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九章 你是陆文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佐自从得到了金兀术的准许之后,在女真营中四处游走,到处诉说汉军的残暴,有的时候也说一些笑话,插科打诨,引得人哈哈大笑,再加上他见多识广,天南海北的都能说上一通,对谁也都是一团和气,很快就赢得了军中将士的普遍欢迎。

    王佐之所以在一开始大肆诉说汉军的残暴,一方面是因为他发现金兀术派人暗暗监视,这很明显,是对方对自己不放心,他自然知道金兀术让自己自由活动有什么目的,所以就算心中不情愿,也只能这么办;当然,王佐也并非不情愿,甚至是乐意为之,他故意夸大其词,让女真将士心中产生畏惧心理,至于同仇敌忾什么的,当然也会有一些,但是如果过度残暴,所谓的同仇敌忾就会转化为畏惧了。

    数日之后,王佐发现监视的人不见了,这很明显是金兀术对他彻底放下心来,于是王佐就有目的的去找陆文龙。

    在见到陆文龙之后,王佐先是给他讲了许多有趣好玩的事情,慢慢取得了陆文龙的信任,之后又暗中找到了陆文龙的乳母范翠娥,向她提起厨娘吴氏,并且将厨娘吴氏的书信读给她听。

    范翠娥听了书信的内容,顿时泪流满面,对王佐说道:“不瞒先生,这位王孙完颜兀河龙正是当年陆知县的公子,他的本名叫做陆文龙,由于当时年纪幼小,根本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陆知县夫妇对妾身不薄,妾身原本准备以死相报,奈何女真人将小公子掳至北方,妾身死不足惜,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公子将来认贼作父,不知自己的祖宗,所以含悲忍辱,随着小公子一起来到了这里,如今一别十年了,妾身再度听人说起陆文龙这个名字,实在是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王佐闻言,也是感慨不已,随后对范翠娥说道:“大姐你可知道,头些日子这位陆公子在战场上反而帮助女真人对付我大汉的将领?索性我大汉的武将们武艺都很不错,没有出现伤亡,否则的话一旦有个好歹,那就是陆公子认贼作父,帮助异族残害同族的证据啊,你也知道如今各族联军节节败退,最终覆灭指日可期,一旦那一天到来,恐怕陆公子难免一死啊。”

    范翠娥听了这话,顿时浑身一震,然后跪下来对王佐说道:“求先生给指条明路,救我家公子一条性命,妾身愿来世结草衔环,以报先生大恩大德。”

    王佐连忙虚扶范翠娥,轻轻说道:“大姐这是何故?快快起来,王某正是为此而来,既然陆公子是我汉人,自然要投身父母邦国,杀掉贼子,为父母报仇,同时也能建功立业,重振陆氏门庭,所以我欲说动陆公子向我大汉投诚,然而此事却需大姐帮忙,希望不要推辞。”

    “不知道需要妾身做什么?还请先生尽管吩咐,妾身一定尽全力配合!”范翠娥擦擦泪水,郑重地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大姐你只需如此如此,到时候不愁陆公子不答应重归我大汉。”王佐对范翠娥耳语几句,见范翠娥同意,心中自然十分高兴,又做了一番准备,这才决定展开行动。

    这一天天色很好,阳光普照,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王佐再次来到了陆文龙的营寨之中。

    “苦人儿来了?这可真是太好了,嘿嘿,今天你可要跟我讲一个好听点的故事。”

    陆文龙见到王佐,心中大喜,连忙命人给他看座,然后笑呵呵的说道。

    王佐含笑说道:“今日小人把压箱底的本事拿出来,给公子讲一个非常好听的故事,然而这个故事只能讲给公子一个人听,等到日后公子再讲给他们听,让他们开开眼,这该有多好?”

    陆文龙这时候毕竟是孩子,正是少年心性,最喜欢玩的时候,一听王佐给了他一个非常棒的建议,立刻同意下来,摆了摆手,让座全部退下,并对这些人吩咐道,没有他的允许,不准任何人进来。

    等到左右随从全都离开之后,陆文龙这才笑着说道:“不知道苦人儿给我讲一个怎样的故事?竟然如此兴师动众?”

    却见王佐脸上的笑容敛去,从怀中徐徐掏出一卷画卷来,然后说道:“我所讲的故事在这幅画中,公子打开一看便知。

    陆文龙闻言很是疑惑,然而却也依言打开了画卷,一边看一边说道:“你这幅画上画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倒在地上,看起来是死了,旁边还有一个小孩子,这两个人难道是夫妻?他们为何要死?”

    只见王佐说道:“公子且听我详细说来。图上那个所在,乃是辽东郡无虑县,死去的这个男子是个汉人,官居大汉无虑知县,姓陆,名登,字子敬,吴郡吴县人,与汉大将军陆逊是同宗,这死的妇人姓谢,颖川人,而这个孩子名叫陆文龙,时年仅有四岁,当年贼人无故攻打无虑县,陆登夫妇率众抵抗,最终由于寡不敌众,城池被破,陆登为国尽节,自杀身亡,谢氏夫人为免被贼人所辱,将孩子交给乳母,也自杀身亡,只可怜这个孩子,他父母双亡,后来又被人带到了北国,被杀父仇人认为义子,就连姓名也都改成了完颜兀河龙,堂堂汉人子孙,竟然成了女真胡虏!”

    “好啊,没想到你这厮竟然敢编排起我来了,难道你以为我手中之刀不快吗?”陆文龙听到这里也明白了,登时大怒,抽出腰间佩剑,抵在了王佐的咽喉上,厉声说道:“给我说,到底是谁派你来中伤我的?”

    王佐却是一点都不害怕,从容说道:“公子并非兀术亲子,此事恐怕你也知道吧?然则公子可知你的亲生父母是谁?公子出身于汉人,这一点即便是在女真人中,也有不少人知道,何必多言?至于你的生身父母是谁,你可问一问你的乳娘,看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这时候只见乳母范翠娥哭着跑进来,对陆文龙说道:“公子,我已听得多时,这位先生之言句句属实,陆知县与夫人当年死的好苦,我含羞忍辱十年,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将真相告诉你,让你不要认贼作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