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六章 坑死倭奴
    倭国的将士们慑于大汉兵威之盛,对大汉天子卑躬屈膝,状态极为恭敬,尽管知道希望渺茫,还是期待能够有活命的机会。

    接下来令他们感到欣喜的是,大汉天子竟然真的答应给他们机会了,派人给他们传话,只要他们肯听话,便有活命的机会。

    倭国将士自然对大汉天子感恩戴德,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比奴才还要更加忠诚。

    于是刘和给他们下大了第一道命令:“将所有投降的三韩将士捆绑起来,扔到大海之中,做得好了,便饶了你们的性命。”

    那些倭国将士自以为机会来了,一个个俯首帖耳,卖命的干活,将所有的三韩降卒全都扔到了海水之中,一时之间海面上竟然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死尸,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人间地狱,惨绝人寰。

    然而那些倭国将士看起来却像是没事人一般,脸上都带着欣喜的神色,好像他们之前所杀的并非是自己的盟军,而只是己方的俘虏一般。

    须知就算是汉军将士,在坑杀起敌军的时候自然没有丝毫犹豫,然而心中仍有愧色,毕竟那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如果不是为了族群的长久发展,他们绝不这样做,可是那些倭人竟然没有丝毫的兔死狐悲之情,这让汉军将士心中鄙薄。

    “这位将军,请上禀大汉天子,我们已经完全按照天子的命令执行,将那些投降的三韩俘虏全部抛到海中了,而且为了保证他们必死,我们还在他们的身上绑上了石头,保证他们就算懂的水性,也照样无法存活。”

    在刘和的大船之外,一个名叫麻生四郎的倭人对着潘凤,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这就去禀明天子,你这个倭人,叫麻什么狼?干得不错,相信天子一定会嘉奖你们的。”潘凤的心中实在看不惯这些倭人,强忍着恶心,淡淡说道。

    随即潘凤将那倭人的话转告给了刘和,然后拱手说道:“陛下,这些人尽皆无情无义之辈,心中根本没有道德观念,跟畜生没有任何区别,在末将看来,宁可饶了那些投降的三韩将士,也绝不能饶了这些没有人性的东西。”

    刘和闻言笑道:“朕何曾说过要饶他们?这些人连你都看着恶心,难道朕还会留他们?你去传朕的话,只要他们肯自缚其身,向朕跪地求饶,朕,便会饶了他们,然后你再如此如此......”

    “哈哈,陛下这一招果然够绝,这可真是能够把他们给坑死。”潘凤这才转嗔为喜,对着刘和竖起了大拇指,使劲的夸赞。

    刘和见状淡淡笑道:“若非朕把心中所想道出,你是不是以为朕真的会用那些倭奴?你就这么看待朕吗?朕难道就是那样的人吗?”

    潘凤闻言连忙赔罪,老脸一红,对着刘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嘿嘿,陛下说的是哪里话?末将这不是心急嘛,生怕陛下一不小心上了那伙倭奴的恶当,陛下放心就是,你刚才交代给末将的,末将这就去办,一定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只不过这样一来,可是要你替朕承担恶名,你就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吗?”刘和和接下来似笑非笑的望着潘凤问道。

    潘凤却是正色道:“只要能够让那些狗日的都被杀死,区区恶名又算得了什么?能够承受这样的恶名,其实还是末将的荣幸呢。”

    “你刚才有一处说错了,可曾知道?”刘和突然问道。

    “这......末将不知,还请陛下指教。”潘凤见刘和的脸色突转严肃,心中顿时紧张起来,连忙惶恐的问道。

    “你可知道,你方才侮辱了狗?”刘和正色说道。

    “侮辱了狗?”潘凤闻言诧异不已,想了老大一会这才恍然大悟,他强忍住笑意,对着刘和恭敬说道:“这都是末将的错,不过请主公放心,末将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了。”

    说完之后,潘凤立刻转身,来到船头,对着那些已经完成任务的倭国将士说道:“只要尔等肯自缚其身,并且跪伏在地上向陛下求饶,陛下便可饶了尔等的性命。”

    “嗨,嗨,将军放心,小人知道该怎样做?”麻生四郎恭敬地答应下来,随即吩咐同船上的倭国将士自缚其身,跪在甲板上,并且告诉他们,这样绝对可以保住一命。

    于是船上的倭国将士顿时依照麻生四郎的话去做,自缚其身,然后跪倒在地,向大汉天子求饶,为了能够以自己的诚意打动大汉,他们竟然全都打成死结。

    看到这一幕的潘凤也是无语了,他真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卑躬屈膝到这种地步,不过这也好,等一会动起手来就更加方便了。

    不仅如此,麻生四郎现在十分卖力地表现自己,亲自向其他的船只喊话,告诉他们大汉的态度,并且劝他们也这样做。

    结果倭人自然是有样学样,全都仿照麻生四郎的做法,自缚其身,跪倒在甲板上,等待着汉军的宽恕。

    然而令他们想不到的是,就在他们全都照做之后,汉军营中之前向他们保证过的那个叫做潘凤的汉子哈哈大笑道:“倭奴,你们中计了,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于是潘凤下令,己方的大海船向着倭国的小木船狠狠撞过去。

    倭国的船只本来就很简陋,现在所有的人又都跪在甲板上,这一撞自然就像是下饺子一般调到了海中。

    “为,为什么?你们汉人天子就这样不讲信用?他可是说了要饶过我们。”麻生四郎一脸的不甘心,悲愤的嘶吼道。

    “为什么?杀死自己昔日的盟军将士连眼皮都不眨,你说我们还敢信任你们吗?说不准哪一天就被你们给卖了,再说了,答应不杀你们的是天子,我可没有答应,现在我看你们不爽,违背了天子的命令,要将你们杀死,所以此事须怨不得天子!”

    “你,你简直就是无耻!”麻生四郎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指着潘凤大骂不已,同时心中也懊悔不已,真不应该轻信汉人,哪怕是轰轰烈烈的死去,也比现在强得多呀。

    “哼!不讲人性的狗东西,不好意思,我又侮辱狗了,反正,这就是你们为你们的行为所付出的代价!我也不想跟你多说了,现在你去给我死吧!”

    潘凤说完,下令所乘的那艘能够容纳七八十人的大海船直接向着麻生四郎所在的那艘船撞去,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那艘船被撞翻了,麻生太郎掉进了水里,旋即没有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