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五章 辛弃疾的老大
    “小人辛弃疾见过薛大元帅,多谢薛大元帅救命之恩!”在战事结束之后,辛弃疾来到薛仁贵面前,恭恭敬敬的行礼道。

    “辛壮士客气了,如果不是辛壮士,今日恐怕还难以擒住这完颜亮呢。”见辛弃疾对自己恭敬,并且将完颜亮也给押了过来,交给自己处置,薛仁贵的心中也十分愉悦,对辛弃疾客气的说道。

    辛弃疾连忙谦虚,心情十分的激动,他之前就听说过薛仁贵的大名,对于薛仁贵三箭定天山的风采极为钦慕,现在见到了自己的偶像,当然心情不同一般。

    “不知壮士乃何方人士?是如何到这里来了?本帅颇有些疑惑,还请壮士为我解惑。”当辛弃疾坐下之后,薛仁贵笑着问道。

    辛弃疾连忙说道:“小人名叫辛弃疾,原字坦夫,现改为幼安,号稼轩,济南历城人,家父原本是玄菟郡的书记官,小人是以随着家父在此地长大,后来异族崛起,占我家园,小人便躲进了深山之中,不料那里竟有许多躲避灾难的汉人,大家说起异族残暴,尽皆气愤难平,于是联合起来,共抗暴虐的敌人,小人忝为书记官,与兄弟们一起袭扰女真后方,倒也过得比较快活,怎奈这贼子张安国竟然背叛义军,盗走了义军的印信,交给了贼酋完颜亮,而这张安国平常素为小人所推举,如今竟然背叛,小人汗颜无地,于是选取四十余名兄弟,连夜闯入敌营,生擒张安国贼子,交给义军首领发落。却不料竟然遭遇敌军优势兵力反扑,如若不是大元帅相救,今日这条命就交代在这里了。如今不仅能够保住一命,还能生擒这完颜亮,全赖大元帅神威。这完颜亮已经带到,该当如何处置,还请薛大元帅做出决断。”

    “哼!这完颜亮年纪不大,可是名声却不小,当然,这都是恶名,此人恶名昭彰,实在可恨,来人,拉到辕门外,斩首示众!”

    对于完颜亮这样的人,薛仁贵根本就没有好感,抓住之后只有一个杀字。

    完颜亮虽然知道自己没什么好果子吃,可是一听自己当真要被杀掉,顿时心胆俱裂,对着薛仁贵磕头如捣蒜,哀切的说道:“薛大元帅,求求你,你就当我是个屁,把我给放了吧,我的能力有限,根本就不会对你造成威胁。而且我会告诉你我军所有的秘密......”

    “哼!说来看看,如果有价值的话,本帅自会给你一个赎罪立功的机会,如果没有价值,后果你自然会清楚!”

    “是是,请薛大元帅放心,小人的消息一定会有价值。”完颜亮的神态毕恭毕敬,还带着很明显的谄媚之意。

    紧接下来完颜亮就把女真完颜部的那些将领各自的能力特点全都说了个清清楚楚,最后甚至还把其中的某个将领与哪个女子有暧昧关系都说了出来,可以说是事无巨细全都说得清楚明白。

    “够了!你说的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简直就是污我的耳朵,机会我已经给你了,可是你却没有把握住,这可不能怪我,来呀,把他推出去缢死!”

    薛仁贵本来就没有要放过完颜亮的打算,最后见完颜亮说的都是这些秽乱宫闱的事情,正好找个借口将他杀掉。

    “大,大元帅,饶命啊,你可不能不讲诚信啊”,完颜亮一听他依然要死,顿时忍不住大声叫起来:“虽然小人最后说的那些你不感兴趣,可是前面所说的那些总不能说也没用吧?”..

    “你前面说的的确很有用,对于我以后对付女真将领来说拥有着非常大的指导意义,但是我忘了告诉你一点,我只是说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并没说不要你的性命,因为你是女真人,手上沾染了我汉人的鲜血,故此我决定对你法外施恩,赐你一具全尸,另外其他人都是被坑杀,而你则是缢死,最起码你在临死之时不会有太多的痛苦,这就是对你立功的回报,嘿嘿,这个回报不错吧?”

    薛仁贵微微冷笑,他在刘和的耳濡目染之下早已经将那一套对敌人不择手段、不讲信用的手段学得炉火纯青,现在只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

    然而完颜亮现在却是欲哭无泪,他原本以为自己能够捡得一条性命,没想到最终还是要死去,但是即便这样,他也不敢破口大骂,因为他生怕会惹怒了薛仁贵,而被对方活活坑杀,据说那种滋味简直比被缢死要难受上百倍。

    在处决了完颜亮之后,薛仁贵就对辛弃疾说道:“幼安,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辛弃疾自然是闻弦歌而知雅意,顿时激动地说道:“小人素来佩服大元帅三箭定天山的英雄事迹,恨不能追随大将军一起驱逐胡虏,保我家国,只恨报国无门,只能聚集同道之士,徐图自保,如今朝廷官军至此,我等心中欣喜无限,惟有投军报国,以一腔热血,捍我中华神威!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薛仁贵听了这话顿时感到心中略略紧张,因为他从话中感受到了一丝的不妙。

    “只不过小人并非军中主帅,此事还必须同我军中主帅商议,请薛大元帅放心,我那老大也怀有报国之志,他得知消息之后也一定会慨然前来投军,此人文武双全,不下于小将,尤其是在团结士卒,统帅调度方面,小将更是望尘莫及,将来到了军中,一定会是薛大元帅的一大助力。”

    辛弃疾一脸的钦佩之色,面色十分诚恳,看起来并没有虚妄之词。

    “哦?不知你那位老大姓甚名谁?”薛仁贵自然也十分渴望优秀人才的加盟,现在一听这话,自然心动,连忙开口问道。

    “此人姓虞,名允文,字彬父,西川人,益州犍为郡彭山县人,由于父祖经商,流落至此,自幼饱读诗书,才华出众,堪为当世良才。”

    “虞允文?”薛仁贵轻轻念叨着这个名字,心中充满着浓浓的期待,期待着自己能够再遇到一位贤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