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八章 苦人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佐在离开军营之后,不顾的休息和吃饭,夜以继日的赶路,奔波三百余里,回到了辽东老家,找到了那位曾经在陆知县府内做厨娘的中年女子吴氏,向其打听当年陆知县自杀之事。

    结果令他激动的是,那厨娘亲口向他证实,传闻真实可信,那个知县叫做陆登,那一年是建安八年,贼兵突然入寇,大汉方面恰好遇到人事调动,甘宁赶往南方,新的太守丁奉尚未到达,陆知县负有守城之责,奋力与敌军周旋,最后由于兵力悬殊,城池还是失守,于是夫妻双双自杀身亡,留下了小公子,据厨娘所说,那小公子名叫陆文龙,背上有一块青色胎记,当时女真人一块掳走的,还有小公子的乳母,名叫范翠娥,与那厨娘亲如姐妹。

    “真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凑巧,这更加证明那少年当是公子陆文龙,向我王佐来军中这许多时日,寸功未立,今日便舍命往女阵营中走一遭,鼓动唇舌,劝那陆公子反正。”

    王佐闻言心中十分惊喜,又央求那厨娘写一封给陆文龙乳母的信,那厨娘只是一个乡下女子,哪里会写什么信?王佐只好让厨娘说,然后他写,不仅要写姐妹感情,更要写往事,以便取信那乳母。

    在得到了书信之后,王佐谢了那厨娘,送给她五两金子,然后不顾那厨娘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策马疾驰而去。

    在离开之后,王佐给岳飞写了一封信,送到军营门口之后,立刻转身向女真军营所在地而去。

    然而走到了半路,王佐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就这么进去,女真人会相信我吗?金兀术会相信我吗?或许我连女真大营都进不去,更何况是见陆文龙公子?”

    想到这里,王佐顿时苦恼不已,他左思右想,过了很长时间,终于眼前一亮,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往昔读《春秋》,其中有一段叫做要离断臂刺庆忌,我何不也学一学这个要离,断了臂去进金营?若能劝得那陆文龙归顺,虽死何恨?”

    说完之后,王佐自腰间拔出佩剑来,猛喝一声,将自己的左臂斩断,霎时之间只见血如泉涌,然而王佐丝毫没有慌乱,将早已备好的止伤药物撒上一些,又匆匆包扎了一番,最后心细如发的王佐还不忘记将佩剑上的鲜血擦拭干净,这才骑着马,摇摇晃晃的向女真大营赶去。

    大约半个时辰后,王佐带着伤来到了黄龙城内,他当时作女真打扮,成功的骗进城内,随后经过一番打听,来到了女真大营外,重新换回汉人装扮,求见完颜宗弼。

    这时候阿骨打率领诸子住在城中心的太守府,只有完颜宗弼率军住在营内,所以他这个副元帅其实相当于是军中之主。

    当听说有汉人将领求见自己,完颜宗弼不由得诧异不已,不过他还是命人将王佐请了进来。

    “小将王佐见过四王子。”王佐一脸的哀容,面色惨白,忍着伤痛艰难对完颜宗弼行礼。

    “你这个汉将,不知为何竟然到我军中?”完颜宗弼见王佐只剩下了一条手臂,心中也感到恻然,说话的语气竟然变得柔和了一些。

    只见王佐施礼道:“说来一切话长。这皆是因为四王子身边的那位勇将惹起的,那一日汉军进攻女真大营,本来岳飞以为全胜,然而没想到那位少年英雄横空出世,一个人对战汉军四大勇将而不分胜败,等战事结束之后,岳飞深以为虑,小将当时提出,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女真人中未必没有高手,既然没有把握战胜,不如退兵。然而那岳飞登时大怒,说小将扰乱军心,断了小将一臂,并且命小将前来见大金国主,说不日将率兵直捣黄龙,踏平大金,小将如果不来,再断一臂。小将无奈,只好前来,四王子,那岳飞如此残忍,小将还如何为他卖命?只好请四王子垂怜,收容小将,四王子之恩德,来世必当结草衔环以报。”

    王佐本来就有“辩才”的特性,很容易说服他人,这一说顿时让完颜宗弼深表同情,轻轻叹道:“这岳蛮子好生无礼,大丈夫可杀不可辱,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若真犯了错,即便把你杀了也没人说什么,何必如此折磨人?弄得现在死不死活不活,还叫你来向我下书,无非是告诉我他有多厉害,不过我又岂会怕你?仅仅是我儿,你们四员大将都无法击败,还逞什么英雄?”

    随后略微想了想,完颜宗弼就对王佐说道:“你既然受了这般苦楚,我便给你起个绰号,号为苦人儿,任你在营中四处行走,将来我起虎狼之兵,与你报仇!”

    “多谢四王子!”

    王佐躬身谢过完颜宗弼,心中暗喜道:“我正上愁该怎么接近陆公子呢,却没想到这金兀术竟然这么大方,直接允许我四处自由行走,这可真是盼什么来什么。”

    “四王子,那王佐受了伤,你收留他倒也罢了,却为何允许他四处自由行走?这人是否忠诚还不知道呢,万一是岳飞派来的细作,我们岂不是反倒为他行了方便?”

    等到王佐离去之后,完颜宗弼身边的军师哈迷蚩一脸疑惑地问道。

    却见完颜宗弼嘿嘿笑道:“如果换作是你自己,愿意把自己的手臂给砍了然后来这里做细作吗?当初汉军老将黄盖仅仅因为被周瑜杖责了四十军棍,就取得了刘备的信任,从而赢得了赤壁大战,王佐如果是刺客的话,只需依样画葫芦就是,何必把手臂给砍了?”

    “可是如果他原本就是独臂呢?”

    “怎么可能?我看了他的伤口,这是新伤,最多也就是一天的工夫,绝不是咱们作战之时被砍掉的,这一点须瞒不过我。”完颜宗弼一脸自信的说道。

    “可是即便这样,四王子也不该让他四处自由行走啊。”哈迷蚩仍然难以理解,疑惑地问道。

    对此完颜宗弼笑着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苦人儿现在对岳飞可谓是痛恨至极,让他到营中,岂不会到处宣扬岳飞的残暴?这样自可激起将士们的同仇敌忾之心,提升我军士气。我既能对苦人儿施恩,又能败坏岳蛮子的声誉,更能激起我军将士的同仇敌忾之心,一举三得,如何做不得?”

    “原来四王子竟有如此妙算,小生不如也。”哈迷蚩摇头晃脑掉书袋,对完颜宗弼奉承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