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章 皇图霸业,万事成空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一骑赶来,挥舞着长枪挡住完颜寿的进攻,随后大声喝道:“汉军破贼校尉麾下亲兵营军侯张宪在此,贼人休得行凶,看俺来杀你立功!”

    “张宪?一个小小的军侯就敢在我面前撒野?还真是狂妄!也罢,你就是这支汉军的首领吧?俺今日就先杀了你,再杀岳飞,再杀辛弃疾,再杀刘和,让你们知道俺完颜寿的厉害!”

    说完之后,完颜寿放过那些普通将士,挥刀直取张宪。

    张宪正要他来,冷哼一声,直接举枪招架,只听得当的一声巨响,两个人尽皆后退了几步。

    “这个汉将好大的力气。”

    “这个藩狗还有两下子。”两个人这一下对拼可以说是半斤对八两,谁都没有占到便宜,于是尽皆去了小觑之心,打起精神,凝神作战。

    其实若论起来,虽然两个人看了起来旗鼓相当,实际上在硬拼的时候张宪武器上是吃亏的,毕竟张宪手中是枪,而对方手中是大刀居高临下,力气上占据着优势。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足以证明这个完颜寿的武艺十分不俗,张宪就算比他强,也强的有限,没有个百八十回合,根本分不出胜负来。

    然而这毕竟不是他们两个人的战斗,就在张宪缠住完颜寿的同时,背嵬军的这一千将士们抖擞精神,乘机对完颜宗弼的那五千连环马将士发起了进攻,只见这些背嵬军将士上砍敌人,下斩马腿,用了没放多长时间就将这五千连环马将士杀得哭爹喊娘,争相奔命,原本铜墙铁壁一般的队伍,现在竟然像是豆腐渣一般一碰就碎,所谓的百战精锐这时候和普通的军队没有什么区别,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做出的是同样选择,罔视军纪,四散逃命。

    这时候毕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单挑,所以在看到己方将士一溃千里,阵型大乱,死伤惨重的时候,完颜寿根本不敢恋战,在这时候他需要约束士卒,重整战力,即便是不能反败为胜,最起码也要尽量多保全力量。

    他知道铁浮屠和拐子马可是他的主子完颜宗弼花费偌大力气打造的一支力量,多年的心血可不能毁之一旦。

    于是完颜寿虚晃一刀,败下阵来,准备聚拢将士,保存有生力量。

    然而张宪却并不放过他,大声喝道:“难道你就这两下子吗?本将还没有打过瘾呢。休走,我们再打过,今日决不出个胜负,绝不放你离去。”

    随后张宪赶上前来,不由分说,手中长枪如同怒龙,直接向着完颜寿袭来。

    完颜寿的武艺本来就比张宪差一线,现在又因为挂心军情,无心作战,只是胡乱应付,又怎是张宪的对手?被他完全占据上风,压着自己打,高手过招本来有的时候只是棋差一招,现在完颜寿被张宪牢牢占据着上风,自己却疲于应付,仅仅一小会的工夫就应付不过来了,现在的他气喘如牛,满头大汗,就连头发也都在一不小心之下被张宪的长枪给挑中,散乱的披在额前脑后,更显得狼狈。

    “将军武艺高强,寿不如也,甘心认输,还请将军放我一马,将来必定感激将军的恩情,日后定当图报。”眼见自己无法脱身,反而会有陷进去的危险,完颜寿无奈之下只好强忍屈辱,向张宪认输。

    然而没想到张宪却说道:“既然你认输了,那就要有认输的觉悟,你现在认输,那就意味着自己将完全交给我处置,我对你这样的胡虏将领没什么兴趣,你还是直接挥刀自杀了吧。”

    “啊?什,什么?”完颜寿原本以为只要主动认输,并且向对方讨饶,对方就能放过他,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不依不饶,还给他讲什么规矩,要他直接挥刀自杀。

    完颜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不讲理的人,非要置自己于死地才罢休,然而现在完颜寿即便想要拼命却也没有力气了,最后一个疏忽,被张宪一枪刺到了左肋。

    张宪的武力值那么高,寻常的铠甲怎能抵挡张宪的猛攻?只听得扑哧一声,长枪刺入左肋,完颜寿猛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然而张宪却并没有见好就收,而是奉行“趁你病要你命”的准则,乘势发起猛攻,一招比一招猛烈,一招比一招紧迫,逼得完颜寿别说还手之力,就连招架之功都根本没有,心中对张宪痛骂不已,表面上却疲于应付,或者是垂死挣扎。

    然而现在完颜寿根本就挣扎不了几个回合了,因为他接连受伤,气力也消耗殆尽,再加上被张宪压制的死死的,只能被动挨打,早晚不免一死。

    “我可不能死在这里,我之所以出仕,是为了捞取功名,而不是找死的。”完颜寿想到这里,拼着生受张宪一击,纵马转身逃走。

    然而张宪怎能放过他?从背后纵马赶来,大喝一声,手中长枪如同奔雷一般的向着完颜寿的后心刺了过去,只听得完颜寿一声惨叫,已被张宪的长枪透胸而入,随后她瞪大着眼睛,满怀着不甘死去,尸体重重的栽倒在地上,鲜血四溅,到处都是。

    张宪在杀了完颜寿之后,用手中长枪将完颜寿的尸体高高挑起,大声喝道:“贼将完颜寿已死,尔等女真将士还不授首,更待何时?”

    张宪这一声吼顿时让汉军将士们士气大振,同时也让女真将士彻底混乱起来,所有的人都完全是去了战意,四处乱走,然而由于他们的战马被锁链锁在一起,根本无法逃脱,反而成了汉军的活靶子,被汉军将士生擒住之后,再将铠甲剥掉,然后才一刀枭首。

    “啊……怎么会这样?我以五千精锐,为何竟然打不过这区区一千人?我连这点事都做不成,又怎能再奢谈什么皇图霸业?万事成空,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看到爱将身死,苦心打造的连环马被敌军尽破,将士们也都死伤惨重,完颜宗弼顿时感到心如刀割,眼前一黑,竟然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