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六章 一纸休书
    尽管梅月英心中十分不甘,可是却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做新娘,与潘凤成婚。

    当天晚上,军营之中自是热闹非凡,刘和高调宣传潘凤与梅月英的婚事,在营内营外张灯结彩,披红挂绿,大肆庆贺,气氛之热烈简直与过年没有什么差别。

    对此潘凤自然感激万分,本来他就对刘和无比忠诚,现在更是忠诚到了血肉之中,只要是为了刘和,哪怕是让他死一万次他都绝不犹豫。

    而梅月英则是暗暗叫苦,自此之后恐怕谁都知道自己是面前这个黑鬼潘凤的女人,以后就算能够逃回高丽,这个身份恐怕也甩不脱了。

    不过她相信自己的男人渊盖苏文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肯定不会在意自己这一次的污点,况且自己也是为了他着想,应该没理由不原谅自己。

    于是在当天晚上,梅月英被迫入了洞房,在双方关系取得实质性进展的那一刻,她自然拼力反抗,然而自己的力气本来就不如对方,即便是再怎么反抗挣扎也都无济于事,最终被那黑鬼如愿以偿。

    不过在某一刻,梅月英竟然产生了奇妙的对比心理,发现她的丈夫渊盖苏文在尽人道方面竟然远不如面前这个令人生厌的家伙,心中略微升起了一丝的留恋感。

    然而梅月英随后就神色一震,强迫自己驱除这种感觉,与此同暗暗责备自己怎能有这等羞耻的想法?

    随后潘凤沉沉睡去,梅月英想要乘机起来前去刺杀刘和,然而潘凤将她压的死死的,根本难以动弹,自己如果动作过大,一定会惊醒潘凤,到时候自然一切皆休,除非自己现在悄无声息的将潘凤杀死,这样才有可能不会惊扰对方。

    于是梅月英悄悄从枕头下取出来一把匕首,对着潘凤就要扎下去。

    可是看到潘凤那一脸甜蜜的笑容,梅月英顿时又不忍心了,不管如何,这人毕竟曾经救过自己一命,就这样杀了他无论是在道义上还是在良心上都有些说不过去。

    到了最后,梅月英深深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匕首,同时也无奈的放弃了刺杀刘和的举动。

    这让隐藏在一旁的系统“金刀圣母”也停止了接下来的动作,金刀圣母接到的命令是,只要梅月英对潘凤动手,立刻将其击杀,对于这样的命令,作为系统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好在现在梅月英放弃动手,她也就不用动手了。

    梅月英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心里却仍然在幻想着以后如果有了机会再去刺杀刘和。

    对于梅月英的歹意刘和虽然不是特别清楚,然而刘和却知道对方对自己的忠诚度只有30,对渊盖苏文的忠诚度却达到了2,按说这样的人本该被杀死,可是看到潘凤对其如此痴缠,刘和顿时心软,又得知梅月英对潘凤的好意达到了80,所以刘和感觉可以争取一下。

    毕竟每月应对渊盖苏文并非是血脉忠诚,尽管忠诚度是2,却也完全有可能争取过来。

    也正是因为这样,刘和对梅月英很不放心,这才命系统盯着她,以防她对潘凤不利,当听系统说起梅月英的表现,并且得知梅月英对蟠凤的好感度竟然已经提升到了95的时候,刘和知道争取对方的希望更大了,所以他让系统更加密切的注意梅月英的动静。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渊盖苏文却恰好在这时给他帮了一个大忙。

    刘和如此高调的为潘凤和梅月英举办婚礼,自然无法瞒过还在国内城等待消息的渊盖苏文,本来渊盖苏文对梅月英不幸被俘很是自责,可是当听说梅月英已经降汉,并且在大汉天子的亲自主持下,于当天晚上与汉将潘凤喜结连理的消息之后,立刻收获了许多同情和嘲弄的目光。

    渊盖苏文自然知道这是那些同僚们在暗暗笑话他被绿了,所以一张脸顿时比吃了死老鼠还难看,心中恨恨的骂道:“这个贱人,枉我当初对她这样好,没想到她竟然背叛我,跟了一个汉人成婚,而且还是大汉天子亲自主持,好大的面子,嘿嘿!”

    渊盖苏文越想越怒,简直就是坐立难安,他一夜没睡,第二天一早就请示乙支文德,要求统率本部兵马前去对战刘和,同时将那投降汉人的贱人亲手宰了。

    乙支文德也为梅月英的行为感到羞辱,又知道渊盖苏文有飞刀绝技,此去即便是杀不了刘和,也不知有什么危险,略微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

    渊盖苏文在得令之后,率军来到战场上,指名道姓的向梅月英索战。

    “陛下,渊盖苏文那厮要我的新婚娘子出战,末将担心......”

    “有什么可担心的?让她上去就是,渊盖苏文是个好人,这是要给你送手续来了。”刘和淡淡一笑,对着潘凤说道。

    “手续?”潘凤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挠了挠头,却也不敢问。

    刘和这才知道潘凤并不理解这个词的意思,于是笑着解释道:“毕竟你这新婚娘子还是渊盖苏文的妻子吧?所以现在可以说是重婚,嘿嘿,朕敢保证,从今天开始,渊盖苏文就跟她完全撇清关系了,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她就完全属于你了,这是好事,你就让她上阵吧。”

    潘凤虽然不明白刘和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可还是按照刘和的话去做,果断的同意梅月英上阵。

    梅月英当然很高兴,她正好可以乘机逃走,于是心中喜悦的来到阵前,对着渊盖苏文行礼道:“夫君......”

    “住口!你这贱人,哪个是你夫君?你的夫君是那汉人将领,你可是大汉天子亲自主持的婚礼,哪个敢再要你?”渊盖苏文一脸的恼怒,对着梅月英冷哼道。

    梅月英顿时一愣,随即委屈的说道:“夫君,你听妾身解释,这一切都是误会......”

    “误会?你昨日可是与那汉人成婚了?可是一起入了洞房?你可曾被那汉人占了便宜?”渊盖苏文一连串的发问,见梅月英一脸羞红不语,心中更怒,冷冷说道:“一切都已经做了,还说是误会?你想哄谁呢?贱人,你莫非是看着自己已经成为那汉人的女人,想要帮着他立功,所以还想哄骗我上当,夺我城池?我可告诉你,你做梦,我是不会相信你的,从此之后,你跟我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这是我的休书,你接着吧。”

    “夫君,你,你好狠的心肠......”

    “我狠?总比你这个贱人要强不少吧?你竟然还想着谋夺我的城池,实在是可恨,贱人,你我之间已经一刀两断,现在你是我仇敌,休怪我下手不留情,贱人,受死!”

    渊盖苏文大喝一声,举着手中大刀就向着梅月英当头劈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