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一章 恼羞成怒
    现在渊盖苏文只剩下了两口飞到,那位老神仙一共传给了他九口飞刀,这飞刀一般情况下只需一刀就能杀死一个敌人,可是由于汉军营中那名老将的干扰,渊盖苏文连续放出去七口飞刀,结果竟然全都打了水漂,而且还受到那汉人将领潘凤的羞怒。

    “哼!我教你的嘴再欠,这一次我就让你尝一尝后果!”恼羞成怒的潘凤摸出了最后两口飞刀,使出绝技,令这两口飞刀分别袭向潘凤和梅月英。

    这两口飞刀在他的操纵下,和原本的飞刀行进路线完全不同,竟然会中途转向,明明是同时袭向潘凤,然而却有一口飞刀突然转向,并且袭向了潘凤身后的梅月英。

    “娘子,小心!”潘凤见其中一把飞刀竟然绕过了他突然飞向梅月英,顿时面色大变,对方这一招实在出乎他的预料,然而这时候即便是他想要为梅月英抵挡,也已经来不及了,那飞刀已经越过他飞向梅月英的面门了。

    而这时候的梅月英竟然没有意识到危险会突然降低,等到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都已经来不及了。

    汉军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将士全都目瞪口呆,他们明明可以看到这一幕,然而却不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毫无准备的梅月英惨死在渊盖苏文的飞刀之下。

    “黄老将军,无须管我,一定要保证我娘子的安全啊。”潘凤大声悲鸣,对着黄忠说道。

    然而黄忠也很无奈,他也没有想到对方会突然来这么一手,如果能够提前得知对方飞刀的行进路线的话,他完全可以以自己精妙的箭术来破解对方的进攻,可是这渊盖苏文也很狡猾,竟然让飞刀在空中突然转向,让他无法控制。

    “尊夫人老朽是没有办法得以保全了。目前之际能够就近将你救下来,这已经是虎口夺食了,至于尊夫人的事,老夫很是遗憾,对不住你!”

    黄忠见状不由得一脸愧色,这件事他不是不帮,委实的是无能为力。..

    然而就在这时,黄忠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轻微的破空之声,只见半空之中毫光一闪,渊盖苏文的那把飞刀竟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坠落到了地上。

    而飞刀坠落之地离梅月英只有一指宽,甚至在坠落之前,梅月英都能闻到那飞刀上所散发的恶臭味了。

    这下子连黄忠都目瞪口呆,所有观看到这一步的将士们更是欢声雷动,大声欢呼起来,因为梅月英与潘峰终究还是得救了。

    死里逃生的梅月英突然明白了之前的遭遇,现在他们夫妻二人同时得救,还以为是黄忠搭救的,所以对黄忠感恩戴德,这时候就算是让她替黄忠去死,她也绝对会毫不犹豫去做的。

    然而当他们来到黄忠面前并且表示谢意的时候,黄忠却是一脸的苦笑,如果说之前救了他们,黄忠还算是心安理得,可是后来打掉那口射向梅月英的飞刀并且成功救下梅月英的,确实不是他,所以在对方表示谢意的时候他才有些难为情。

    这时候却听得对面渊盖苏文大声喝道:“兀那老头,就是你屡次破坏本将的好事,射落我的飞刀的吗?你是何人?竟敢坏吾好事?”

    到了这时候,黄忠也不能不承认是自己干的,于是他纵马上前,大声说道:“正是本将,你问我姓名?我便是大汉徐州大都督府大都督,黄忠,黄汉升,渊盖苏文,尔等反贼倒行逆施,残害生灵,方才竟要以邪术伤我大将,我作为大汉之人,自然要出手相助,现在你的邪术被破,还有什么没有使出来的,尽管来吧!”

    “黄忠!果然是你,我说大汉军中有哪一位老家伙的箭法如此精妙,现在说来就不意外了,不过你这老家伙竟敢破坏我的好事,今日须饶你不得,我听说老将黄忠不仅箭法出众,刀法也很厉害,今日便向你讨教讨教,看看咱们之间到底是谁厉害,老家伙,你可敢与我一战?”

    渊盖苏文说话十分不客气,对黄忠一口一个老家伙的叫着,这让黄忠如何不怒?听了渊盖苏文的话顿时冷冷说道:“今日便让你这无知之徒尝一尝我手中大刀的厉害!”

    说完之后,黄忠挥舞着手中的大刀,直接向着渊盖苏文劈了过去。

    渊盖苏文见状心中暗喜,他相信黄忠也不过是擅长箭术而已,至于单打独斗,却并非自己的对手。

    渊盖苏文估计的没错,黄忠在不使用弓的情况下,武艺的确不如他,甚至比起潘凤的最强状态还差一丁点,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黄忠的刀法实际上也不弱,而且还拥有“老当益壮”的特性,这个特性的效果是,自身的武力值会因为年龄的提升而有所增强,每长十岁,武力值提升一点,而且武力值和体力不会因为时间的推进而减少,现在黄忠已经年过五旬,仅仅因为年纪的原因,在这个特性的加成下,自身武力值也都多了5点,仅仅这一点就足以让黄忠的武力值与渊盖苏文持平,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

    更何况黄忠却并非渊盖苏文所想象的那般容易上当,他之所以装作受激作战,主要是为了能够够掩护潘凤和梅月英撤离。

    梅月英和潘凤也不是笨蛋,他们自然知道留在那里不仅无益,反而会成为负担,于是乘机撤离战场。

    而潘凤则更加绝,他在临离开之时来到了地面上,轻轻捡起地面上的羽箭和飞刀,一边走一边哈哈笑道:“这飞刀果然不错,的确是用来修脚的上佳之品。”

    一旁与黄忠作战的渊盖苏文听了之后顿时喷出一口老血,咬牙说道:“用我的飞刀修脚?毒不死你!”

    然而因为一时失神,竟然被黄忠抓住战机,一刀劈了下来,如果不是躲得快,估计一条左臂都没了,即便是这样,他的左臂处战甲也被砍破,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

    渊盖苏文本来就没有必胜的把握,现在又受了伤,如果再不推走的话估计都能把命交代在这里,所以渊盖苏文没有任何犹豫,立刻纵马逃走。

    然而他却不知道,逃走才是他噩梦的开始,因为他刚才在逃走的时候竟然忘了,黄忠最擅长使用弓箭!

    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当他逃到五十步之外的时候,突然听得身后传来急剧的破空之声,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究竟犯了一个怎样的错误?然而这时也已经来不及,只是片刻之间,他就感到后心之中传来一股剧痛,随即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