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四章 绝望的乙支文德
    城头之上,与汉军的高歌猛进、斗志昂扬所不同的是,高句丽的军士尽皆意志消沉,士气低落,简直就是一触即溃,甚至有的连触都没有触就溃散了。

    “这,这怎么可能?汉军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猛将?看这些人,高仙芝这样的勇力,竟然都只能坚持三个回合,就算是之前最为勇猛的渊盖苏文,恐怕最多也只能坚持十个回合吧?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恨的是,梅月英这个贱人果然率众来攻城了,我军将士畏惧他的宝物厉害,竟然还没见面就跑了,这样的话我军还如何抵抗?其实就算她的宝物再厉害,只要大家一拥而上,羽箭弓弩全冲她招呼,她纵然再有本事,还不照样是一个死?这也怪那个渊盖苏文,临死之际偏偏这么说,结果导致人心惶惶,望风而逃,这是不是那厮有意为之?”

    乙支文德眉头紧皱,看着己方的将士不战而逃,心中备受煎熬,越来越感到绝望。

    他原本以为这几日己方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加班加点的加固城防,现在的城防不说固若金汤,却也差不很多,至少能够将汉军阻截在城下几个月的时间,只要能够耗尽汉军的粮草,或者坚持到鲜卑拿下辽东,己方就会立于不败之地,然而现在,一切的梦想都已经成空,国内城将被汉军强行攻破,而老巢平壤几乎是不设防,在这种情况下国都亡了,再说其他的还有什么用呢?

    这时候只见亲兵将领高泰来到面前,焦急地说道:“大帅,不好啦,东西两座城门都已经失陷了,如今只有北门还在苦战之中,咱们赶紧从那里突围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乙支文德闻言,深深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不必费这个力气了,汉军四面围城,本身就是为了把我们悉数消灭,如今四面都是重兵包围,我们根本无法逃出,与其奋力挣扎,还不如体面地去死,嘿嘿,我乙支文德自以为文武兼备,算得上我高句丽历史上才智空前的一位人物,然而在汉军这些顶尖人才面前,还是差的太远,当初那位传授我武艺,让我率军起事的老神仙曾经言道,我将是高句丽的相国,将会成为高句丽历史上最伟大的英雄人物之一,以我的能力,哪怕身边只有数万将士,即便是华夏一流的统帅率领百万大军来攻,也照样能够让他们铩羽而归,可是现在,对方只有十万大军,可是我却连半天都坚守不住,这样的事实真的令人感到绝望啊。”

    “那,那,大帅,难道你就这样坐以待毙不成?”高泰没想到一向冷静淡然,万事不萦于怀的乙支文德竟然这么快地就选择了放弃,不由得无比焦急,到了最后将心一横,咬牙说道:“你可是我们所有人的主心骨啊,你的身上肩负着我们所有人的生死,包括大王及其眷属,你可不能就这样轻易放弃,否则的话,咱们所有人都将面临着被汉军坑杀的命运!”

    高泰的话顿时将乙支文德给点醒,乙支文德闻言点了点头,最终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们可以去死,但绝不能这样屈辱的去死,就算是死,也要让汉军付出代价!反正我们反抗也是死,不反抗,最终也是一个死。”

    于是乙支文德吩咐高泰整兵备战。

    然而命令刚发布完,就见另外一个亲兵将领高升跑来,对着他说道:“大帅,不好了,梅月英那个女人宣扬了大汉的最新政策,说我军将士只要肯投降,并且自愿加入大汉的户籍,便可既往不咎,现在守卫东门的大部分将士都已经投降,不仅是东门,其他各门的将士也都听到了消息,相约要到汉军营寨投降呢。”

    “什么?向汉军投降?难道他们之前没有听说过汉军坑杀降卒的事吗?向汉军投降,那简直就是在送死,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些吗?就算不知,我也提前告诉他们了,可是他们切为何还这样愚蠢?”

    乙支文德一脸的难以置信,为了不让将士们投降,激励他们拼死作战,乙支文德在做战前动员的时候刻意妖魔化汉军,把汉军杀俘之事尽皆说了出来,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在听说有人向汉军投降之后表现得那么激动和难以置信。

    然而随后只听得高升说道:“大帅,这主要是梅月英那婆娘善于做出蛊惑人心的宣传,她曾说道,我高丽人与新罗及其他异族并不相同,我们的祖上是箕子,我们尽皆受到华夏教化,心慕大汉文化,说我们与汉人同宗同源,只要诚心归附,便能获得赦免,大帅你要知道,我国百姓有许多都是箕子侯国人的后代,还有一部分虽然并非是箕子侯国百姓的直系后代,却也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再加上惧怕那梅月英法宝厉害,将士们为了活命,竟然纷纷投降。”

    乙支文德听了这话,顿时沉默起来,长长叹了一口气,由于箕子侯国亡国仅仅百年左右,现在国内的百姓许多都是箕子侯国遗民之后,这些人在数十年前也算是大汉的百姓,现在却被迫成为高句丽的百姓,不得不与异族为伍,然而心中追忆箕子侯国和大汉时期的荣光,纵然他使尽手段,将这些人强行汇聚在一起,并且诱使他们效忠,然而从骨子里,这些百姓是看不起他们的,现在大汉略施手段,就让他们诚心归附,这就是明证啊。

    “军士是国家的支柱,百姓是国家的根本,现在这些人都纷纷选择了归附,这才是最让人绝望的地方啊!”乙支文德深深的感慨,最后苦笑一声,仰天长叹:“天绝我高句丽,我纵然是经天纬地之才,也惟有徒叹奈何,更何况我根本没有补天之才,所以,大王,请你珍重,老臣不能再陪你了。”

    说完之后,乙支文德拔出腰间佩剑,竟然横剑自刎,气绝身亡!

    “大帅!”看到乙支文德自杀,周边的将士哭倒于地,乙支文德平素对将士恩遇极厚,将士们感戴不已,为之效死力,如今见乙支文德自杀,顿时哭声一片,周边的许多亲兵将士在悲痛之下竟然也随之自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