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一章 气死兀术
    “牛皋?怎么又是你?”金兀术一听说是牛皋到来,顿时气得差点吐血,自己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逃出那片可恶的水域,却没想到刚刚踏上土地,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就被这个牛皋给堵上了,这可实在是倒霉透顶。

    金兀术哪里知道?牛皋现在也正迷惑着呢,他当初走出这片水域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又绕了回来,迷迷糊糊之间看到不远处竟然有人弃舟上岸,他本来想着前去问个路,可是却猛然看到为首之人竟然是自己苦苦寻找的金兀术!

    金兀术现在才真的是进退无路,他可以使用钱财买通李成,从李成的防区悄无声息的穿过来,但是却绝不可能再安然无恙的原样返回去,而且他也不可能会去,因为那样意味着他只有死路一条,可是现在在他的正面又遭遇了牛皋的汉军,想要冲过去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现在他的身边只有十几个人,而牛皋麾下却是有数百人,这完全不成比例,更何况对方还占据着地利,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他再怎么英勇,也根本无法冲出去。..

    牛皋听了兀术的话,却是洋洋得意,大声笑道:“你家牛爷就是你的克星,无论你躲到哪里,牛爷都能把你给找到。”

    “哼!就你这种废物,平时如何放在我的眼中?”金兀术满脸的不屑,然而却没有办法,到了现在,己方人困马乏,又随时都面临着汉人的两面夹击,为今之计也只有奋力突围了。

    所以金兀术奋起余勇,挥舞着手中的螭尾凤头金阙斧,向着牛皋那里杀过去。

    牛皋却是突然退后,同时下令早已乘机列阵完毕的麾下将士迎敌。

    牛皋的武艺虽然一般,可是麾下将士却也都是背嵬军的精锐,数百人列成整齐的阵势,仅仅气势就让人心生忌惮,更何况女真人现在是人困马乏,士气低落的时刻,再加上本来善于马上作战的他们在当初上船的时候因为空间有限只能抛弃战马,导致现在只能步战,根本无法发挥优势,就连金兀术自身,一身的武艺现在只剩下了五六成,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战胜十几倍于己的精锐背嵬军,简直就是白日做梦,甚至就算白日做梦都想象不到。

    女真士兵几乎没有经历什么挣扎,就几近全军覆没,兀术麾下的亲兵大将金常更是跪地求饶,并且声称自己原本是汉人,是被逼无奈才投靠了女真人,不过他的心中一直向着大汉。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牛皋的金装锏,只听得扑哧一声,牛皋的金装锏砸在他的头顶上,砸的他脑裂迸裂,死于非命。

    “杀得好!”对于金常的死,金兀术不仅没有感到悲痛,反而是拍手称快,大声笑道:“似这等卖国求荣之辈,连自己出身的族群都敢背叛,实在是死有余辜,牛将军,虽然我很看不起你,可是今天你做的事情却让我对你竖大拇指!”

    牛皋的脸色却很不好看,悻悻的说道:“真没想到刚才这一番动作竟然让你如此高兴,只不过比恐怕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之所以要杀这厮,并不是说是因为他背叛你的族群,而是因为像他这等出身于蛮荒族群之人竟然向我投降!难道他不知道我大汉的规矩?凡是这等蛮荒族群之人,根本就没资格向我大汉投降,最多也只是做我们的奴隶,可是他却如此自大,竟敢提出向我们投降,你且说说,牛爷不杀他杀谁?”

    “阿噗”听到牛皋这样的话,金兀术实在忍受不住喷了一口鲜血,心道这厮的嘴实在是太欠了,竟然说出这种话,直接侮辱自己的族群,刚刚还在为他拍手叫好,现在却气得吐了一口鲜血。

    随后牛皋使了个眼色,只见身边十几名亲兵将士一拥而上,将因为气愤而有些失神的兀术扑倒在地,然后上了绑绳。

    “嘿嘿,这就是大金的四王子完颜宗弼吗?我听说你父亲完颜旻那厮称你是大金的天纵之才,不过你这样的天纵之才也只配成为我的阶下囚而已,你纵然再厉害,又焉能比得过我大汉的精兵强将?不要说是其他人,就连我这个无名之辈,你都远远不是对手,还有何话说?”

    牛皋几乎指着金兀术的鼻尖,嘿嘿冷笑着说道。

    兀术听了这话,心中更加愤怒,他也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于是不管不顾,大声说道:“若说他人,或许我不是对手,可是若说你牛将军,即便是我只有一只手,也足以把你打败!”

    “哦?这是真的?”牛皋一听这话,顿时夸张地说道:“我还真是差一点错过了一位顶尖武将,既然这样,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在一只手的情况下打败我,我就做主放了你。”

    “这是真的?”兀术本来已经绝望,现在听到这话,顿时感到充满希望,他压抑住心中的狂喜,正色问道。

    “自然是真的。”牛皋淡淡一笑,对着兀术说道,随即吩咐身边的士兵,为兀术解开一条手臂。

    “现在你正好有一条手臂可以活动,不要说我欺负你,这是你自己说的,只用一条手臂就可以战胜我,现在我让你看看我大汉男儿是怎样战胜你这个女真胡虏的。”牛皋看着腿上还带着绑绳,勉强站立在地上、还有些摇摇欲坠的金兀术说道。

    “你,你就这样跟我比武?”金兀术一脸的愕然,对牛皋说道:“难道你不该把我放了,让我自缚一条手臂,然后咱们在在马上各执兵刃,比个高下吗?”

    “哈哈,你想多了吧?把你放了?还给你一匹战马?万一你一看不是对手,骑马逃走了怎么办?对于你们这些狡猾的异族,我可不能如此实诚,你就说说,比试将要正式开始,你准备好了没有?我见你原来是客,定会给足你面子,让你准备好之后再动手。”牛皋一脸的大义凛然,正色说道。

    兀术听了这话,气得又差一点吐出鲜血来,明明是怕打不过自己,却变糟了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更有甚者,说让自己准备好了再动手,还准备个屁呀,现在他都被绑绳绑得快麻木了,如果再等下去的话,估计自己直接就倒在这里了,哪里还用得着动手?

    无奈之下,金兀术只好忍气吞声,说自己准备好了,然而下一刻,牛皋就闪电般的欺近,直接将他撞倒在地,然后压在他的身上。

    “哈哈,我赢了,一个回合打败大金四王子完颜宗弼,相信后世史书中一定会记明此事,揭穿兀术乃大金名将的谎言吧?”

    “噗...”听到这里,兀术再也忍受不住,狂喷了一大口鲜血,竟然因此而气绝身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