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六章 我们是来救你的
    “什么?”看到陆文龙如此英勇,就连金兀术都忍不住震惊不已,他虽然知道陆文龙武艺高强,却没想到竟然这样强,自己麾下第一勇将竟然都不是其一合之敌,这种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而随着金古都的战死,女真营内的士气顿时骤然下降,将士们尽皆感到惊惧,信心动摇,甚至还有一些人对金兀术暗中腹诽。

    这些人虽然忠于兀术,然而却并非是无条件的效忠,最起码在当年兀术收养汉人儿童之事就很不理解,后来那个被他收养的汉人儿童先是叛离,后来又现身杀了女真大将,这更加坚定了他们的不理解,甚至是一丝的怨言。

    甚至在这其中就有一些对此强烈不满的将士在小声的议论。

    “当年就有人说过,不该收养汉人,可是四王子却偏偏不听,结果现在如何?那小子先是害的四王子丢了副帅之位,现在又杀了金古都将军,这实在是养虎遗患啊。”

    “没错,简直就是养虎遗患,而且还是一只专门吃咱们自己人的虎。”

    “真不知道四王子当初是怎么想的?”

    “唉,一辈子英明,却被这个小子毁了一生,何其不幸?”

    ……

    将士们的议论或多或少的传进了兀术的耳中,其实就算听不到,他也能听到这些人在议论什么,现在的他也是无比悔恨,当初为何竟然选择收养这个小子,而且还对他拼命回护,难道仅仅是因为对不住那一对死难的夫妻而良心受到谴责?

    现在的他也只能用鬼使神差这四个字来搪塞解释,心中无比苦涩。

    不过即便再怎么苦涩,自己酿成的苦果也必须自己吞下去,兀术在不远处看着陆文龙,缓缓说道:“如果你真想动手杀我的话,那就动手吧,我虽养了你十年,却也并没有给你什么好东西,今日索性奉上我的首级,为你在功劳簿上多加一笔,嘿嘿,自己酿出的苦果自己吃,是我把你养大的,一切罪责都在我,今日索性用我这一条命来偿还这笔债!”..

    “四王子,不要,对方乃是白眼狼,你去了只能白白送死。”

    这时候有兀术麾下的将士看到这一幕,知道这是兀术想要以死恕罪,连忙含泪苦劝道。

    然而却见金兀术大声喝道:“都闭嘴,听我说,今日乃是我自愿将自己的首级献给文龙,任何人都不得找他寻仇,若有违背,便是不听我将领,便是以后死了,都没脸再见我!”

    其实这当然是因为金兀术知道他麾下那些人根本就不是陆文龙的对手,死了也是白死,为了能够给女真人留下一些人才,他故意以军令的方式命令麾下那些将士不要轻举妄动,以免白白送死。

    金兀术说完之后,缓缓纵马来到陆文龙面前,轻轻说道:“你还在犹豫什么?大好军功就在面前,动手吧!”

    然而他越是这么说,陆文龙就越无法下手,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虽是大汉名将,可是说到底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在感情上还很稚嫩,如果金兀术对他破口大骂,出言侮辱等等,他自然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下手,可是现在金兀术拉了这样一手,反倒让他无法下手了。

    陆文龙突然想起来当他还小的时候,金兀术对自己的回护和照顾,可以说如果没有兀术当年的照顾,哪里会有今日的陆文龙?

    于是陆文龙顿时感到心中愧疚,无论于情于理,自己都难以下手杀这金兀术,可是如果就这样放他离去,心中又实在不甘,一时间产生了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候却见身后一员将领说道:“金兀术。真没想到你竟然也懂得利用感情来企命,你明明知道我陆兄弟为人率真重感情,还这样说,无非是想要以此保住一命,然而君子不可欺之以方,你以为你这点算计我们就看不出来?少说废话,今日要么你死,要么我们死,咱们之间没有任何瓜葛。”

    与此同时,那将又对陆文龙轻轻说道:“陆兄弟,不要上了金兀术的恶当!更何况杨将军还在河中,我们必须尽快突破女真人的防线,营救杨将军,否则的话,恐怕杨将军性命难保。”

    陆文龙听了这一番话,顿时如梦初醒,连连点头说道:“牛将军说得对,这都是那狗贼的奸计,我是不会上当的。”

    随即陆文龙大声说道:“当初决定返回汉人营寨的那一晚,我本来准备先杀了你这个杀父仇人的,然而念及你多年来的好处,这才悄悄溜走,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也算是饶了你一条性命,你养了我十年,我饶过你一命,咱们之前早已经扯直,所以今日相见,本就是为国征战,各为其主的,没有什么昔日情分,金兀术,你不必花言巧语,受死吧!”说完之后,陆文龙手中长枪直接刺向金兀术。

    金兀术没想到陆文龙竟然猛然发起主动进攻,心中顿时吓了一跳,连忙挥舞着手中螭尾凤头金阙斧招架。

    陆文龙虽然口中说不留情,然而却也少用了几分力气,仅仅达到六七成而已,然而即便如此兀术依旧受不了这一击,顿时感到手臂发麻。连手上的这柄螭头凤尾金雀斧都差点给抛飞了。

    金兀术知道自己不是敌手,再顽抗下去也是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这时候的金兀术根本不敢迟疑,连忙纵马狂逃。

    陆文龙见金兀术逃走,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其实宁愿受军令状也都不愿让金兀术死去。

    “哼,今日且先饶过你,如果下次遇上,定要取你性命!”陆文龙冷哼一声,不再理会逃走的金兀术,而是单独骑马来到小河边,对着尚自在河中挣扎的杨再兴大声说道:“这一位可是杨再兴将军,我乃大汉女真都督府都督、元帅岳飞将军部将陆文龙,奉命进击逆贼,却不料突然得到金兀术要率军进攻将军的消息,幸好来得及时,将军你性命能够保全,否则的话岂不是我们的罪过?”

    于是陆文龙下令道:“速速救人,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务必救出杨将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