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二章 小商河
    “竟,竟然拥有如此高的属性,都快赶上王彦章了,真不愧为岳家军第一枪!”听到高宠的属性之后,刘和心中无比惊喜和意外,心道:“我麾下再多一员勇将,看女真人还有什么依仗?这牛皋真不愧为福将,竟然能够为我招揽到这种人才。”

    心中高兴之余,刘和等着岳飞的举荐到来,仅仅三天后,举荐信被送来,刘和见岳飞为高宠请为果毅都尉(从六品上),刘和则是大笔一挥,写道:“将军高宠,勇力超凡,以一己之力大破女真,杀敌数百,枪挑铁滑车十余辆,忠勇可嘉,特拜为女真都督府折冲都尉(正五品下),授游骑将军(散官,正五品上)并令女真都督府都督、元帅岳飞及其麾下诸将,半月之内尽起三军,以雷霆之威攻灭女真完颜部,此外,高丽都督府都督、元帅薛仁贵及其麾下诸将起兵前往女真,牵制女真建州部,不许其支援完颜部;又令新罗都督府都督、元帅关羽及麾下诸将,尽起三军,驰援安东大都督赵云部,双方互为犄角,只需谨守牵制,不必进攻,待得朕回师之后方可全发起进攻!”

    消息传到岳飞营中,岳飞对此十分激动,将刘和的任命给高宠看了看,对他说道:“高贤弟,陛下对你如此重视,足见你的能力陛下十分欣赏,如今陛下明我们克期攻下女真完颜部,我欲以你为先锋,率领三千选锋军前往女真的‘东都’城下,在彼处扎好营寨,并且保住不失,为我军争取一个安稳的立身之地,不知高贤弟可否愿意去?”

    高宠闻言顿时感激不已,对岳飞施礼道:“既是元帅安排,末将自然尊令,请元帅放心就是,末将纵然是粉身碎骨,也绝对会完成元帅的交待。”

    这时候只见一旁的陆文龙上前说道:“元帅,末将自从来到军中之后,也是承平日久,寸功未立,也愿意为我军打个头阵,还请元帅玉成此事。”

    一旁的高宠闻言顿时一愣,随后说道:“元帅已经任命为兄做先锋了,贤弟你这个也只好放一放了,等到下次有了机会再说吧。”

    陆文龙却是冷笑道:“这怎么能成?机会难得,怎么样要把握住,高老哥,若论年纪,小弟不如你,可是若论武艺和兵法战策,小弟却未必不如你,这一次作战主要是守,高兄你只是擅长进攻,却未必能守,所以在这方面小弟认为,还是我比较合适?”

    高宠顿时哈哈大笑:“你怎知我不擅防守?我不仅进攻厉害,防守也同样厉害,须知有的时候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只要敌军敢入侵我营寨,我可在短时间内生擒其主将。”

    “你能擒敌主将,莫非我就不能?”陆文龙也顿时来了气,对着高宠大声叫道:“咱们两个也都别争了,还是比武决定胜负吧,谁胜了,谁就去,胜不了的,乖乖去后营当火头军吧。”

    “嘿嘿,比就比,那个还怕你不成?”高宠淡淡一笑,就要取兵器比武。

    却见一旁的岳飞大声喝道:“军中之事,莫非我这个做元帅的做不了主,却要你们做主不成?此时是我定下,任何人不得反对!你们两个皆是我军中大将,在关键时刻不说协力破敌,完成陛下所托,竟然在这里争论武艺高低,甚至还要见个输赢,实在愧为大将!”

    高宠和陆文龙闻言尽皆面红耳赤,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

    陆文龙更是恭敬的道歉道:“一切争执都是由末将而起,不干高将军的事,末将特此向元帅及高将军道歉,祈求你们的宽恕。”

    高宠也连忙谦逊还礼,并且表示这里面也有他做的不对的地方。

    只见岳飞说道:“你们两个所争,无非是军功而已,如今我们要尽起大军,剿灭完颜女真部,这其中立功的机会多得是,没有必要争执,文龙,我这里也有一项任务要交给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知何事?单请元帅吩咐就是。”陆文龙一脸的果决,大声说道。

    “这里面却有一节为难之处”,岳飞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本帅得到消息,上一次高将军在我大汉境内遇到的那一股敌军其实是女真四王子完颜宗弼,也就是兀术所统率,这支军队虽然不如他之前组建的那一支铁浮屠和拐子马战力强大,然而却也是以昔日铁浮屠营内精兵为骨干,训练成了一支擅长山地作战的特殊军队,这支军队神出鬼没,对我军造成了极大干扰,为此我决定派你率领本部人马三千人,寻找兀术大军的位置,并且尽一切力量剿灭这支军队,彻底解除对我军的威胁,那兀术毕竟养了你十年,让你去对付他,实在是太勉强人,然而在我军中也只有你最熟悉女真人的作战方式和生活方式,若论能够找到他们,自然是非你莫属…….”

    “请元帅放心就是,兀术虽然于末将有恩,却也更有仇,他逼死了我的父母,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上一次在女真营内没有取他性命,已经是偿还了他的十年养育之恩,今后末将与他再无瓜葛,彼此之间是敌非友,战场相见之时,末将绝不敢手下容情,末将愿立军令状,誓要斩杀老贼于马下,若有差池,愿奉上项上人头!”

    陆文龙听了岳飞之言,急得都快跳起来了,大声嚷嚷着要立军令状,岳飞见陆文龙如此坚决,便依他所言,让他立下军令状,随后领取了岳飞的军令,这才告辞离去。

    “且慢,陆将军,你虽然了解女真人的生活和作战方式,然而毕竟没有见过兀术新成立的这支大军,想要寻找也都无迹可寻,更何况你在女真营内威名赫赫,一旦听说你出任军中诸将,估计那兀术一定会闻风而逃,毕竟不利于你的行动,故此朕决定以牛皋为名义上的大军统帅,以便掩人耳目,至于具体的军事行动,剑印的掌管都是由你负责,所立功勋也是以你为主,不知你意下如何?”

    在临走之际,岳飞将陆文龙叫住,对他如此说了一番。

    陆文龙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他知道这并非是岳飞有其他的意见,而是一切都从大局出发。

    在离开岳飞的大帐之后,陆文龙立刻调集兵马,他将所有人集结在一起,大声说道:“诸位将士们,我可是在元帅面前立下了军令状了,这一趟军事行军咱们许胜不许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完成岳帅的交待,由于是追歼敌兵,这一路上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故,或者是遇到险恶的环境,或者是遭受敌军的偷袭埋伏,可以说是危机四伏,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谁要是觉得自己受不了,现在就可以退出,而如果在以后大军展开行动之后再退出,那就是临阵潜逃之罪,到了那时不要说是我,就连岳元帅都保不住你们!”

    却见将士们根本没有一丝动作,甚至还有好几个为了担心会产生误会,竟然悄悄的向后退几步。

    陆文龙见没有人选择离开,心中也是极为高兴,来到他们面前,大声说道:“既然没有人选择退出,那就意味着以后大伙要戮力齐心,共度难关,对此我陆文龙十分高兴,这么多的人都选择支持于我,首先要对大家表示衷心感谢,从此之后咱们就是生死相依的兄弟们了,有苦一起吃,有福一起享,有功劳一起立,但是也意味着有危险大家一起扛,意味着所有人都必须有大局意识,服从意识,必须坚决服从本将的命令,丝毫不得违拗,若是不然,军法面前我可不认什么兄弟之情。”

    “请将军放心,我等必定坚决服从,若有半点违逆,情愿接受军法处置!”将士们见陆文龙都把话说到这里了,自然不敢怠慢,连忙神色严肃地说道。

    “既如此,我便宣布我的第一条命令,全军将士须以牛皋将军为尊,打出牛将军的旗号,见了牛将军以见主将之礼相见,牛将军的话就是本将的话,任何人不得违逆,否则就是违逆我的军令,视同违背军法!”

    “什么?这,怎么会这样?”将士们听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陆文龙的话,尽皆心中腹诽,甚至有的都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

    这时却见陆文龙瞪大眼睛,大声喝道:“怎么?竟然连我的第一道军令都不听从吗?”

    将士们见状,虽然觉得十分诧异,却也只能听从,于是一起齐刷刷的向牛皋行礼,置慌得牛皋连连还礼不迭。

    与此同时牛皋的心中也十分意外和感动,他本来只是一个遮人耳目的傀儡,却不料竟然从这里获得了如此礼遇,心中惊喜意外之外,又暗暗感慨这个陆文龙年纪虽小,手段却如此不凡,在这样的将领领导下,如果己方再不获胜的话,那就实在没有天理了。

    在这之后,陆文龙在众目睽睽之下以部将对主将之礼拜见牛皋,并且向他请示随后的大军行止。

    牛皋经过一番思索之后,建议将汉军将士分成数十股,化装之后四处查访女真人的踪迹,只有在确定他们所在的位置之后方才能够制定下一步的军事行动。

    对此陆文龙完全赞成,他立刻按照牛皋的建议,将麾下将士分成五十股,四处查探消息,以一日为期,每一天日落之前所有的将士必须返回营寨,否则就是违背军令。

    陆文龙之所以如此安排,自然是怕将士们太过分散,反而被敌军各个击破,所以才想到了这样一个办法。..

    本来陆文龙认为这种方式无异于大海捞针,即便是能够完成任务,也最少需要寻找个三两天,然而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在当天日落之前,将士们回归的时候就给他带来了一则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在附近三十里外的一座叫做卧龙山的地方,平时总是静悄悄的,可是现在每当天明之后,就会隐隐有喊杀声传来,那些喊杀声虽然极度压抑,然而有心人确实能够联想到这一点。”

    于是陆文龙派了十余名精干探子,让他们前去卧龙山打探准确的消息。

    仅仅过了半天的时辰,就见探子前来汇报,在卧龙山确实是隐藏着一支兵马,这支兵马行踪诡秘,神出鬼没,令人无法猜透,应该就是兀术所带领的那支队伍……

    “既然已经如此确定,那就意味着住在卧龙山的十有**就是兀术的人马,事不宜迟,咱们立刻展开行动,务必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这支队伍,完成陛下的托付。”

    陆文龙得知消息之后大为喜悦,立刻做出了决定。

    然而却听得其中一名探子说道:“启禀将军,小人昨日化装成花子前去卧龙山乞讨,曾经进入到一所宅院之中,在不经意的时候提到山内的这支队伍,听那老者说道,这时候兀术派人去征讨附近的一支汉人义军去了,根本就不在山内,咱们去了根本没有什么用,反而会打草惊蛇……”

    “嗯?竟有此事?你为何不早说?”陆文龙得知消息后顿时有些不悦,对那探子严肃的说道。

    却见那探子苦笑一声道:“方才小人正想说呢,将军你一时高兴,打断了小人的话,而且从那之后再也没有给小人说话的机会,小人直到方才志才得到说话的机会……”

    “竟是如此?哈哈,这一切都是我太过急躁,竟然没有耐下心来听你把话说完,结果险些漏掉了这么重要的消息,实在是对这位兄弟不住,对了,我且问你一句,你可知道那金兀术率领着他麾下将士到哪里去征讨义军了?咱们这一次要倾尽全力,从背后偷袭他的大军,并且帮助义军渡过难关。”陆文龙的脸上笑容敛去,正色说道:“既然是他们要攻打大汉的义军,那这支义军肯定是咱们汉人的队伍,咱们作为大汉的王师,怎能不援助自己人?”

    那名将士闻言,连忙开口说道:“小人听说,他们要征讨的是一个姓杨的首领,地点是在什么河畔,哦,对了,是小商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