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七章 最后一次
    杨再兴这一次可谓是经历了九死一生,原本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因为河内淤泥的下沉速度非常快,只是转瞬之间马腿就已经完全陷入,可是随后他就惊喜的发现,当淤泥到达他的腰部之后竟然不再下沉,这也就意味着淤泥其实也就这么深。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杨再兴今日仍然难逃一死,因为即便女真人不放箭,他也会因为饥渴而死在这里,毕竟淤泥都已经达到了腰部,他根本无法挣脱出去,如果没有食物和水的话,最终也只能死去,更何况金兀术已经开始下令放箭了,这让他刚刚升起的希望再度破灭。..

    然而就在这时,他却发现女真人竟然突然阵型大乱,心中再度升起希望;“莫非是官兵来了?可是实情哪有那么凑巧?看来应该是我麾下的那帮兄弟门到来了,可是这些人如何使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女真骑兵的对手?恐怕这一次全都会死在这里,我死也就罢了,何必再搭上他们的性命?”

    于是杨再兴拼命地挣扎,想要挣脱出来,劝他麾下那些将士逃回去,可是没想到这一挣扎,自己竟然再度往下陷入半尺,淤泥都已经到了肋骨了,于是他不敢挣扎,同时又想到那些部将们平时与他的感情,如果知道他被困在这里,估计就算拼了命也要赶过来,那样的话,自己的喊叫反而害了他们,索性不如不出口,他们在见势不妙之后自然就会退去。

    然而紧接下来,他却发现女真人竟然全线溃败,他知道自己麾下那些将士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于是断定,这一次来的一定不是自己麾下的兄弟,而能够对女真人造成如此大的冲击的,一定是大汉的官兵。

    “真没想到大汉的官兵竟然真的来了,而且还是在这时候来了。”杨再兴激动不已,通过这几年与女真人的斗争,他深深地发现仅靠个人的勇武根本无法对抗数万人的大军,只能被逼的四处逃命,所以他的内心极度渴望大汉的官兵能够早点到来,他愿竭尽全力予以相助。

    现在在自己危难之际,大汉的官兵到来,实在是给了他极大的鼓舞。

    “也不知道汉军的兄弟们是不知知道我?愿不愿意救我一命?不过那又怎样?嘿嘿,只要女真人败亡,我哪怕是死了也都心甘情愿!”

    尽管这样想,杨再兴却也期盼着自己能够活下去,所以心中隐隐还是有这样的希望的,好在他的汉军兄弟们并没有让他失望,很快就来到面前,各施手段,最终成功的把他从淤泥中拉了出来。

    “多谢诸位救命之恩,此恩此德我杨再兴粉身碎骨,难以为报。”得救之后,杨再兴对着陆文龙恭敬行礼,感谢其救命之恩,并不因为陆文龙年纪小而有丝毫小觑。

    陆文龙笑着将杨再兴扶起,夸赞他的勇力:“撒八孛堇这厮武艺高强,号称女真军中万人难敌的猛将,竟然被将军一枪刺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可见将军勇力天下罕有,陛下和岳元帅最喜欢这样的勇将,将军如果愿意加入朝廷,将来必受重用。”

    杨再兴闻言顿时眼前一亮,激动地说道:“如果能有机会加入大汉的军队,与朝廷官军一起杀敌,那是小将万分渴求之事,还望将军能够帮忙引介,将军再造之恩,小将没齿不忘。”

    “杨兄说的是哪里话?同样是为国效力,小弟焉敢推辞?”陆文龙哈哈一笑,叩问杨再兴的情况,这才知道原来杨再兴出身于雁门杨氏,顿时肃然起敬。

    “杨兄你不知道,雁门杨氏是我大汉最新崛起的一个大家族,这个家族拥有最多的就是武将,这个家族现在的族长名叫杨业,人称金刀杨令公,膝下有七个儿子,人称七郎八虎,个个英雄了得,除此之外,杨令公第六子生有一子,名叫文广,他自身就是一名当世勇将,可是他的妻子穆桂英现在可是北方对抗契丹的一名副元帅,地位仅在杨老令公之下,除此之外,老杨家还有一对父子,这就是高思继和高行周父子,这两个原本是沙陀首领刘暠的部将,被我大汉天子生擒,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投降,这让陛下都感到遗憾。”

    “杨业祖父?思继伯父?文广兄长?行周大哥?”听了陆文龙之言,杨再兴忍不住惊讶的说道:“真没想到他们都已经成了大汉名将,而我现在却一直籍籍无名,不瞒陆将军,他们原本都与我是同宗,我们族内流传着一套枪法,无论长幼尽皆习练,只不过祖上有规定,不准将武艺展示给外人,所以我们族群近百年来从未有人在朝中担任过军职,如今形势变了,想来是族长杨老令公看开了,或者是形式所迫,打破了族规,允许族人出仕,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对了,对于思继伯父和行周大哥,小将还是很熟悉的,如果有机会的话,莫如让小将劝劝他们,或许能够归顺我大汉。”

    “哦?这可真是太好了,陛下如果听到一定会很高兴的。”陆文龙闻言大喜,对杨再兴说道:“我一定会将此事详细上报给岳元帅,再请岳元帅上报陛下,希望能够为我大汉再添两员勇将。”

    陆文龙与杨再兴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话,最后杨再兴开口问道:“陆将军,那金兀术跑哪里去了?之前差点将小将给逼死,实在是耻辱,小将如今得救,真想着杀过去,以雪昔日战败之耻。”

    陆文龙顿时尴尬的说道:“这时候估计金兀术早已经跑远了,不过相信经此一役,他再也不敢轻易进犯,以你我之力,将来打败他不过是迟早之事,也不急于这一时。”

    陆文龙之所以与杨再兴东拉西扯,目的也正是为了拖延时间,为金兀术逃走创造机会,虽然彼此是仇敌,可是毕竟兀术养了他十年,实在是下不去手。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经过这一次之后,我再也不欠你什么了,以后战场相见,休怪我无情。”陆文龙紧握双拳,暗暗咬牙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