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八章 金氏二姐妹
    刘和对高句丽采取了以招抚为主的措施,然而新罗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因为在关羽临出发之前,刘和就已经下达严令,对新罗的处置,依乌桓、南蛮、突厥及吐蕃惯例。

    刘和的话让一旁的关平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因为他知道刘和这一句话所带来的结果必然是惨重的杀戮,然而关平也知道刘和处理事情一向是不容更改的,即便他心有不忍,却也只能照例执行。

    然而关羽的想法却是不同,因为刘和的命令正合他意,这一战一定要通过血腥的杀戮为自己,也为大汉树立威望,杀得异族心惊胆战,再也不敢与大汉作对,最起码在数十上百年年记得汉人的凶残,不敢怀有异心。

    于是这一路走来,几乎都是灭绝性的大屠杀,每过一个村庄,必将杀死所有的十四岁以上男子,俘虏所有的女人,这样一来虽然进程缓慢,可是收获却也很丰厚,共斩杀了三万余人,俘虏了两万余人。

    当然,因为进程缓慢,却也被新罗的大军及时回援,结果双方大军对峙于汉山城下。

    汉山城正是新罗为自己选定的“王城”,这里城坚池深,防御极为坚固,本来如果新罗军能够依凭城池做防御的话,关羽想要攻下这座城最起码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然而新罗的法兴王对关羽下令在城外盗掘其祖先坟墓的做法十分气愤,不顾众将的劝阻,毅然决定出城作战。

    在作战一开始,新罗王子金春秋自恃勇武,一马当先冲在前面,直取关羽,却不料被关羽一刀枭首。

    本来金春秋认为以他的武艺,就算是打不过关羽,也能够坚持上百回合,只要能够坚持上百回合,他就能够在国内扬名,以后就能在争夺新罗王继任资格的时候获得优势,然而没想到自己的差距实在太大,不仅没能为自己赢得政治资本,反而连命也搭了进去。

    随着金春秋的战死,新罗大军顿时士气大降,将士们为之胆寒,更兼关羽身边还有周仓、关平等将领,一个个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向着他们杀了过去,这些新罗将士早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勇气,纷纷掉头逃走。

    这时候只见大将金庾信挥舞着手中的宝剑,斩杀了几名逃走的士兵,然后大声说道:“谁都不准逃,违反军令者死!”

    金庾信为人清白有威严,在将士之中威望甚高,乃是整个新罗如今唯一一个能够拿的出手的名将,在他的呵斥之下,将士们不敢再逃,列好阵型,壮着胆子迎战,士气略略回复。

    金庾信见状顿时暗暗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一战折损了王子金春秋,然而只要能够退回汉山城,还是有希望能够守住的,最起码不会像百济那样有亡国之患。

    然而令人想象不到的是,就在这时,对面的关羽纵马舞刀,单人独骑冲了过来,一路之上所向披靡,无人可挡。

    只是很短的时间,关羽就冲到了金庾信的面前,金庾信只听得前往銮铃响动,抬眼一看,还没有看清,就见一道刀光袭来,他的头颅就已经冲天而起。

    “我,我怎么飞起来了?”金庾信一脸的惊讶,看到自己飞上了高空,还在诧异。

    而随后他看到在地面上一具无头尸体是那么的熟悉,而那具尸体所乘坐的战马更是熟悉,因为那就是他的坐骑。

    “马是我的马,马上的那人穿的甲胄也是我的,可是我为何又在空中?莫非是我,我已经”金庾信想到这里我比的惧怕,然而紧接下来他就完全失去了意识,那颗头颅猛地摔落到地上,与此同时马上的那具无头尸体也颓然撞到了地上

    “将,将军被杀了”周围的将士看到金庾信被杀,尽皆丧胆,发一声喊,就往城内跑。

    “杀!不要让贼兵跑了。”关羽在杀了金庾信之后气势如虹,没有丝毫停留,立刻冲击新罗的军阵,尾随着新罗将士就杀到了吊桥上。

    “快,快拉起吊桥,关城门!”在城头上看到这一幕的法兴王不由得面色发白,连忙下令道。

    在刚才即便是他的儿子和麾下爱将身死,他也没有如此慌乱,现在一看韩军即将进城,立刻下达了命令。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关羽跃马冲上前来,挥起青龙偃月刀。直接斩断了吊桥上的绳索,随后再度向前冲过来,舞刀杀散了守护城门的军士,并且守着城门,知道军士们赶来之后,才又马不停蹄的率军向着内城冲过去。

    “完,完了,这就是我的金城汤池?当初金庾信他们可是说过,这座城池就算是汉军三十万大军到来,也绝对能够坚守半年,可是现在呢,半天都没守住,这到底是汉军太厉害,还是我们的将士没用?金庾信不是擅长花郎道吗?他不是花郎道的‘国仙’吗?武艺之高不是说整个新罗无人能出其右吗?为何竟然仅仅一个回合就被杀了?”

    法兴王一脸的不甘心,喃喃自语,不敢置信。

    这时候却见身后两个女子走出,对着他拱手说道:“兄长不必心忧,我们姐妹保你杀出去,关羽虽然勇猛,然而智谋却不足,他仅仅在南城门这一处攻城,其他三处则只是围而不攻,很明显是并没有配备太多的兵力,只要我们选择一门进行突围,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哦?原来是胜曼、德曼二位贤妹,为兄早就听说过,你们虽为女子,然而却武艺出众,智慧不凡,英姿飒爽,不逊于男子,今日见你们临危不惧,沉着冷静,果然就像传言中的那般,只不过不知道我们该从哪个方向突围?”

    法兴王见金胜曼、金德曼二姐妹这么一说,顿时意动,他打起精神,将这两位堂妹好好地夸耀了一番,最后才终于暴露出自己的真实目的。

    然而这时候金胜曼、金德曼二姐妹却没有在意这些,她们也没有工夫去想这么多,正在想着突围的方向。

    片刻之后只见金胜曼首先说道:“小妹发现虽然西城门外看起来人多势众,然而就那里的动静小,所以小妹认为,这一定是汉军虚张声势,故意在这里制造假象迷惑我们,正因为如此,我认为我们突围的方向才恰恰应该是这里。”

    金德曼闻言点头说道:“姐姐说的很有道理,小妹也是这样认为。”

    法兴王思索了片刻,最后说道:“既然二位贤妹都这样说,那应该差不了,好,我们就选择在西城门处突围,唉,咱们族内的那些王子们一个个养尊处优,哪里有你们的智慧?你们若非女子,这王位将来一定是你们的,只是现在,可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