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九章 强攻城池
    “这,这怎么可能?”鳌拜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对面的王彦章,喃喃的说道:“我可是女真第一巴图鲁,就连突厥第一人李存孝我都不服,为何竟然败在小小王彦章的手下?”

    “嘿嘿,不服?就代表着你有这样的本领?”王彦章一脸的嘲弄,看着鳌拜说道:“凭你的本领,也不过勉强能够与我一战,可是你也太高估自己,总是认为自己能够碾压我,所以在一开始竭尽全力与我硬拼,未免落了下乘,不过如果一直硬拼的话,最多也就是两败俱伤,可是你却偏偏自不量力,与我比拼枪法,我的枪法可是得到了陛下盛赞的,就凭你?根本不足与我对比,还有,当初我可能确实不如李存孝,即便是现在估计也不如,可是却比你强,就你这样的,竟然还敢与李存孝相提并论,实在是无知者无畏,行了,你这什么第一巴图鲁的命运到此为止了。”

    说到这里,王彦章手中长枪抽回,然后一个横扫,将鳌拜打落马下,只见鳌拜大口喷血,他的肋骨被那一下横扫打断了十几根,右肋部位塌陷了一大块,眼看不活了。

    这时候只见主将黄忠挥舞令旗,大声喊道:“将士们,鳌拜已死,女真所谓第一勇士也不过如此,尔等听我号令,务必乘机一鼓作气,奋勇攻城,凡能杀死黄台吉者,赏千金,封关内侯,赐勋六转!”

    听了黄忠的将领,汉军将士们的士气立刻攀升到了巅峰,纷纷怒吼着向前杀去。

    这时候只见城外的正白旗将士之中,一将闪过,大声喝道:“正白旗甲喇额真郎格在此,众位将士不必慌乱,自觉维持阵型,徐徐退往城内。”

    正白旗的将士们本来见鳌拜战死,心中慌乱,准备四处逃走,阵型即将溃散,然而在听了郎格的话之后,心中略略稳定,军心稍复,即将溃散的阵型再度恢复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一根羽箭从远处飞来,不偏不倚的射进郎格的咽喉,郎格一声大叫,口吐鲜血,顿时气绝身亡。

    这样一来,正白旗内的阵型再度产生混乱,这时又有一个甲喇额真站出来稳定军心,然而只是眨眼之间,一根羽箭飞来,将那甲喇额真给射死。

    不得不说,女真八旗军官还真是悍不畏死,在死了两个甲喇额真之后又有一个站出来,然后在眨眼间被射死,随后又有人出现......

    只是短短的时间内,正白旗五名甲喇额真全被射死,这使得正白旗的军心彻底陷入混乱,再也无人有能力有胆量站出来,七千余人涌向城门口,想要逃走。

    然而这时只见汉军主将黄忠的身边,数百人手握强弓向着挤在一起的正白旗将士发射弓箭,这些正白旗将士虽然穿着铠甲,然而却被对方轻易穿透甲铠,只听得惨叫之声不断,那些正白旗将士纷纷落马身亡。

    这几百弓手自然就是黄忠身边赫赫有名的摧锋营战士,这些人本身就精于射箭,配备的都是强弓硬弩,再加上黄忠“弓神”技能的加成,一个个全都相当于当世少有的神射手,正白旗的将士现在正拥堵在一起,完全成了肉靶子,只是转瞬之间,就有数百人死于箭下。

    “快快,开门,放他们进来。”看到正白旗一名旗主五名甲喇额真悉数阵亡,还有数百上千人死于汉军的弓箭之下,黄台吉心中悲痛,连忙喝令开门。

    这时却见正蓝旗主玄烨大声说道:“太子,现在汉军在一旁虎视眈眈,就等着我们打开城门,好乘虚而入呢,所以,绝对不能开门,不开门,我们还能有喘息之机,若是开了门,一旦汉军涌入,我等尽皆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我怎能眼睁睁看着这么多人绝望死去,他们可都是我女真精锐啊,都是我们的组人啊。”黄台吉本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之人,可是他作为女真太子,绝不开门的话却不能从自己口中说出,所以只好极力推托。

    玄烨可不是一般人,他自然知道黄台吉在想什么,所以没有理会“假仁假义”的黄台吉,立刻对身边的大将费扬古下令射箭,不准正白旗人逃回来。

    “那,那可是我们自己的族人,难道玄烨旗主你真要如此狠辣绝情?”黄台吉虽然心中同意玄烨的做法,可是口上却依旧充满对他们的同情。

    只见玄烨哼道:“我女真人只有人人战死,怎能临阵逃脱?这些人身为八旗将士,不说尽忠报国,竟然临阵而走,乱我军心,实在可恨,如不杀之,以后如何警示后来者?所谓慈不掌兵,太子不仅仅是正白旗人的太子,更是其他七旗的太子,怎能为了这几千人的性命而不顾我数十万人的大局?”

    这时候镶蓝旗主莽古尔泰也大声说道:“玄烨说的不错,女真人只能人人战死,怎能临阵脱逃?这些人犯了军纪,自然是该死。”

    随后也下令他身边的将领,朝着城下射箭,将那些“临阵脱逃”的正白旗将士尽皆射死。

    “嘶......这些人真是豺狼之性,竟然如此忍心,对着自己的族人下手。”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黄忠摇头叹息,不过这样一来的确是阻住了汉军前进的脚步,因为城门没有打开,城头上全都是精于骑射、严阵以待的女真将士,在这种情况下攻城,损伤必多。

    却见王彦章大声说道:“黄大都督,如今女真白白损失一个正白旗数千人,即便是城头上的军士畏惧军法,心中却也不满这种射杀族人的做法,我军正应乘此良机奋勇攻城,如何能够犹豫?一旦错失良机,贼人军心稳定下来,再想破城,恐怕比现在更加困难,损失必定会更多,末将愿为前驱,率军攻城,还请大都督成全。”

    随后只见徐晃、周德威、王孝杰等人纷纷上前,也想黄忠请战。就连刚刚在与鳌拜单挑中受伤的王彦龙和黄忠的独子黄叙也都冲上前来请求出战。

    黄忠见众将士纷纷请战,知道军心可用,如果不同意的话,不仅会丧失军心,更失去攻城的最佳时刻,于是点头说道:“既然诸位同心求战,本帅也不能冷落了诸位求战之心,好,众将士,听我将令,即刻攻城,我将率领摧锋营将士,掩护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