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七章 定然是他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汉军的倾力进攻之下,女真将士虽然退走,然而却并没有崩溃,这主要是陆文龙在关键时刻救下阿骨打,并且亲自断后,震慑汉军将士,这才力保女真将士收拢人手,缓缓而退。

    即便这样,这一战女真仍然损失将士数千人,营内悲声四起,虽然在这其中有完颜兀河龙以一敌四,最终没见败落,然而士气也只是稍振,想要恢复到战前的巅峰,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阿骨打率军一口气逃回了百里之外的黄龙城,他在地方官的引领下进入城内,整顿兵马,随后下令修缮城池,准备在这里死守。

    直到完全安定了之后,阿骨打这才将诸子召集来,大声说道:“那日我军遭受汉军偷袭,你们各自奔命,弃我于不顾,实在令人心寒,只有老四率领他的义子舍命相救,那小家伙虽然只有十四岁,而且还是汉人血统,却比你们忠勇的多了,你们且说一说,你们羞也不羞?”

    随后阿骨打下令重赏完颜兀河龙,拜其为中郎将,同时提升完颜宗弼为军中副帅,位次长子完颜宗干之下。

    这样一来,完颜宗弼的地位竟然直逼完颜宗干,虽然他的地位次于完颜宗干,可是却同为副帅,仅仅这一点就已经远超其他兄弟了。

    完颜宗弼的地位提升到如此地步,自然引起了众兄弟的羡慕嫉妒恨,但是谁都说不出来什么,毕竟在当时他们确实只顾自己,四散逃走,只有这一对父子上前相护,救下了老父完颜阿骨打的性命。

    “唉,当初还都嘲笑兀术,竟然收养了一个汉人做儿子,却没有想到这小狗竟然是一名绝世猛将,早知道这样的话,这等好事怎轮得到他?”

    “这能有什么?汉人就是汉人,这小子是喂不熟的狼,早晚必遭反噬。”

    “哼,能耐什么?最终还不是败了?最终我们还不是退到了这里?你若真有本事的话,当时怎不一枪杀了岳飞,彻底化解危局?”

    ……

    阿骨打诸子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然而心中都很不舒服,很明显现在兀术父子的光芒太过耀眼,让他们心生嫉恨。

    而这时的岳飞军中。

    虽然之前那一战成功夺取了女真营寨,迫使女真退军,然而预期目的并没有达到,仅仅杀伤金兵数千人,最为可惜的是,竟然让完颜阿骨打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的离开,这实在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我军虽然战胜,然而诸位也都看到了”,在战争结束之后召开的军事会议上,岳飞分析总结道:“敌将的能力太强,竟然能够一个人与我军四员猛将相持百余回合,嘿嘿,我大汉之所以震慑异族,不仅仅靠着强大的军队,更是靠着举世无双的绝世猛将的震慑,比如当初薛大元帅三箭定天山,仅以个人的勇悍就足以震慑异族,打赢一场战争,我们当然不能否认全军将士们所起的作用,可是如果对方营中又像是那个完颜兀河龙那样的勇将,也足以削弱我军的士气。”

    张宪、辛弃疾等人听了,尽皆面有愧色,毕竟是他们作战不利,四个人都打不赢人家一个,导致这一战不能收全功。

    岳飞看到这三人的神情,摇头说道:“你们也不必如此,这并非是你们的错,实在是我这个军中统帅的责任,是我提前没有想到女真军中竟然还有如此猛将,是我小看天下英豪,失了算计,只有此时。”

    这时候只见一旁的王佐开口说道:“岳将军,此事很是蹊跷。”

    “嗯?有什么蹊跷?”

    岳飞闻言一愣,不知道王佐是什么意思,连忙开口问道。

    王佐沉吟片刻,又接着说道:“大帅请想一想,那金兀术的年纪最多只有二十三四岁,可是那个叫完颜兀河龙的小将竟然是他的儿子,要知道那小家伙的年纪最少也有十四五岁吧?我们且按十四岁算,那也仅仅比金兀术小十岁,就算金兀术再怎么,也不可能在十岁的时候生孩子吧?”

    “此言有理,那小子一定不是兀术的亲生儿子,可是那又如何?说不准那小子是兀术在女真宗室之中过继的儿子呢。”岳飞一脸疑惑地看着王佐,不知道王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见王佐摇摇头,淡淡笑道:“或许有这种可能,可是末将却恰恰听说过一件逸闻,当初在十年之前,女真的部族还只是夫余的一个支脉,在他们寇略玄菟郡的时候,一个姓陆的知县陆登与他的妻子为了忠义全节,双双自杀身亡,遗下一子,后来这个孩子被掳至北方,就有传言说这个孩子后来被其中一个少年收为义子,而那个少年在异族起兵之时改变自己的姓氏,是为完颜宗弼,也就是金兀术,所以,末将推断,今日战场之中出现的这个少年英雄非是别人,正是陆知县之子。”

    岳飞闻言思索了片刻,然后说道:“你这种推断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真有这种可能的话,那就是说这个陆文龙其实是我们汉人,然而当时这孩子只有四五岁,记忆很模糊,又自幼被兀术所养,父子情深,就算我们把真相告诉他,有谁会信?”

    却见王佐说道:“只要有希望,我们总要争取,现在关键是要确认传说是不是事实?恰好末将的一个近邻就在陆知县府上做厨娘,所以末将想要向他去求证,坊间传言是不是属实,如果是的话,末将想请命到女阵营中走一遭,以三寸不烂之舌,劝陆知县之子反正。”

    “既然你想试一试,那也无不可,但是千万要小心,王佐,你是我军中的兄弟,我宁可不去招纳那陆知县之子,也不能让你遇到危险。”岳飞站起身来,对着王佐动情的说道。

    王佐的眼睛顿时红了,含泪说道:“请将军放心,末将一定会保重自己。”

    说完之后,王佐向着岳飞和帐内众将尽皆抱了抱拳,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径自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