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五章 尔等奸佞,死有余辜
    “列位请放心就是,我必定竭尽全力,玉成此事。”岳飞对着秦桧等人安慰了几句,同时立刻命人准备车马,护送这些人前往刘和大营,在临走之前,岳飞暗暗嘱托押送这些人的大将牛皋:“务必要将这些人看紧了,其他的倒也无所谓,然而绝不能让他们离开,天子亲自吩咐,这些人十分紧要。”

    牛皋一听这话,就知道事情有些蹊跷,这些人不是汉奸卖国贼,就是犯了什么大案要案,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他虽然心中诧异,然而却也不敢怀疑刘和与岳飞的决定,连忙答应下来。

    等到所有人都走后,王佐凑上前来,轻轻问道:“大帅,发生了何事?为何你刚才的神色有些不对?”

    只见岳飞将手中的任命状递过来,对着围拢过来的辛弃疾、陆文龙等人说道:“你们自己看看吧。”

    王佐他们接过一看,这哪里是什么任命状?分明只是一封书信,在书信之中,刘和严厉的责备了岳飞识人不明,竟然将大奸大恶之人举荐给朝廷,“若不是素知你一向忠贞,定当严惩不已,如今你也不要声张,且将这秦桧及其同党一起带至我营中来,一切自有我来处置,切记,这般奸党个个奸猾如狐,绝对不能打草惊蛇,且要派出得力干将,将他们全部带到我营中,绝对不能有任何差池。”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儿?”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全都惊愕不已,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岳飞摇了摇头说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陛下对我责备不已,就连我也都是心中惴惴,看起来应该是那秦桧和他身边的那几个人都是女真人派出来的细作,反倒被我们认作是好人,唉,真没想到一时不察,竟然铸下如此大错!”

    其他人闻言也都是心中悚然,他们自然不敢怀疑刘和的判断,所以在信中尽皆暗暗庆幸,幸亏事情到此为止,否则的话一旦发展到最后,就连他们都要担上干系。

    “也不知道这秦桧会受到什么处分?不过就算是死了也是活该,你自己找死也就算了,却为何要连累我们?”

    牛皋在接受了命令之后不敢怠慢,昼夜赶路,并且吩咐心腹亲兵,一定要好好看住这几个人,绝对不能让他们离开。

    好在这一路平安无事,牛皋和麾下将士昼夜辛苦,总算是顺利到达了刘和的大营中。

    “末将牛皋见过陛下。”

    “小民秦桧(万俟卨,汪伯彦,张邦昌)参见陛下。”

    在见到刘和之后,牛皋和秦桧等人先后向刘和行礼参拜。

    刘和对牛皋点了点头,淡淡笑着说道:“牛将军一路辛苦,没出什么意外吧?”

    “没出意外,陛下,人末将都给你带来了。”牛皋恭敬的说道。

    刘和满意的点了点头,让牛皋稍事休息,随后对着秦桧等人说道:“尔等三人,虽然才能出众,然而心中存着害人之心,更与女真人暗中勾结,妄图陷害忠良,莫非真的以为朕不知道吗?似尔等这种奸佞之徒,死有余辜!来人,与我推出去,斩首示众!”

    “啊?陛下,我们身犯何罪?你可有真凭实据?”

    “是啊,我们不服,陛下纵然不喜欢我们,却也不能以个人喜好而随意杀人,你这是暴君的行为!”

    “没错,如果陛下真要杀我们,还请找到真实证据,明正典刑,否则的话,纵然我们死了也不会瞑目,更不能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啊。”

    秦桧几人听说刘和竟然要将他们处死,全都面色发白,不过他们还是仗着自己的能言善辩,垂死挣扎,希望能够挽回自己的一条性命。

    这时候却见刘和嘿嘿冷笑道:“纵然没有证据,我也能杀的你们,不过为了能够让你们心腹,朕就把证据告诉你们,你,秦桧,虽然是我汉人,然而早已变节,投降给了女真四王子完颜宗弼,也就是金兀术,不仅如此,你还无耻的将自己的妻子王氏献给兀术,以解兀术深夜寂寞,直到现在你的妻子还被兀术带在身边,这一点你总不能说没有吧?”

    “这,这,哪有这事?分明是血口喷人……”秦桧一脸的愤怒,登时否决。

    却见刘和嘿嘿冷笑道:“我知道你是辽东郡的秀才,因为种种原因辞官不做,归隐山林,后来被赵氏受做门客,你作为他们的军师,曾经劝赵氏自立,然而赵氏力量比较弱小,又一直受到压制,自保都难,更何况是干那些造反之类的事情?所以没敢答应,你见自己的志向无法实现,心中很是郁郁,后来赵氏被掳至北国,你不得不追随,在这期间为了保命,卖力讨好兀术,做出了种种无耻的勾当,真以为我不知?最近兀术接连败在岳飞之下,为了能够除掉岳飞,兀术便派你做细作,要你混入我大汉核心,暗中用计害死岳飞,只要事成,他不仅对你封赏升官,还将你那被霸占了的妻子王氏归还给你,你为了感激兀术之恩,便不要脸面,答应了兀术的要求,嘿嘿,你还要我说细节吗?”

    “你,你怎么知道?”秦桧满脸冷汗,面色发白,下意识的问道。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真你为你自己做的事情就是天衣无缝,没人发现吗?我可告诉你,秦桧,东窗事发了,你的勾当都已经被曝光了,可怜你还被蒙在鼓了,如今我以如此证据想要杀你,你还有何话说?”

    “唉,自作孽,不可活呀。”秦桧摇头苦笑,面色灰白,不再说话。

    这是刘和又对着张邦昌说道:“后来女真入侵,赵氏率众抵抗,一开始还略有成效,然而后来赵氏听信张邦昌之言,撤走防御,被女真士兵乘虚入内,掳掠了赵氏的族长及门客、妻妾三千余人,导致赵氏亡族,后来张邦昌却取赵氏而代之,反而被人称作张员外,张邦昌,你作为奴才,不仅勾结外人暗害自家主上,反而霸占旧主财产僮仆,你说一说,自己该不该死?”

    “我……”张邦昌见证据确凿,自己欲辩不得,只能认罪。

    随后刘和又看向万俟卨和汪伯彦,二人也尽皆不语,他们知道刘和已经掌握了足够证据,只是跪地磕头,祈请刘和能够饶他们一条性命。

    然而刘和却不为所动,一声令下,四颗脑袋落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