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八章 巅峰对决
    王彦龙本以为自己必死,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可是随后他听得耳旁突然穿过一道尖锐的破空声,随即就是叮的一声金铁碰撞声,随即就是鳌拜惊讶的轻咦声。

    这时候只听得背后传来兄长王彦章的喝声:“还不快走?愣着干什么?”

    “诺,诺。”王彦龙自幼就习惯了对王彦章的服从,一听这话连忙条件反射一般的纵马后退,竭尽全力跑回本阵。

    这时候只见与他交好的周德威连忙上前,扶住他说道:“还好并无大碍,你小子这一回可要好好感谢黄老将军,若非是他的话,你这条小命那里能够保得住?”

    王彦龙这才知道,原来刚才在自己遇到危难的时候,老将黄忠射出了关键的一箭,这一箭撞到了鳌拜的长枪上,一支小小的羽箭竟然将鳌拜的长枪给荡开,救了他一命,无怪乎鳌拜会惊叹,因为这样神奇的箭术,就算在他那从小就练习弓马的民族中,也绝对是少见的。

    “哼,汉军之中果然人才辈出,刚刚射出那一箭的,就是老将黄忠吧?箭术果然了得,可敢下场与我一战?”鳌拜知道,如果刚才老将黄忠那一箭不是射在他的枪杆上,而是直接射向他的要害,即便无法射杀他,恐怕也会让他重伤,所以他的心中庆幸不已,然而他却仍然不服气,他相信那老黄中虽然射术超群,可是近战却定然不如他,于是主动提出挑战。

    这时候他已经知道黄忠是汉军的主将,在他看来,如果这一战能够斩杀黄忠,定然给敌军的士气带来沉重打击,而己方也一定会军心大振,从而有可能会一鼓作气,击溃这支汉军队伍。

    然而却见身旁一人大声说道:“贼将鳌拜休要猖狂,你这点武艺还轮不到黄将军出战,先打败我王彦章再说吧。”

    “王彦章?久闻你武艺高强,当初在与沙陀人对战的时候,曾经连挑对方突厥三十余将,一时之间威名远播,可是我又听说,那是因为沙陀第一名将李存孝被杀,否则的话你在他手下都走不了三合,我乃女真第一名将,就算是李存孝都想跟他争一争,更何况是你?奉劝一句,最好是乖乖认输,还能保住一命,否则的话,你的神话不仅会在我的手中终结,甚至连性命都有可能丢在这里,何苦来哉?”

    鳌拜一听说来人是王彦章,虽然心中战意沸腾,可是刚才与王彦龙一战,便觉得汉人将领不过如此,之所以被传得如此强大,实在是他们的对手都实在太菜,自己作为女真第一巴图鲁,自然与其他人不同。

    王彦章闻言确实冷笑一声道:“鳌拜小贼,少在我面前胡吹大气,什么狗屁女真第一勇士,在你家王将军面前连个屁都不是,废话少说,放马过来便是,我倒要看看你这所谓女真第一勇士有什么办事?今日保证把你打个半死。”

    “嘿嘿,我良言相劝,你竟然不听,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鳌拜冷笑一声,纵马向前,手中长枪依旧像之前那样,只手抓住枪尾,像是铁棍一般砸向王彦章的面门。

    “又来这一招,对我可不管用。”王彦章冷笑一声,双手高举,横枪挡在面前,大喝一声:“给我开!”

    只听得当啷一声巨响,鳌拜手中长枪弹了上去,他的面色稍变,哼道:“看来是我大意了,竟然用一只手与你双手对敌,可是接下来不同了,接我全力一击吧。”

    随后鳌拜双手举枪,再度向着王彦章的顶门砸了过去。

    王彦章面不改色,依然是刚才那一招,横枪挡在顶门,淡淡喝道:“开!”

    只听得撞击声再度传来,王彦章纵马倒退几步,感到手臂发麻,然而他却丝毫不在意,心中的战意在升腾,大声笑着说道:“果然不愧为什么巴图鲁,够劲,再来!”

    鳌拜却是心中震惊,刚才那一下他可以说是拼尽全力,本来以为王彦章肯定接不住,这一下不是死亡就是重伤,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连脸色都没有改变。

    “哼,果然不愧为大汉顶尖武将,然而也不过如此,你可敢再接我一记攻击?”鳌拜心中的战意同样在升腾,刚才那一下他的手臂也发麻,不过相信王彦章也好不到哪里去,于是心中一横,决定继续硬拼下去,虽然这样下去自己难免会受伤,可是不管怎样,自己处于主动,就算受伤,也是对方受伤更重。

    “哈哈,就你这点力气,只配给我挠痒痒,又有何不敢?来吧,小子,希望下一次你的力气能够更大一些。”王彦章满脸的不在乎,哈哈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受死吧。”鳌拜大喝一声,用尽全力,又是猛的砸了下去。

    然而王彦章毫不在意,仍然像之前那样轻松招架,然后笑着说道:“这一次的力气可不如上一次,继续啊。”

    鳌拜咬牙,手中铁枪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砸向王彦章,然而三十余合过去了,王彦章依旧平静的挡住了他的攻击,而且是越来越轻松,这让鳌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的力气正在逐渐减少,可是对方依旧风清云淡,没有看出丝毫的问题,这就证明自己仅靠硬拼是无法给其带来威胁的。

    “哼,看枪!”鳌拜见拼力气无法奏效,于是将手中铁枪舞动,开始刺向王彦章的要害,准备以灵动多变的枪法致胜。

    却见王彦章笑道:“比拼力气不胜,这是要比枪法了?鳌拜,你之前一直进攻,现在是不是该我了?竟然还在一味强攻,实在有些不道义,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在躲闪了几个回合,并乘机调整好状态之后,王彦章手中长枪突然转守为攻,直刺鳌拜的胸膛。

    王彦章手中的长枪本来比鳌拜长上两尺,重量更是能够超过三十斤,一般情况下因为长度和重量的问题,速度和灵活度会受影响,如果同时发起进攻的话,速度会慢于对方,现在王彦章出手比鳌拜还慢,在这种情况下发动强攻实在是太吃亏。

    这一点自然无法瞒过鳌拜,所以鳌拜心中冷笑,看起来这一战他是赢定了,王彦章不仅要败,恐怕还要付出血的代价。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得噗嗤一声,随即感到胸口一阵剧痛,鳌拜低头看向胸口,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他看到一把长枪穿过,滴滴鲜血染满了他的战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