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五章 全军覆没
    黑齿常之采用背水一战之计,成功调动了军中的士气,将士们尽皆奋勇突围。

    然而令他和麾下将士想象不到的是,敌军的防御能力竟然强的一塌糊涂,强弓硬弩等远程防御武器自然不消说,即便是近战防御也都无懈可击。

    原本黑齿常之以为他们的士兵乘坐的有不少是能够容纳一两百人的大船,而对方所乘坐的都是仅能容纳二三十人的小船,只要己方的大船开过去,就能将对方的小船给撞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将不得不让出一条路来,这自然也就意味着己方能够顺利突围。

    可是事实却让黑齿常之郁闷的几乎吐血,因为汉军的船只虽然小,然而却十分灵活,这些船只仗着灵活阻挡住己方船只前进的方向,而且还有许多的船只就像是吸血的蚂蟥一般,疯狂的围住他们的大船,并且将挠钩之类的东西搭在大船上,攀上了大船,并且对着大船上的联军将士展开了屠杀。

    这的确就是屠杀,毫无争议,毫无悬念,因为汉军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强了,随便一个普通军士拉过来,甚至都比他军中那些中层将领要强大,甚至说强大还无法精确的表达双方的差距,准确的说,应该是随便一名普通的汉军将士,都至少能安然无恙的斩杀他军中三名中层将领!

    黑齿常之本来以为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只要己方将士拼命,这一战纵然不能得胜,最终也必定能够安然突围,然而现在的情况却并非他所想象的那样,那些汉军将士竟然看起来貌似比他的士兵还要拼命,他们的战力本就远胜,再加上人多,现在的联军士兵正处于一面倒的屠杀,不要说是还手之力,就连招架之功都没有。

    “杀啊,只要闯出去,我们就能逃得生天。”看着身边那些将士们竟然没有丝毫的斗志,黑齿常之不由得又急又怒,对着那些将士们喊道。

    然而那些将士们却全都苦笑着说道:“将军,这一切都是没用的,汉军本来就比我们勇猛得多,再加上占据了人数上的绝对优势,我们反抗的越激烈,死的就越快,既然怎么都是死,反抗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投降呢,最起码还能晚死一会。”

    “是啊将军,人谁不怕死?我们都还没有活够呢,能够多活一刻就算一刻吧。”

    ......

    说这些话的还都是黑齿常之本族的将士,至于那些倭国将士,早就面如土色的跪伏在甲板上,战战兢兢的向汉军投降。

    他们不是不知道汉军有杀降的传统,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们除了投降之外已经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了。

    “你们真是够丢人的,大丈夫宁愿战死,也绝不能如此没有气节啊,亏得你们受到晋王的亲自指教,然而这样的德行如何对得起晋王的教诲?”

    不要说是黑齿常之,就连阶伯都对倭国将士的这种行为看不惯了,于是出言讽刺道。

    不容否认,汉军的确很强大,强大到没有任何胜算,因此他们麾下的将士也都是去了抵抗的意志,因为抵抗也没有用,然而他们却都只是举起双手,坐在地上投降,却绝不会像倭国士兵那样战战兢兢的跪伏在地上。

    “哼,这就是倭国人,之前不是还很嚣张的吗?现在竟然这幅德行,真的不知道晋王为何偏偏喜欢住在他们那里?如果他老人家住在辽东的话,估计我们早就攻克了辽东,甚至连整个幽州都不在话下”

    尽管都知道晋王也是汉人,可是所有的异族首领竟然都没有一人对其不忠,而且还尊其为“天可汗”,这一点就连他们都想不明白,一方面要攻入中原,大肆屠杀汉人,占领汉人的花花江山,另一方面却要奉一个汉人为主,对其誓死效忠,这样离奇的事情竟然出现在他们的身上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然而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所有的异族人竟然都对晋王绝对忠诚,没有任何人会有丝毫的二心,这是多么的不合情理啊?

    不过黑齿常之和阶伯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此事合不合情理了,因为他们现在也面临着生死的危机,随着麾下的将士一部分被杀,一小部分跳海之后侥幸逃生,大部分都选择了投降。而包括他们两个在内的拒不投降之人现在则受到了汉军的严密包围,现在的他们即便是肋生双翅,恐怕都难以逃出去。

    “嘿嘿,不要垂死挣扎了,黑齿常之,我素闻你是个忠义之人,对于我汉人平时也不像其他人那样仇恨,现在朕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愿意抛弃自己的种族,从此宣布自己是汉人,向朕效劳,那么朕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在我手下效命,我会像对待我汉人的将领那般待你,这是这么多年来,朕对出身异族的将士唯一的一次招揽。”

    说句实话,刘和非常欣赏黑齿常之的才能和为人,而且在历史上此人也是投降了唐朝,并且为大唐抵御吐蕃的进攻立下汗马功劳,凡是有他在的地方,吐蕃就不敢入侵。

    而从黑齿常之的属性来看,此人是一名统帅型人才,武力105,智力,内政42,魅力,技能为威虏,其效果为,所率部众在与汉族以外的异族作战的时候,全军战力提升三成,士气提升,异族士气下降,战力提升不可与其他提升战力的技能叠加这样的技能恰恰是用在与异族作战之时,所以几乎就是为大汉对付异族量身定做的将才。

    然而黑齿常之却十分坚决的拒绝了,嘿嘿冷笑道:“我黑齿常之纵然再不肖,也决不会背叛自己的族群,所以,虽然陛下对我一番好意,这一次也只好辜负了。”

    说完之后,黑齿常之大喝一声,竟然从他的船头跃上了刘和的船头,挥舞着手中的长矛就向着刘和刺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根羽箭如飞般赶来,穿过他身上穿的三层铁甲,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

    “这一位想必就是大汉的东征军副元帅薛仁贵了,果然是好箭法,佩服佩服,能够死在你的箭下,黑齿常之死而无憾”

    说到这里,黑齿常之猛喷了一口鲜血,竟然气绝身亡。

    “大帅!”一旁的阶伯见黑齿常之战死,心中十分悲痛,对着刘和大声说道:“我阶伯也不会接受你的招揽,你也把我给杀了吧!”

    却见刘和哼道:“高句丽和百济不管如何说也是夫余的一支,算是我华夏血脉,而你新罗可是三韩族属,与我华夏不同根不同源,竟然也值得我去招揽?”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我根本不够这样的资格,哈哈”阶伯哈哈狂笑,拔剑自刎。

    随着黑齿常之和阶伯的死去,异族联军已经是第失去了抵抗之力,系数投降,至此,乙支文德精心部署在白江口的五万精兵已经损失了十之**,甚至可以说,这一次他们出海的这四万余将士竟然全军覆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