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八章 来唱个曲儿
    在汉军的冲杀之下,金兀术丧魂落魄一般,仓惶逃走,他的精锐大军被汉军这一阵冲杀,也都逃散到各处,更兼麾下的大将尽皆战死,士气低落,无人组织有效的抵抗,所以当他逃到十里之外的时候,麾下数千大军现在竟然只剩下了百余人在身边。

    “可恶,本来这一战有十足的把握杀掉杨再兴,却没想到汉军官兵竟突然到来,不仅没能杀了杨再兴,我辛辛苦打造的这支队伍竟然就这样被击溃了。”金兀术咬牙切齿痛骂不已。

    这时候却见军师哈迷蚩说道:“这都怪那个陆文龙,如果不是他破坏我们的好事,这一战早已经立下大功,如今我们损失这么大,回去如何向大王交代?亏得大王养育了他十年,曾经对他那么回护,他竟然如此对待,实在是不知好歹,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就该让那小崽子自生自灭。”

    金兀术闻言也是叹息不已,摇头说道:“都怪我当时鬼迷心窍,竟然收养了这小子,果真就是养虎遗患!”

    “好在我们逃了出来,将士们虽然溃散了,可是却还能够收拢到一起,只不过原本的作战策略就要改变了,现在汉军已经加强戒备,在他们的境内发展实在有些困难了。”哈迷蚩摇了摇头,对着金兀术说道。

    金兀术张了张口,刚想说什么,却突然见后面传来呐喊之声,原来竟然是一队五六百人的汉人队伍,为首一人竟然是岳飞麾下的大将牛皋。

    原来牛皋素来知道陆文龙重感情,恐怕不忍心对金兀术下手,不立功是小,可是违背了军令状那可是要被杀头的,所以他提前就召集了自己的旧部五百余人召集在一起,埋伏在金兀术后退的必经之路上,准备伏击牛皋。

    然而当看到金兀术当真率军撤退的事后,牛皋却又没了正面作战的勇气,于是他下令让将士们放牛皋离开,然后率军从女真将士的背后掩杀,这样的话可以以最小的损失获取最大的收获,当然,对于一些作战能力比较强的队伍来说,一般是不屑于用这种手段的。

    “牛皋?像你这样的货色竟然也敢在我面前前猖狂?如果是在平时,我一斧就能劈了你!”

    金兀术满脸的愤怒和憋屈,他本来就已经够落魄的了,却没想到竟然来了一个牛皋这样的货色,像这种货色平常哪里会被他放在眼中?可是现在却遭到了他的追杀,这简直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然而尽管无奈,却也没有办法,现在他只能扭头逃走,实在是实力差距太过悬殊,而牛皋这厮狡猾多端,并不冲在最前面跟自己单挑。

    本来金兀术想着对方追上一段时间对方就会放弃,却没想到这个牛皋竟然紧追不放,而且在追赶的途中己方将士竟然被牛皋营内军士杀死了二十余人,这更加气的他牙痒痒,然而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金兀术率军没命一般的狂奔,最后竟然来到了一片水港之中,这片水港范围广大,四处都是芦苇,在这里还有几名船家悠闲的打盹儿。

    “要想摆脱汉军的追杀,目前也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躲进水港之中,这里岔路极多,而且都是水域,汉军没船的话,根本就出不去。”

    金兀术在打定主意之后,就纵马向那些船家赶去,对着他们大声说道:“我们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乃是大汉的军队,被一波金军追杀,现在走投无路,还请众位乡亲仗义相助,将我们带进这片水域之中躲避起来,只要能够摆脱追杀,我们禀报岳元帅,一定重重酬谢诸位乡亲。”

    这些船家一听他们是汉人的军队,顿时变得慷慨客气起来,将他们让到船上,为他们提供饮食,然后将他们带进了水港之中。

    牛皋很快就率众追了过来,可是当他看到女真人竟然跑进了水港之中,顿时急得直跳脚,可是却也没有办法,他们手中没有船,就算有船也不懂得使用,所以无奈之下,牛皋只能派人寻找出口,然后决定在出口处等待着女真人。

    而金兀术他们在躲进水港、终于摆脱汉军追杀之后,在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原形毕露,开始对百姓们不客气起来,甚至更有一部分军士干起了巧取豪夺的勾当。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看你们绝非是汉人军队,因为我们可是听说过,岳元帅麾下的将士军纪严明,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我看你们的作风,倒好像是女真人。”

    一位二十余岁的青年男子对女真人的这些作为感到不满,于是向着兀术质问道。

    兀术看了那青年几眼,见这青年浓眉大眼,长相也算是不错,而最令人诧异的是,这人竟然仅凭气质就能看出来他是领头者,更能断定己方这些人不是汉人,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不过金兀术却并没有放在眼中,毕竟这里一个才十几条船,船上的所有人手都加起来也不过二三十人,而且其中还有七八个女子,实力差距明显,根本就不能对他们怎样。

    金兀术见对方发问,也没打算隐瞒,对着那青年大声说道:“到了现在我也不瞒你们这些愚蠢的小民了,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正是女真的军队,我乃女真完颜部四王子完颜宗弼是也,今日得你们相救,总算是摆脱了汉人官兵的追杀,我对你们感激不尽,所以并不打算杀你们,但是这个前提却是,你们必须听话,识相,现在我们都饿了,乏了,你去为我们准备食物,同时让你们船上的那些船娘们为我们捶腿唱曲儿解乏。”

    这时候听得船内有一道清丽的声音传来:“夫君,外面是些什么人?怎的如此吵闹?”

    只见那青年男子哼了一声道:“这些客人可不是什么善人,而是女真人,他们伪装成汉人的军队,骗取了我们的帮助,避过了朝廷军队的追杀,现在却要在我们船上撒泼耍横,不仅要我们给他们准备食物,还要你们几个女子为他们捶腿唱曲儿解乏。”

    “原来是这样,既然客人要听曲儿,那奴家就先给他们唱一个呗,只不过奴家唱的不好,还请客人见谅。”

    “没关系没关系,光听你这声音就知道是个美人,你唱的曲儿一定好听,咱们四王子如果高兴了,肯定会赏你一笔富贵,这可比跟着这个贱民强多了。”哈迷蚩听到那声音顿时魂儿都丢了,一脸奸笑的说道。

    “那好,先生稍等,等奴家准备准备,这就为你们唱曲儿。”

    里面那道声音说完之后就没有了声息,然而片刻之后,就听得船上突然传来了隆隆的战鼓之声,在战鼓声中,拿到清丽的声音冷冷说道:“四王子先生,这曲儿可唱的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