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九章 飞刀出手
    而这时的高丽营内,渊盖苏文则是闹了个灰头土脸,本来以为这一战就算杀不了刘和,也能将梅月英给杀掉,以洗雪自己的耻辱,却没想到竟然遭遇到那个潘凤的拼死抵抗,他纵然武艺比潘凤高,可是在对方不要命的防护之下,自己竟然无法建功,最后竟然遭受梅月英以法宝相威胁,无奈之下只好狼狈返回。

    “这一下子,恐怕那些本来就要看我笑话的人更加在背后嘲笑我了吧?这个贱人实在是可恨,竟然背着我找汉子,早晚有一天我必杀之!”

    渊盖苏文满脸铁青,然而心中很是忌惮梅月英手中的宝物,竟然不敢再去寻仇。

    然而就在当天夜里,渊盖苏文却突然梦到了之前在梦中见到并且传授自己飞刀之技的那位老神仙。

    “不知上仙突然驾临,有何教我?”渊盖苏文惊喜不已,连忙对那老神仙说道。

    却见那老神仙开口说道:“我之所以来见你,主要是来问问你,今日为何竟然放过梅月英?此人既然选择了背叛,就必须去死,难道你念着和她之间的旧情,不忍下手?”

    渊盖苏文连忙说道:“上仙这是哪里话?末将深受国恩,哪里敢念及私情?并非是心中不忍,实在是忌惮那婆娘法宝厉害,这才住手,否则的话,末将如何肯让她存活?”

    “这就好,既然你的决心如此坚定,那我就告诉你吧,其实那高月英的法宝已经没有用了,现在不过是一个空架子而已。”

    “什么?”渊盖苏文听了这话顿时浑身一愣,满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不信是吗?嘿嘿,那件法宝虽然看起来很能吓唬人,然而其实道理很简单,所谓的蜈蚣不过是个障眼法,它真正厉害之处在于里面所蕴含的毒素,然而一旦被破,里面的毒素自然就没有了,所以,那件法宝现在顶多就相当于是一把普通的飞刀,根本就没有什么威胁性。”

    “这是真的?”听那老神仙这样说,渊盖苏文十分惊喜,忍不住手舞足蹈,然而这一番动作却是把他给惊醒了。

    醒来之后,渊盖苏文发了好长时间的呆,暗暗琢磨着梦中那个老神仙所说的话,虽然那些话他记得清清楚楚,可是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那些话。

    然而到了最后,渊盖苏文感觉那个老神仙说的有道理,首先来说,自己蒙其传艺之德,也可以勉强算是他的半个弟子,后来又听从他的召唤出山,并且蒙他赐予宝物飞刀,他没有任何理由来坑自己,即便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并非是老神仙的传话,那他也认了,不杀死梅月英,他感觉寝食难安。

    杀死刘和立功的诱惑和杀死梅月英洗雪冤屈的冲动深深的刺激着渊盖苏文,再加上梦中那位老神仙的话,促使渊盖苏文破釜沉舟,下定决心要洗雪冤屈,立威扬名,博取功业!

    于是在第二天一早,渊盖苏文在经过乙支文德同意之后,率领大军前往汉军营寨之外搦战,指名道姓的要梅月英出战。

    梅月英见状,立刻就要出营迎战。

    然而这时候潘凤却拦住她,笑着说道:“我既然是你的夫君,自然要为你分忧,此事你就不要管了,我去,这一次一定揍得那渊盖苏文屁滚尿流,狼狈而走。”

    “那厮武艺不弱,夫君恐怕难以抵敌,更何况妾身终究也要跟他有个了断,此事还是让妾身去处理吧。”梅月英见渊盖苏文气势汹汹而来,生怕潘凤会出什么事情,连忙说道。

    然而潘凤却是嘿嘿笑道:“之前我都在兄弟们面前夸下海口,等渊盖苏文来了一定会狠狠教训教训他,说出的话又怎能不算呢?这一次我如果不去的话,一定会被这帮小子耻笑,好娘子,你可不能坐视不理,把这个机会给我吧。”

    既然潘凤都这样说了,梅月英又有什么可说的?自然只能同意,不过她还是提醒道:“那渊盖苏文手中有一口飞刀,百发百中,能伤人性命,夫君务必小心!”

    “哈哈,娘子你放心就是,不过是区区一把飞刀而已,绝对伤不了我。”潘凤哈哈大笑,提着大斧,上了马,率领本部人马就出了营。

    梅月英终究感到不放心,她亲自为潘凤掠阵,同时派人立刻向刘和报告。

    潘凤并不知道,正是梅月英的这一举动救了他的性命,否则的话,他今天就要交待在那里了。

    潘凤只是大喇喇的来到了营外,大声喊道:“渊盖苏文,没想到你竟然还敢来,今天就让你后悔来这一趟,我要不揍得你屁滚尿流,就不姓潘。”

    渊盖苏文却是冷笑道:“手下败将,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你这黑厮来得正好,今日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先杀你,再杀贱人。”

    说完之后,渊盖苏文也不客气,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就向潘凤杀过去。

    潘凤的武艺本来就比渊盖苏文低一些,再加上今日刘和并未到场,他没有获得军魂特性加成,武力值仅有116,差距比对方拉得更大,这一次尽管竭尽全力,可是坚持了五十回合就感到浑身乏力,全身冒汗,手臂酸麻,难以抵挡。

    “真没想到这厮竟然这样厉害!”潘凤气喘吁吁,满脸的苦涩,原本指望能够为新婚妻子出头,却没想到竟然被她的前夫压着打,这样的局面让他羞愧不已,恨不能有个地缝能够钻进去。

    “太特么的丢人了,丢我自己的人也就罢了,可是竟然还丢娘子的人,实在是没脸见人啊。”

    既然自己打不过,再坚持下去也没有意义,潘凤叹了一口气,虚晃一斧,就准备败下阵来。

    然而在后面的渊盖苏文冷冷笑道:“打不过就走?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黑厮,今天爷爷来此是为了杀人的,不是为了陪你玩儿的,也罢,今日我便先把你宰了,让那个贱人没了靠山,看她还怎么在汉军之中混下去?”

    说完之后,渊盖苏文祭起飞刀,只见一道毫光闪过,那飞刀直接向着潘凤的后脑刺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