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六章 勇猛无敌
    ,精彩无弹窗免费!

    辛弃疾怎么可能会因为对方的一句住手而当真住手?他恍如未闻,手中长枪继续嫌你跟着完颜阿骨打刺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得背后突然传来一阵急剧的破空之中,辛弃疾如果不放弃的话,就算是不死也一定会重伤。

    在这种情况下辛弃疾无可奈何,只能无奈躲闪,并以手中长枪反手招架。

    辛弃疾本以为对方来势虽猛,却也不过是从背后偷袭,真正的战力最多也就是完颜杲那个层次,所以也没有在意,随手招架,然而双方这一接触,顿时就感到一股大力传来,直震得辛弃疾脏腑都发生了动摇,终于还是忍不住喷了一口鲜血。

    好在辛弃疾见机得快,连忙纵马向前逃走,卸了对方的力气,否则的话这一次将受伤更重。

    “幼安,怎么了?”不远处的张宪见辛弃疾突然受伤吐血,顿时大惊,连忙大声问道。

    辛弃疾没有理会张宪,强行将即将喷出的一口鲜血咽回,等到呼吸顺畅之后才苦笑着说道:“死不了,不过那员女真将领甚是厉害,我就算是完好状态,全力应对,也定非其敌手。”

    “什么?竟然还有如此厉害之人?”张宪闻言震惊,他没想到辛弃疾对刚来的那个敌军将领竟然如此评价。

    等到看清来人的相貌之时,彰显更加难以置信,因为那名敌将分明还只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顶多只有十四五岁。

    “真没想到这样一个孩子竟然有如此强的战力,实在是出人意表啊。”

    不过张宪却也不敢大意,辛弃疾的战力他知道,纵然是随手遮挡,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受得了的,那个小家伙竟然能够一击之下就把辛弃疾给打伤,其战力就已经不容小觑。

    所以张宪一上来就使尽了全力,手中长枪其快如风,其重如山,猛力的刺向那个小家伙,连他自己都感到有些过分了,这小家伙纵然再厉害,又怎能经受得起自己的奋力一击?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那小家伙竟然连一丝的惧意都没有,他眯着眼睛,静静看着张宪的长枪伸过来,然后不慌不忙的出枪招架,只听得一道剧烈的撞击声传来,就连张宪自己都感到耳膜震动,不过他能够感受得到,那个与他实打实相撞的小家伙竟然能够在力气上与他平分秋色,甚至,还有可能略胜一筹。

    “这,这怎么可能?”张宪不由得更加诧异,他自问自己的武艺也算得上是背嵬军中第一人了,可是竟然还不如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这要说出去的话就连自己都不会相信。

    然而不管信不信,事实就在眼前,容不得他去怀疑,所以张宪只能打起精神,与那小家伙战在一起。

    两人翻翻滚滚,战了七八十回合不分上下。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辛弃疾的伤势也调理的差不多了,他原本受伤就不算重,只不过是被对方大力撞击,郁积在胸中的一口浊气无法呼出,现在乘着张宪与那完颜兀河龙作战之时抓紧调理,现在气息也顺畅了,见张宪兀自战之不下,甚至还隐隐落在下风,心中也很着急,生怕生出什么变故,再加上自己之前收到对方出其不意的进攻,心中也有怒火,顿时喝道:“好你个贼将,竟敢偷袭于我,害得我差点受伤,这口恶气不出,辛弃疾枉为人,受死!”

    这也算是辛弃疾为自己与张宪两个大人夹击一个小孩所找的借口,即便是他都知道这个借口有些不够光明正大,心中未免惭愧,不过他知道对方厉害,就连张宪都不是敌手,如果自己不帮忙的话,一旦张先战败,对己方的军心士气都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却见完颜兀河龙,也就是陆文龙不屑地说道:“纵然是你们一起上,我又何惧?”依旧是持一杆枪,把那枪舞得上下翻飞,与张宪和辛弃疾战在一起。

    三人又战了五六十合,连辛弃疾都感到手臂酸麻,有些气力不继了,可是那小家伙仍旧生龙活虎,没有一点疲惫的样子。

    这时候岳飞身边的一个亲兵首领张保见状,对岳飞说道:“让俺去助两位将军一臂之力!”

    张保是岳飞新近招募的人物,臂力非凡,使一条混铁棒,为岳飞所欣赏,被任命为亲兵将领。

    张保在得到岳飞首肯之后,徒步来到战场核心,也不说话,举起混铁棒就向着陆文龙的背后砸了过来。

    却见陆文龙笑道:“又来了一个酒囊饭袋,嘿嘿,看我惧是不惧?”也不多说话,从得胜钩上取出来另外一杆枪,竟然一双手舞动双枪力战三人而不落下风。

    不仅如此,张保反而左支右绌,仅仅二十余合就露出败象,如果不是右手的张宪与辛弃疾拖住,估计早就人头不保了。

    这时候岳飞马后的亲军将领王横对岳飞说了一声,也冲上前去。

    王横与张保是一起应征入伍的,两人本来就彼此相识,实力也相当,性格也相近,同样为岳飞所欣赏,所以二人一个鞍前,一个马后的为岳飞效劳,现在王横见好兄弟张保遇到危险,自然要冲上前来,并力迎敌。

    于是乎,陆文龙单独对战四员汉将,坚持百余回合,仍然是谈笑风生,从容自若,这让张宪等人尽皆羞惭不已,就连岳飞也都感到面上不好看,然而他却不能再杀过去了,已经已经是以四战一了,自己上前即便胜了也没什么光彩,如果输了反而会更加成为别人的笑谈。

    “在女真营中竟然也有这样一位勇猛无敌的少年英杰,唉,看起来我真不该藐视天下群雄啊。”岳飞摇头叹息,苦笑不已。

    就在这时,只见对面女阵营中完颜宗弼大声喝道:“我儿休要恋战,速速保护你祖父离开才是正事。嘿嘿,汉军将士倚多为胜,本就已经败了,徒被天下耻笑尔。”

    “诺!孩儿这就来了。”陆文龙答应一声,双枪极速舞动,逼退了张保与王横,拨马跳到一旁,笑着说道:“非是我怕了你们,实在是有要事,如果你们不服的话,尽可以挑时间地点,咱们再战,嘿嘿,所谓背嵬军天下精锐,不过如此。”

    陆文龙嘿嘿冷笑不已,来到阿骨打身边,躬身说道:“祖父在上,孙儿完颜兀河龙奉我父宗弼之命前来护驾,请先上马,万事自有孙儿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