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九章 尉仇台的哀叹
    乙支文德在队伍集结之后,立刻率领麾下的十五万联军前往百济,正所谓救兵如救火,在这种情况下自然需要全力以赴的赶路。

    不过乙支文德却耍了一个心眼,因为从白江口失陷到现在有一天多的时间了,等大军赶到居拔城的时候估计都过了三天了,万一居拔城没能坚守三天,己方大军岂不是赶着去送死?

    所以乙支文德一方面做出全力以赴进军的样子,另一方面却派遣斥候加快速度前去探听消息,如果居拔城没有失陷还好,一旦失陷了就必须果断舍弃,退守高句丽。

    仅仅在第二天,前去探听消息的斥候就返回来了,一脸苍白的对着乙支文德说道:“大帅,不,不好了,根据确切的消息,汉军已经于前天攻陷了居拔城,居拔城守将,也就是百济少主扶余义慈以下文武官员尽皆被杀,众女眷全都成为了俘虏......”

    “啊?什么?”听到消息的尉仇台顿时面色苍白如纸,想起自己漂亮的妻妾和年迈的母亲,心火上升,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竟然晕倒过去。

    左右亲兵见状,连忙扶住,乙支文德也急忙派军医抢救,经过了一柱香的工夫,尉仇台才幽幽的醒来。

    尉仇台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声大哭,在他看来,如今已是国破家亡,自己如同丧家之犬,没有了立身的根基,简直就像是天塌了一般。

    尉仇台大哭之后,看到了一旁的乙支文德,连忙哽咽着说道:“乙支副帅,我百济与高句丽唇齿相依,你可不能坐视我百济亡国啊。”

    乙支文德连忙说道:“那是自然,我们是兄弟之国,百济的事就是我高句丽的事,请尉首领你放心就是,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多谢乙支副帅,我代表百济受苦受难的军民向你表示感谢,还请副帅速速发兵,夺回居拔城,解救那些被俘虏的眷属们。”

    “嗯?这......”乙支文德听了这话,顿时迟疑起来,最后咬了咬牙说道:“尉兄弟,不是本帅不想帮忙,实在是此事不好办啊。”

    “乙支副帅这是什么意思?你刚才明明答应的好好的。”尉仇台本以为乙支文德会立刻答应下来,可是见对方竟然犹豫,顿时有些不悦的问到。

    乙支文德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时间都过去了近两天了,这么长的时间韩俊肯定也没有闲着,刘和是何等样精明之人?肯定已经在居拔城部署好了防御,甚至是埋伏,我们去了反而如了他的愿,所以此事要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要是从长计议的话,恐怕我国内众将官和军士们的家眷都遭受了汉军的侮辱,到了那时,一切可都晚了,副帅,万一到时候我军军心溃散,对于联军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损失啊。”

    尉仇台对乙支文德苦苦劝说道。

    然而乙支文德却不为所动,淡淡说道:“就算我们去了也没什么用,白白送给汉军一场军功,反而让联军受到更大的损伤,尉兄弟,我已经说过,此事虽然我心中同情,然而却真的不能答应你,否则的话,我就是联盟的罪人,希望你能理解。”

    “理解?我理解个屁!”尉仇台见乙支文德始终坚持不肯答应,最后也火了,大声说道:“你们不肯去,我也理解,毕竟那不是你们的故国,但是我自己率兵去救,你们就管不着了吧?”

    尉仇台说完之后,立刻召集百济的将领们,准备率军直捣居拔城,营救被汉军俘虏的众家眷。

    然而只听得乙支文德说道:“尉兄弟,你的心情我能理解,然而你可知道你这样做简直就等于送死?”

    “嘿嘿,现在我族群根基全无,可以说我们这一伙死了,我百济就真正从这个世界上绝种了,既然如此,早死几年和晚死几年又有什么区别?那是我的故国,你们可以不去,但我们百济的热血男儿却必须回去,乙支副帅,不用相劝了,我意已决,如果你愿意帮我们的话,我们自然万分感激,但是如果你们不帮,我们也能理解,再会,不,以后没有再会的机会了。”

    尉仇台对着乙支文德和各组的领袖拱了拱手,随即大声说道:“请高句丽的兄弟让开一条路,我们这就走了。”

    然而乙支文德却并没有派人让开,而是淡淡说道:“如果你们就这样走了,一定会给汉军送去战功,那样的话将会进一步提升汉军的士气,不利于大局,所以,还希望你们能够服从大局,不要擅自行动。”

    “嘿嘿,狗屁的大局,我们部族的人都死光了,我们还要什么狗屁大局?乙支文德,我且问你,你让还是不让?你要是不让的话,我们就在这里集体自杀,看看会不会打击你们的士气?你也是个聪明人,自己比较比较,看看是让合算,还是不让合算!”

    尉仇台冷笑不已,拔出腰间的佩刀,做出一副要自杀的样子。

    百济的其他将士见状,全都将刀剑横起,做出自杀的姿态。

    “既然你们执意如此,我也不拦你们了,尉兄弟,一路小心。”乙支文德自然知道,如果逼得百济全体自杀的话,己方的士气将会受到极为沉重的打击,到了那时这支军队恐怕就会成为一盘散沙,再也不具备作战能力,所以他权衡一番,只能无奈的下令让开一条道路,让百济军队过去。

    至于跟着百济军队一起前往居拔城?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他同意,女真各部也绝对不会同意的,更何况乙支文德一向为人冷静,绝对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而且乙支文德也不怕问罪,因为在出发之前呢,大帅拓跋焘就明确的告诉了他,该放弃的时候就要果断放弃,决不能因小失大,他这是遵照命令而行,根本就不怕被治罪。

    然而尉仇台却是满脸悲愤的离开了,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必死无疑,然而还是去的义无反顾,不过心中却时哀叹道:“彼此之间如此不齐心,即便是这一战能够保存自己,最终又能如何?当汉军入侵你的高句丽的时候,其他族群一定也会像今日这般作壁上观,我就看你到时候能不能也像现在这样顾全大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