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七章 王彦龙的遗憾
    “汉,汉军来了,这可怎么办呢?”看到了汉军的旗帜已经来到了城外,许多人都吓得瑟瑟发抖。

    这里可不同岳飞那一支汉军,因为岳飞面临的是依据山势建立的高大城墙,和用石头建立的坚固城门,想要攻进来极度困难,可是这里却是一般的城墙,甚至都不如一般的城墙坚牢,这是用泥土搭建的低矮城墙,虽然其中也有一些石头,然而根本经不起攻城武器的撞击,稍微遇到攻击就会倒塌。

    而最令人担心的是,既然汉军从背后赶来,建州城怎么样了?粮草怎么样了?如果建州城和粮草没了,他们即便是能够守住又有什么意义?甚至即便是建州城和粮草还在,只要这支军队在这里,粮道就完全断绝,他们最终还不一样是死路一条?

    这时候只见大将鳌拜说道:“当此之时,还有什么可说的?唯有出城与汉军决一死战,好在汉军皇帝刘和没有到,而除了刘和之外,军中还有谁会是我的对手?因此末将请求率领我正白旗勇士,出城挑战汉军,最起码也要战杀几员汉将,提振我军士气,当然,若能借此机乘胜追击,击退对方自然更好。若是放任不管,他们或者断我粮道,或者袭我建州城,无论是哪一只种做法,对我们来说都终将是致命的威胁。”

    “也好,便由鳌旗主前去会一会汉军,不过鳌旗主你千万要小心,汉军一向诡计多端,可不要中了他们的诡计。”黄台吉见鳌拜主动请缨,同时也意识到当今之势也只有先发制人,才有可能不处于被动,如果陷于对峙,对己方来说将意味着坐守灭亡,于是点头同意了鳌拜的请求。

    鳌拜闻言,躬身说道:“必不会令太子失望。”

    随后鳌拜统率自己麾下的七千五百正白旗将士,出了城门,前往城下挑战。

    “我乃大清巴图鲁、正白旗固山额真鳌拜是也,竟敢无故犯吾边境,侵我疆土,实乃可恨,尔等主将是谁?还不上前答话,更待何时?”

    出城之后,鳌拜跨马挺枪,来至两军阵前,大声呼喝道。

    这时只见王彦龙策马上前,大声喝道:“尔等蛮夷,以区区方寸之地,数万人口,竟敢自称什么‘大清’,实在是可笑啊可笑,岂不闻夜郎自大乎?什么狗屁巴图鲁,就凭你竟然也敢问我军主将?废话少说,想要见我家将军,先战胜我手中长枪再说吧。”

    “哼!就凭你?”鳌拜斜着眼睛看了一眼王彦龙,冷笑着说道:“不过是插标卖首而已,竟敢向我挑战,实在是找死。”

    “嘿嘿,在这世上敢小瞧我王彦龙的都已经死了,小贼,接下来就该你了,鳌拜,受死吧!”

    王彦龙其实早就从刘和那里听说,要小心这个鳌拜,此人既然号称女真第一勇士,手中武艺定然不弱,然而他心中却并不服,今日一听说是鳌拜来了,顿时按捺不住好胜之心,第一个出来向其挑战。

    王彦龙大喝一声,手持长枪,直接策马向着鳌拜杀了过去,他也不傻,既然自家陛下特别提出这个鳌拜,这就证明此人的武艺绝不会低了,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又怎能不竭尽全力?所以一上来王彦龙就竭尽全力,将自己最拿手的翻云覆雨抢使了出来,刷刷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刺鳌拜一十三枪。

    鳌拜见王彦龙枪势奇诡迅捷,轻咦了一声,手中长枪上下翻飞,随意化解,不过三十合就笑着说道:“你的枪法也不过如此,作为一名军中上将还可,然而想要以此对付我鳌拜,还是差的太远,接下来就让你看看我鳌拜的枪法。”

    随后鳌拜一声大喝,手中长枪即刻展开反击,一时之间只见战场上枪影重重,叮叮当当的撞击之声不断传来,鳌拜手中长枪虽然比王彦龙的镔铁大枪要短一些,然而更加粗重,招式也更加刁钻诡异,只是数合之间就完成了由守到攻的转变,他那长枪乃是攻敌必救的招数,速度又比王彦龙还要快一些,逼得王彦龙不得不放弃进攻,防守要害。

    而更加令人震惊的是,鳌拜无视王彦龙的防御,手中长枪没有变换方向,直接跟王彦龙硬碰硬,只听得剧烈的碰撞声传来,王彦龙大叫一声,手臂酸麻,虎口开裂。

    然而王彦龙却是咬牙坚持住了,这时候他已经知道对方的武艺比自己高出不少,自己现在是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然而他却也没有立刻抽身退走,这并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敢,因为一旦这么做的话,就相当于是把后背暴露给对方,这样的话恐怕王彦龙会死的更快。

    “哼!看你能撑到几时?”鳌拜自然看得出来王彦龙的状况,他见对方并不逃走,这正合心意,他要靠着自己的绝强武艺生生把对方给震死,以显示自己武艺的高超,从而震慑汉军将士。

    于是鳌拜很快发起了第二次进攻,他这一次仍然和上一次那样,直接单手握住枪尾,将长枪像是铁棍一般的砸向王彦龙的顶门。

    王彦龙虽然不想硬接,可是对方的气势和速度都十分强大,根本容不得自己有其他的变化,只能无奈的再度双手平举长枪,硬接下了这一记攻击。

    “哼!看你能坚持到几时?”鳌拜嘿嘿冷笑不已,再度砸向王彦龙,逼其硬接。

    十几回合之后,王彦龙闷哼一声,双手都已经没有知觉了,胸口如遇大锤重击,终于忍不住狂喷了一口鲜血,他面白如纸,人在马上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会摔下去。

    “最后一击,接招吧!”鳌拜冷笑一声,策马向前,手中长枪如同奔雷一般刺向王彦龙的胸口。

    “没想到我王彦龙竟然死于此地!不过我这几年早就杀够本了,现在哪怕是死,也都值了。最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我到现在都没能娶上媳妇,为我老王家留个后,好在有大哥在,这其实也不算什么。”现在的王彦龙已经身受重伤,哪里能够躲得开?他知道这一次自己绝难逃生,不过自己反正早已经杀够了本,于是闭目待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