不敢跟陛下比肩,可是却也有自信,这一次去辽东,所立的功劳未必就不如你们这些大人。”

    持此之外,邓艾咬了咬牙,对着那位将领小声说道:“小人还有下情禀报,豫州刺史邓芝还有万骑将领邓展皆是我本家,如果将军不同意,我只好去找他们。”

    “既然如此,那本将就给你一个机会,邓艾,我倒要看看这一次你能够荣利怎样的功劳?”那将领见邓艾小小年纪却出口不凡,想必有一些本事,对他十分欣赏,同时震惊于邓艾的强大背景,知道自己阻拦不住,只好开口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