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七章 汉军震动
    ,精彩无弹窗免费!

    金弹子自恃勇力,在第二天一早只带着十几名亲兵出了城,来到汉军营寨前,指名道姓的要岳飞出来作战。

    这时却见牛皋上前,对岳飞说道:“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无知小儿,竟敢向元帅挑战,待末将打发了他,也好为攻城清除障碍。”

    岳飞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你去吧,不过女真人中也有武艺高强者,这小将既然敢来挑战,想来也有两下子,你这一去务必要小心。”

    “多谢元帅,末将理会的。”牛皋听了岳飞之言,心中顿时一暖,岳飞对自己实在是够意思,打仗不说你要失败了就怎么怎么,却要让他小心。

    “女真营中还能有什么能人?这一回定然是让牛爷露脸。”牛皋虽然对岳飞之言很是感动,然而却并不相信对方还有什么高手,所以这一回纯粹是抱着捡军功的目的去的。

    “呔,对面小将,你是何人?竟敢挑衅我家岳元帅?”牛皋率军出营,对着金弹子大声喝道。

    “我乃大金国已故左将军完颜宗翰之子金弹子,你不是岳飞?速速回去,这一回我专门来挑战岳飞的,昔日他杀我父,今日定要与他来个了断,以报杀父之仇!”

    “嘿嘿,一个娃娃,毛都没有长齐,竟然敢与我家元帅挑战?就连你爹都不是我家元帅对手,更何况是你这个娃娃?本将良言相劝,你还是速速回去吧,这样还能保住一条小命,否则的话,今日就是你父子团聚之期。”

    牛皋本来想杀敌立功,可是一看竟然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毛孩子,看样子比陆文龙一般年纪,然而却比陆文龙矮了半头,身体也很瘦弱,顿时没有了兴趣,开口劝说道。

    然而金弹子闻言却是大怒,对着牛皋说道:“好几个黑大个,竟然如此出言不逊,且吃小爷一锤,让你看看我是不是岳飞小儿的对手?”

    说完之后,金弹子立刻纵马上前,手中一对乌黑的大锤就向着牛皋的头上砸了过去。

    牛皋见状也不着恼,笑吟吟的举着金装锏就迎上去,口中还在取笑着金弹子:“你以为弄一堆那么大的木头锤出来,就能吓着牛爷啦?小孩子不识抬举,简直就是不见棺材不落…...啊…...”

    牛皋一句话还没说完,顿时感到不对,因为金弹子那对大锤就如泰山压顶一般的砸了过来,牛皋感到自己就像是山崩前的一只小兔子,根本就无法躲避,也无从躲避。

    好在生死危机面前,牛皋急中生智,保住脑袋,将腰使劲一扭,硬生生的从马上跳了下来,然后不顾其他,撒腿就向本阵跑去。

    刚跑了没有两步,就听得身后穿来一生战马的哀鸣之声,他顿时知道,肯定自己的战马硬生生受了一锤,其结果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战马被砸成了肉泥。

    “你这黑大个不是挺厉害的吗?只可惜你的手上功夫比嘴上功夫差远了,也罢,今日便饶你一命,赶紧回去告诉岳飞,让他亲自过来领死,不要找那些没用的废物。”

    金弹子初战得胜,心中十分欢喜,并没有追杀牛皋。

    这时候只见不远处一人大声喊道:“牛兄莫慌,我来助你退敌。”

    牛皋一听声音,便知是小将张宪,顿时大喜道:“好好,有张兄弟在,定会让那小贼授首。”

    张宪让过牛皋,来到战场上,大声喝道:“小贼休得逞强,阆中张宪来也!”

    “张宪?不是岳飞?你下去,让岳飞上来,莫非他是个银样镴枪头,只派一些废物前来送死?”金弹子嘿嘿冷笑,话中充满了对岳飞的嘲讽。

    张宪却是闻言大怒,指着金弹子大声说道:“我家元帅何等人也?怎能与你这样的小鬼下场作战?没得丢了身份,你想与我家元帅作战,先赢了我再说。”

    “嘿嘿,先前有个人也是这样说的,不过却是被我打得屁滚尿流,你难道也想这样吗?”金弹子嘿嘿冷笑,对着张宪不屑地说道。

    “他是他,我是我,你没试过,怎知道我会被你打败?小贼,受死!”张宪策马挺枪,直接向着金弹子冲过去。

    金弹子冷笑一声,手中大锤横起,架住了张宪的这一击,只听得当的金铁交鸣声响过,金弹子面色一变,随后笑着说道:“有点意思。”

    “何止是有点意思?后面的更有意思,你可愿试试?”张宪感觉那个金弹子虽然武艺不错,可是跟自己相比还是有些差距的,自己完全有把握在五十合内将其击败,甚至斩杀。

    然而却见金弹子哈哈大笑道:“你也不过如此,我方才只是用了三成力气,难道真以为我的能力仅止于此吗?张宪小贼,你虽然比那个黑大个强了不少,可是也不够看,三十回合之内,我必胜你!”

    说完之后,金弹子用尽全力,将手中大锤直接向着张宪砸了过去。

    “呵呵,你以为你说我就信了?你张爷爷可不是吓大的。”张宪听了这话丝毫不以为意,见对方锤来,随意遮挡,然而没想到这一次金弹子无论是速度还是力气全都强了一大截,张宪又是随意遮挡,仅仅用了七八成的力气,怎能是其对手?

    “咦?这,这怎么可能?”在刚刚接触之后,张宪心中震惊,因为他已经发现,对方的力气比方才大了不止一倍,如果是在自己全力以赴的情况下,或许能够支撑个三五十合而不败,可是现在,仅仅一锤就让他受伤吐血,虎口开裂,手上也鲜血长流,就连手中长枪也都差点扔掉。

    无奈之下,张宪不敢再战,只好掉头逃走。

    “哼!你刚才的张狂劲儿哪里去了?”金弹子在后面狂追不舍,一边追还一边出言讽刺。

    张宪也是羞愧的满脸通红,之前自己在对战之前吹嘘的那样强大,结果竟然不是一合之敌,实在是够丢人的。

    然而毕竟这时候保命要紧,如果转过身来辩驳,更加会惹人耻笑;而且自己败了就是败了,哪里有什么可以分辨的?总不能说自己因为没有尽全力吧?更何况他即便是尽全力,估计也不是对方的对手,最多也只是多坚持上三五十回合而已。

    “什么?就连张宪将军也败了?”听闻张宪败阵的消息,汉军营内大受震动,就连岳飞都是一脸难以置信。

    无奈之下,岳飞命人取来沥泉神枪,他要亲自出战金弹子。

    “这一回胜负也是五五之数,我若败了,我军士气必受震动,届时尔等务必列好阵型,做好防御准备,以免金弹子乘胜冲吾军阵。”在临走之前,岳飞对这一战并无把握,只能吩咐帐下诸将做好应变的准备。

    这时却见帐下一人应声说道:“元帅不必如此,杀鸡焉用牛刀?只需末将出手,定能斩杀金弹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