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章 新罗惨案
    随着法兴王身死,汉山城内最后一支抵抗力量被消灭,汉军轻而易举占据了新罗老巢,俘虏了新罗王室的军民数万人。

    “依照原本的惯例处理。”对此关羽根本没有任何任何犹豫,立刻下达了坑杀的命令,于是新罗王城之内的数万军民尽皆遭到了坑杀,一时之间新罗王城之内哀声四起,哭喊声不绝于耳,宛如人间地狱。

    “父亲,难道我们非要这样做吗?”关平于心不忍,对关羽说道。

    关羽点头说道:“我们必须如此,小子,陛下说得没错,你根本不知道异族带来的祸患,吾览阅春秋,也知道当年异族为患,给我华夏带来怎样的灾难?尽管在历史上齐桓公尊王攘夷,存邢救卫,秦始皇北击匈奴,汉武帝大破匈奴,然而你可知道异族为何屡屡为患,而我中原华夏一直对此无可奈何吗?这主要是我华夏往往追求苟安,为了能够保障短暂的和平,对于那些异族十分忍让,给他们重重的赏赐,换取他们减少进攻的次数,然而虽然大规模的入侵少了,小规模的入侵却是不断,甚至这期间也不免有大规模入侵的时候,这就像陛下素日所说,我大汉的百姓也是人,异族之人也是人,为何我们的人被杀,我们的财富被掠夺就正常,而异族人被杀,他们的财富被掠夺就不正常?圣人讲仁恕之道这没错,可是难道这种对异族的仁恕就要建立在对我们自己的子民不仁的基础上吗?如果真是如此,我们宁可不要这样的仁恕!”

    “这……”

    “没有什么这那的,小子,我知道你心中不忍,可难道陛下陛下和我都是铁石心肠?然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草原之人人人都能骑马,只要你给他们一定的时间,他们就能成长为优秀的骑兵,现在是我汉人强盛的时候,所以他们受到屠杀,而一旦我中原孱弱,受到屠杀的就是我汉人了,不用说别的时候,便是本朝强盛的时候,都有周边的异族不断作乱,杀我边民,给我汉人带来多少伤害?所谓壮士断腕,在某些时候我们为了长久的和平,必须痛下决心,重创异族。”

    关羽轻抚长须说道:“你还年轻,很多问题还不知道,当年如果不是白起在长平之战坑杀四十万赵**队,如何能够让赵国从此由盛转衰,从而统一天下?如果不是项羽坑杀二十万秦军主力,如何能够覆灭盛极一时的大秦帝国,从而开创我汉家天下?仁慈是要对该仁慈的人才能仁慈,如果是对那些不该仁慈的人仁慈了,这就像是当年的宋襄公那样,因为迂腐而惹人耻笑。”

    “父亲,孩儿知错了。”关兴也被关羽说的心服口服,最后终于放下心结,完全按照命令去执行,于是一队队的新罗男丁被捉来,先是统一关在一起,随后就被集中坑杀,在这之后关兴虽然仍然有些难以适应,可是却再也不会消极抗命了,而是严格按照命令执行,对于那些死难之人的号哭与怒骂充耳不闻,心中不起一点波澜。

    “经过这么多天的训练,我终于被训练成为一名合格的刽子手了,可是我却为何并没有感到有任何的愧疚?或许这就是心态的不同吧,我虽然是在杀人,却是为了我族人的生存,为了能够让族人更好地活下去,哪怕是我双手沾满血腥又算得了什么?哪怕我被后世骂我为屠夫、刽子手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关平之后对于屠杀异族人越来越变得平静和麻木起来,这样一来整个新罗王国各地方的百姓们可就倒霉了,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汉军的足迹都能够抵达,并且能够熟练地把男人带走并且坑之,把女人和孩子俘虏。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汉军并没有进行其他的举动,都是在重复做着这样的事情,做着这种对新罗来说是恶魔屠夫,罪恶昭彰,而对于汉人来说却是利在千秋的事情。

    “父亲,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我军共屠杀新罗军民七万三千余人,俘获妇孺三万余人,搜罗珍宝无数……”

    在汉山城王宫外的汉军营寨中,关平向关羽汇报着这些日子取得的成就。

    关羽认真的听着汇报,最后点头说道:“众将士们辛苦了,对于众将士所荣立的战功,本将一定会如实禀报,到时候你们就等着升官发财吧,哈哈,对于军中的那些女俘,依照惯例可以按照立功大小进行挑选,老夫年纪已大,不好女色,尔等依次去挑选吧。你们要记住,千万不要不好意思,因为你们这是在拯救她们,最起码被你们挑中了,她们以后就是军属,衣食不愁,甚至还能过上富贵日子,而如果没被挑中,那才是她们的不幸,但是你们要记住,千万不要违背规矩,有妻子的不准挑选,每个人最多只能挑选一个,这个规矩乃是陛下钦定,谁违背了,那就是抗旨,神仙都救不了的。”

    这时候只见张苞首先开口说道:“伯父,侄儿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伯父将我生擒的那个女战俘赏赐给我就行。”

    接下来关兴也唯恐落后,对关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父亲,孩儿也想要那名俘获的女战俘……”

    “哦?我听说你们两个每个人俘获了一名新罗女战俘,长得都很不错,而且还是新罗宗室之女,且带过来让老夫看一看,可能够配得上我的子侄?”

    两个人答应下来,随后不久便将金胜曼和金德曼带了上来。

    关羽见后顿时大喜道:“果然是花容月貌,倾国倾城之色,堪配我儿和我侄儿,我知道你们的父母兄弟尽皆得到了保全,这里且问你们,可愿嫁给我孩儿和侄儿?如若你们愿意,我可保他们不死。”

    说完之后还看了关兴和张苞一眼。

    关兴张苞尽皆面有愧色,他们为了俘获二女放心,利用手中权力保住了二女的父母兄弟,本以为能够瞒住关羽,却没想到还是被对方得知消息了。

    金胜曼和金德曼现在已是亡国之人,昔日的勃勃雄心就不用提了,在这乱世中能够保住性命就已经足够惊喜了,更何况还有机会保住她们亲眷的性命?所以二女全都欣喜若狂,心甘情愿的答应了下来,至于她们的堂兄法兴王全家和宗室之中除了她们父母兄弟之外的人全都被杀之事,早已经抛到九霄云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