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二章 渊盖苏文之死
    在受伤之后,渊盖苏文更加拼命地逃走,然而他的马速再快,却也没有黄忠的弓箭快,只听得噗噗噗的声音响过,黄忠连珠箭发,将渊盖苏文射了好几箭,渊盖苏文根本无法抵抗,只见羽箭如同毒蛇一般狂猛的钻井渊盖苏文的体内,甚至有一支羽箭从渊盖苏文的后背进入,又从前胸贯出,并且射杀了在渊盖苏文前面的一名士兵!

    渊盖苏文哇哇的吐出了大口鲜血,再加上伤口处也在汩汩的流淌着鲜血,整个人都变成了血人,这还不算什么,因为这时候渊盖苏文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他的心中无比惊悚,尽一切力量想要逃离这里。

    然而情况并不乐观,他渐渐地感到眼前一片模糊,浑身的力量像是被抽走了一般,心中也更加的恐惧起来。

    “不,这不是真的,我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我注定要是高句丽的相国,我要执掌国政,成为高句丽的实际统治者,将来有一天率领联军马踏中原,占领中原的花花江山,有朝一日甚至还有可能会南面称尊,我受上天庇佑,获得仙人传授异术,怎能就这样死去?还有,梅月英那个贱人和他的姘头还活着,我怎么能死去?我就算是死,也要杀了他们之后在死啊。”

    渊盖苏文的心中十分不甘,他努力的为自己寻找必须活下去的理由,刺激自己能够振作精神,顺利逃走。

    好在这时候身边的亲兵们拼死保护下,渊盖苏文总算是顺利的逃了回去,然而等他逃回去的时候,却已经是九死一生,只有出的气没有入的气了。

    “好恨!本来我可以杀了那一对狗男女的,却不料突然冒出来一个黄忠,那老匹夫的武艺倒也罢了,可是箭术竟如此了得,能够破掉我的九把飞刀,让我功败垂成,这倒也罢了,最可恨的是那个潘凤,如果不是这厮在关键时刻拿我的飞刀去修脚,分了我的心神,我怎么会输给黄忠那老匹夫,从而在慌乱之中逃走,给了黄忠那老匹夫以可乘之机,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唉,只恨当初太过谨慎,忌惮那个贱人的宝物,竟然没能杀了他,现在我就算是后悔也都来不及了。”

    渊盖苏文这时候其实已经是回光返照了,然而却仍然念念不忘这一场大战的失礼,对此耿耿于怀,由此可见心中拥有多么深的执念?

    这时候乙支文德派人探望他,详细的问及这一战的情况,渊盖苏文本来想要将梅月英手中法宝失灵的消息说出来,然而最后却是突然产生了一种恶毒的想法,终究没有说出来。

    “哼!我拼尽性命得到的消息为何要告诉你们?你们又给我什么好处了?表面上是在探望,实际上还不是在探听消息?甚至,乙支文德这拉票狐狸说不准还盼着我死呢?他当初答应只要我杀了了刘和就将相国之位想让,焉知不是那老狐狸故意让我去送死的一种手段?”

    临死之际,虽然神志还算清楚,然而恶念却已经占据了主导,这让渊盖苏文谁也不愿相信,最终选择了说假话。

    “我主要是忌惮梅月英那贱人的法宝厉害,所以才没有在一开始就放射飞刀,后来我放射飞刀,果然遭到了那贱人法宝所伤,这才导致现在这幅生命垂危的样子,唉,这个贱人的法宝实在是厉害,以后遇到她的时候,你们可千万要小心......”

    渊盖苏文一句话没说完,就气绝身亡。

    乙支文德所派的人见渊盖苏文已死,心中震惊,连忙向乙支文德报告消息,并且将在渊盖苏文那里得到的消息告诉乙支文德。

    乙支文德听说这个消息,自然是心中极为沉重,这倒不仅仅是因为军中失去了渊盖苏文这样一员良将,更是因为梅月英手中的法宝,这个东西可是剧毒之物,只要沾染上一点就会死亡,军中将士早已经是畏如蛇蝎,只要汉军有这东西,高句丽将士就会闻风色变,连抵抗都不敢,更何况是要守住城池?

    “汉军将士如果不来攻城倒也罢了,可是一旦前来,只要那个梅月英在场,估计我军将士都不敢与之为敌,唉,这实在是一个大难题啊。”

    乙支文德愁苦不已,一方面下令将士们加固城防,另一方面也在担忧汉军会在这时候攻城。

    “这渊盖苏文虽然野心勃勃,可毕竟也算是我高句丽的一员悍将,现在此人一死,对我军心士气势必是重大的打击,于当今的条件下,想要守住国内城可当真不易,甚至可以说是难如登天啊,只要国内城一失,我国将再无险可守,高句丽面临着亡国之厄。”

    然而刘和却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就在黄忠得胜回营之后,刘和在对立功的黄忠进行封赏之后,立刻询问渊盖苏文的伤势。

    只见黄忠自信的说道:“陛下放心就是,末将敢保证,这一回渊盖苏文必死无疑,呵呵,陛下你不知道,在他拼力逃走的时候,浑身早已经被鲜血包裹了好几层,而且在他的心肺之间还有一处致命伤口,只要有这一处伤口存在,末将就敢保证渊盖苏文活不过今天!”

    “哈哈,汉升既然说的如此有把握,那这就证明渊盖苏文必死无疑,嘿嘿,这一战渊盖苏文身死,对高句丽绝对是一场空前沉重的打击,令其军心士气极度受挫,所以,这也是我们攻城的最佳时期,故此朕决定了,一旦得到渊盖苏文死去的消息,我军立刻对国内城发起总攻,敌军士气正在衰落之时,一旦得知我军攻城的消息,必定会不战自溃!”

    “诺,末将领命!”众将士在听刘和下达军令之后,尽皆拱手行礼,齐声遵从。

    而这时候却见梅月英皱眉说道:“陛下,妾身有一不情之请,还请陛下玉成。”

    “哦?不知何事?说来听听。”刘和一脸含笑,对着梅月英说道。

    只见梅月英拱手说道:“末将请命,随同夫君一起攻城,还请陛下成全。”

    “呵呵,你请命攻城,不仅仅是为了立军功吧?恐怕你更多的是为了你高句丽的那些百姓吧?”刘和了梅月英一眼,淡淡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