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章 弓神显威
    “小心背后!”梅月英看得清楚,渊盖苏文已经祭起了飞刀,也看到飞刀来到了潘凤的脑后,顿时无比惊惧,可是却也没有办法,因为飞刀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即便是潘凤已经离她只有三十多步了,却也根本来不及阻止。

    梅月英一张脸吓得傻白,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她实在无法看到自己的夫君死在他人的手下,她不敢相信这样惨烈的一幕会发生。

    然而就在下一刻,她只听得前方不远处传来了清脆的撞击之声,随后听得阵后传来一片欢呼之声,在这中间还夹杂着潘凤的大叫声:“啊?真没想到,渊盖苏文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打不过我,竟然偷袭暗算!”

    潘凤这话一说,不要说是渊盖苏文,就连在阵后观战的将士们都忍不住翻白眼,明明是你被人家给打的逃走了,现在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这世上怎能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即便是梅月英也被这话逗笑了,她在听到潘凤说话的声音,立刻就睁开双眼,这才看到潘凤气呼呼地在怒骂,而渊盖苏文则是一脸的铁青,他的飞刀则安静地躺在潘凤身后不远处,而在飞刀旁边,则是一支羽箭!

    “竟然是一根羽箭!以羽箭击落飞刀,而且是后发先至,这该是多么神奇的箭术?我只听说过在汉军之中,薛仁贵有这样的本事,可是现在薛仁贵根本不在这里,这让她很是疑惑。除了薛仁贵,难道汉军之中竟然还有这样的神箭手不成?”

    梅月英举目四望,却发现在汉营寨门口,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手持铁胎弓,神色淡然。

    “这位老将是?”梅月英沉吟片刻,突然想到对方的身份,激动地说道:“原来此人竟是大汉最有名的弓箭手黄忠黄老将军!我怎么一时没有想到,在大汉军中,目前也仅有此老有这个本事能够救出夫君。”

    随后梅月英来到潘凤面前,小声说道:“不要再说了,也不怕人笑话,还有,哪位是黄老将军吧?你可要好好感谢感谢人家,要不是人家,你可再也见不到妾身了。”

    潘凤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要转身去谢黄忠。

    然而就在此时,只听得尖锐的破空声再度传来,他阳光照射之下,潘凤明显的能够看到索来之物放射着幽兰的光芒。

    竟然又有一口飞刀飞了过来,而且是直接冲着梅月英飞来!..

    潘凤见状面色大变,危急时刻立刻闪身扑到梅月英身后,准备自己承受这一刀,宁可不要自己的性命,也要护住梅月英。

    “夫君,你,你疯了?快快让开。”梅月英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顿时面色大变,连忙说道。

    然而潘凤就像是一根竹子一般,根本就撼不动!

    “完了完了,夫君,为了妾身,你这样做不值啊。”梅月英泪如雨下,哽咽着说道。

    “只要娘子你能存活,你夫君我就算是死了也都无所谓!”潘凤洒然一笑,丝毫不以生死为意。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得空中再度出现了“叮”的碰撞之声。

    潘凤和梅月英惊喜不已,闻声望去,果然又见一根羽箭将飞刀射落,一刀一箭同时安静地躺在那里。

    “这简直是......神了。”看着神乎其技的黄忠,潘凤和梅月英同时看向黄忠,一脸的钦佩。

    不得不说,黄忠的神技确实征服了潘凤和梅月英,三军将士也都无不称奇,这样神奇的箭术,绝对是举世罕见。

    其实又何止是汉军将士?就连渊盖苏文都对这一幕瞠目结舌,他没有想到汉军之中竟然有这样神乎其技的人物,致令自己的大杀器失去了效用。

    然而渊盖苏文自然不会就此放弃,他冷着脸,再度发出了第三把飞刀。

    而且这一次渊盖苏文不像原来,他使出了绝技连珠飞刀,第三把发出去,随后就是第五把,第六把竟然一连掷出了三把飞刀!

    刚刚脱困的潘凤和梅月英看到这一幕,顿时尽皆浑身冰冷,纵然黄忠的箭术再高,恐怕也难以破掉对方的这三连发飞刀。

    所以潘凤紧紧地抱住梅月英,将她全身护住,苦笑着说道:“本来想着和娘子白头到老的,却没想到竟然会中途分手,以后我不在的日子,你可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咦?这,这,这怎么可能?”

    潘凤本来已经存了死志,可是这时候却听得后方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前后一共三下,

    随后潘凤扭转过身,看到三支羽箭整齐的躺在地上,在羽箭一旁的则是三口泛着幽幽蓝光的飞刀。

    “这,这,我简直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对黄老将军崇拜之情无以言表。”

    潘凤心中极为震撼,他完全没有想到黄忠竟然连这一点都能做到!

    这时候的潘凤已经完全放心了,他看着不远处的渊盖苏文,顿时感到充满了底气,大声笑着说道:“来啊来啊,渊盖苏文,你不是挺能耐吗?可是你也看到了,你的飞刀根本就不管用啊,来多少掉多少,你还有没有啊,如果没有的话,地上的这些我可要捡走了,嗯,这几日正感觉脚上的老厚皮不好处理呢,就用这些飞刀来修整修整吧。”

    “噗”听了潘凤之言,不要说是渊盖苏文气得面色铁青,就连黄忠几乎都差点忍不住喷出一口老血来,他一直在琢磨,怎么自己以前没有发现这家伙这张嘴怎么就这么欠呢?

    “哼!不要以为就这样算了,黑厮,受死!”现在渊盖苏文的一腔怒火全都发到了潘凤的身上,只是转瞬之间,又是三发连珠飞刀掷出。

    潘凤虽然看起来有恃无恐,然而心中却极为害怕,冷汗直流,生怕黄忠一个失误,自己的小命要玩完。

    然而事实上黄忠却并没有让他失望,手中弓箭如同流星一般射出,正好射落渊盖苏文的三把飞刀,让潘凤毫发无损的站在了那里。

    “还有没有?有的话就全都扔过来吧,我会保证你扔过来多少,我都会照单全收,嘿嘿,这一下子恐怕就算是十年八年都有修脚的家伙了,可真是发大财了。”

    潘凤惊魂甫定,就立刻出言讽刺,这种前后的变化之快实在令人不得不些一个大大的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