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七章 月英归心
    梅月英听了渊盖苏文的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就是昔日在她面前温文尔雅的丈夫盖苏文?这就是那个口口声声说不管发生任何事都会对自己好的男人?这就是自己饱含屈辱也要助推其上位的丈夫?现在这个人看起来竟然像是一个陌生人,甚至像是一个仇人一般,竟是要把自己活劈了一般。

    梅月英就像是傻了一般,根本就没有躲避的意识,这一下对方如果劈下来,她绝对是十死无生。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身后传来一道霹雳般的声音:“住手!渊盖苏文,对付女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跟你爷爷潘凤决个生死!”

    “潘凤?你就是那个勾搭我女人的奸夫?来得正好,今日就先宰了你,然后再杀这个女人,让你们这一对奸夫淫夫结伴赴黄泉!”

    如果说渊盖苏文现在最恨的人,自然就是这个抢了他的女人的潘凤了,正所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现在仇人见面,自然是分外眼红,渊盖苏文怒吼一声,手持大刀直接向着潘凤就劈了过来。

    潘凤嘿嘿一笑,挥舞着手中大斧进行抵挡。

    渊盖苏文怒火正炽,恨不能一刀蒋潘凤劈成两半,自然是势大力沉,奋力劈斩,潘凤则仗着大斧坚厚阔大,左右遮挡,一时之间倒也没有什么危险。

    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只是片刻之间就已经对战了三十余合。

    而在三十余合之后,潘凤就渐渐感到力不从心了,毕竟这渊盖苏文也是高句丽一代名将,武力值竟还略高于潘凤,再加上盖苏文手中大刀纵横捭阖,处于主动进攻之势,而潘凤却要被动防守,同时还要分心照顾一旁如痴似颠的梅月英,所以渐渐落于下风也很正常。

    “嘿嘿,这个奸夫武艺那么差,长得还那么难看,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就看上他了?他有哪一点强过我?看起来你的眼光实在是有问题。”渊盖苏文自然能够感受出来,潘凤的武艺并不如他,但越是这样他就越奇怪,这个梅月英竟然为了这样一个男人而抛弃自己?

    然而这时候梅月英的眼神空洞麻木,还略微带着一丝的冰冷,根本就不回答他的话,潘凤更是全力护住她,大声说道:“谁说老子的武艺差了?老子只不过是有实力没有发挥出来,渊盖苏文,你这老小子可不要得意,现在你还没有得胜。”

    潘凤一边大叫,一边应战,他虽然处于下风,然而却并未认输,大呼酣战,一个没注意,左肩被对方一刀划伤了一个口子,鲜血狂流,如果不是躲避的及时,这一刀就已经将他的手臂给斩掉了。

    然而潘凤却没有丝毫的退缩,反而是越战越勇,从一开始的处于明显的下风竟然渐渐地扳回了败局,变得和渊盖苏文平分秋色、不相上下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何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越受伤反而越勇猛的人?难道这黑厮从一开始竟然没有用全力?”渊盖苏文面色发黑,心中诧异的想着。

    然而渊盖苏文毕竟不是一般人,他也算是久经沙场,战斗经验极为丰富,自然看得出来潘凤虽勇,却也是在透支自己的生机,纵然武力能够持平又能怎样?他可是受了伤,一旦拖得时间长了,鲜血流光了,不用自己动手他就会死去。

    所以渊盖苏文有恃无恐,轻松躲避着潘凤的进攻,好整以暇的笑道:“你这黑厮,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够坚持到何时?”

    潘凤哼了一声,不再理会,然而心中却是暗暗苦笑不已,因为他知道渊盖苏文说得对,自己的不屈特性虽然能够让自己的武力值在短期内得到提升,然而毕竟自己受伤流血,伤口如果不及时得到处理的话,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自己一定会失血而死。

    然而他现在却必须坚持下去,因为如果不坚持的话,浑浑噩噩的梅月英就会被渊盖苏文给劈死,自己好不容易讨到一位新娘子,怎能舍得就让她这样死去?

    所以现在潘凤咬住了牙,拼命的抵挡着渊盖苏文的进攻,护翼着梅月英的安全。

    然而他渐渐地就支持不住了,自己死了不要紧,但是如果搭上自己一条性命也保护不了梅月英,那就有些太不划算了,所以在危急之刻,潘凤仿盛大喊道:“梅月英你个傻女人快快醒醒,你这样丢魂落魄有什么用?难道这样他就能够饶你一命吗?再说了,这人这么凉薄,你为何偏偏要嫁给他?俺老黑是没有他武艺好,也没有他长得好,可是俺人比较实在,懂得用自己的性命去保护你,就这一点来说,俺自信比渊盖苏文这厮要强得多了。”

    这时候梅月英却突然清醒过来,她看到自己之前深爱着的丈夫竟然狠心要杀她,而那个只和自己有过一夕之缘、被自己欺骗着的男人却不顾性命的护着她,当她看到潘凤的衣袍都被鲜血染红,却仍然舍命保护着她的时候,内心之中顿时闪过一丝的柔情,同时默默叹息道:“原本以为能够依靠一辈子的人得不到依靠,原本以为而那个看起来并不靠谱的人却能够为了我而拼命,梅月英阿梅月英,你一向自以为眼光独特,找了个好男人,然而事实却证明你错的多么离谱?此人情深义重,我可不能让他为我而死,世上多是渊盖苏文这种心性凉薄之人,像这样重情重义的人并不多了,我可要好好珍惜。”

    想到这里,梅月英将手中两口绣鸾刀一摆,来到潘凤面前,对这渊盖苏文沉声说道:“放开他。”

    “放开?难道让我成全你们这对奸夫淫夫?哼,刚才不是还装得挺像的吗?现在见自己的姘头受了伤,知道维护了?你且放心就是,今日我会做做善事,将你们一并打发了。”渊盖苏文并没有停手,一边继续向潘凤发动急攻,一边说道。

    这时候潘凤也大声说道:“老爷们打架,你老娘们瞎掺和什么?还不夸快退下?若不是你影响我的发挥,早就将那渊盖苏文给打跑了。”

    梅月英却是柔声说道:“都到了这时候了,还在逞英雄?难道你非让我做个寡妇不成?”

    说完这一句话,梅月英满脸通红,然而手上却并不含糊,取出来那杆八角蜈蚣旗,轻轻展动,然后说道:“再不放手,我就要祭旗了。”

    “哼!咱们的事没完。”渊盖苏文很是忌惮这面旗子,几乎没做任何权衡,立刻就停止了进攻,然后一脸戒备的退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