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一章 枪挑银弹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金弹子死亡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中都城内,这瞬间就引起了慌乱,军心浮动的厉害,就连大金王完颜宗峻也都心中惊惧慌乱,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候只听得殿外传来一道声音:“大王,我父亲被岳飞所杀,兄长又惨死,此仇不能不报,请求大王赐我令牌,我要出城与贼人决战,为父亲好兄长报仇!”

    随后一道身影闪进殿来,完颜宗峻一看,说话的是金弹子的弟弟银弹子,此人只比他哥哥哥小一岁,但是身体却比他哥哥强壮许多,个头也高一些,看起来竟像是金弹子的哥哥一般。

    然而完颜宗峻却知道金弹子的厉害,一个回合锤震汉军猛将张宪,这样的本事在大金算是顶尖的了,然而这样的人物都被汉将所杀,银弹子能有怎样的本事为父兄报仇?

    完颜宗峻本待拒绝,乐收银弹子却是苦苦哀求,尤其是向他诉说也有奇遇,一身武艺比其兄长丝毫不弱,尤其是当他断言兄长武艺天下无敌,只不过由于汉人耍阴谋诡计才害死了他哥哥之后,完颜宗峻这才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让银弹子展示自己的武艺。

    完颜宗峻见银弹子武艺精熟,力能扛鼎,并不弱于他哥哥金弹子,这才同意让银弹子出战,并且对他寄寓了厚望,拜为辅国将军,并且许诺,只要打退汉军,便与他共享天下。

    银弹子得了完颜宗峻的将令,意气风发的出城。

    这时候岳飞正率领大军来到城下,准备撑着杀死金弹子的余威一鼓作气攻下中都城,却见城门大开,一员小将率军穿过吊桥,来到两军阵前,大吼着要向岳飞和高宠索战。

    岳飞没想到到了这时竟然还有人敢出城挑战,他鉴于之前金弹子之事,拒绝了部将汤怀出城作战的请求,准备还是派高宠出战。

    然而他环顾四周,发现高宠并不在这里,这才想起来原来高宠是被自己派往另一个城门,准备率军攻城去了,于是岳飞决定亲自出战,他命人取来沥泉神枪,刚准备出征,却见部将杨再兴说道:“元帅,此事根本不用你亲自出战,末将自从投军之后,寸功未立,便把这个立功的机会送给末将吧。”

    岳飞知道杨再兴的武艺不在自己之下,顿时点了点头说道:“也好,就由再兴你替本帅出战吧,不过要记得,千万小心,决不能轻敌。”

    “元帅放心,末将定然不会让你失望。”自从有了上次张宪的教训,诸将们在作战之时尽皆加着小心,纵然充满自信,谁又敢轻敌?到时候弄个灰头土脸,还被兄弟们笑话,实在是不值。

    所以杨再兴加着小心,纵马来到两军阵前。

    “你是岳飞还是高宠?”当看到杨再兴赶来之后,银弹子双眼通红,大声喝问。

    却见杨再兴笑道:“岳元帅日理万机,一身非轻,其实你这个说见能见的?高大哥目前另有重任,没有时间陪你,所以我这个最不中用的就被派到这里来了,我乃杨再兴,并州雁门人士,你是何人?莫非是来向我军投降的?只可惜我军并不接收异族降将,你若有诚意,或可在我身边做一名奴隶。”

    “我乃金弹子之弟银弹子,该死的狗贼,你竟敢小看我,简直就是在找死,看锤!”银弹子被杨再兴一番话所激怒,挥舞着一对大锤就向杨再兴的顶门砸了过去。

    “哼,不自量力!”杨再兴冷笑一声,他表面上看起来满不在乎,实际上却是用尽全力进行格挡。

    只听得当的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过,杨再兴只是感觉手臂略微有点发麻,然而却也足以硬抗下来。

    可是对面的银弹子就不像他这样轻松了,坐下战马向后倒退了十几步,还甚至两条后腿一软,险些栽倒在地,银弹子本人更是面色苍白,差一点就掉到地上。

    “可恶,我自问一身武艺纵然不敌兄长,却也相差不多,以我兄弟的武艺,汉军如果不使阴谋诡计的话,决计难胜,难道我的想法是错误的,汉军之中果然有这样的勇将存在可是即便有,也不可能同时有两个这样的人物吧?如此看来,应该是面前这个叫杨再兴的是实打实的战力,而杀死哥哥的那个高宠却使用了阴谋诡计?”

    即便是银弹子再怎么不愿相信,也不得不承认杨再兴的武艺确实比他高明,首先在力气上自己就吃了不少亏,以本身就在力气上占便宜的双锤与对方的长枪硬碰硬,竟然还吃了点亏,这足以说明对方在力气上胜过自己一筹。

    至于双方招式的优劣,仅仅在数个回合之后就体现出来了,杨再兴不仅力气奇大,招式的精妙更是他所难以理解的,银弹子左遮右挡,难以抵敌,片刻之间就出了一身汗,手臂酸麻,无以再战。

    “唉,彼此之间的差距竟然这样大吗?看来我真是小觑了天下英雄啊。”银弹子苦笑不已,这才知道自己之前究竟是多么的自以为是?

    又坚持了十几回合,银弹子身上添了十几道伤口,他心中长叹,默默说道:“不能再战下去了,否则的话我必死无疑。”

    在这种情况下银弹子虚晃一锤,纵马跳出战圈,准备逃走,然而没想到只听得身后战马长嘶,蹄声隆隆,杨再兴已经纵马杀上来,他坐下战马迅捷无比,只是一眨眼就冲到背后,长枪分离向前一刺,银弹子大叫一声,被挑到了半空,随后被扔到地上,竟然气绝身亡。

    看到银弹子已死,杨再兴心中暗呼侥幸:“幸亏那日小商河之战后我夜做一梦,对于枪术之中许多疑难问题豁然贯通,令武艺再度提升,又蒙陛下御赐优良战马骕骦一匹,否则的话今日纵然得胜,也绝非那么容易,至于能够将对方斩杀,那更是不可想象之事。不过说也奇怪,那个梦竟然就像是真实的一般,我一样的投身在岳元帅帐下,一样的杀金兵,然而当时我的国家却是积弱之国,根本没有现在的强大,陛下也不是当今陛下,而是辽东大族赵氏家中的那个窝囊废赵构,而梦中的我也不是在小商河得救,而是战死了,幸亏那只是一场梦,若真是生活在那个时代,该是我怎样的悲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