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二章 惭愧的黄忠
    随后刘和得到了袁崇焕和毛文龙的属性:

    “袁崇焕,统帅型人才,武力71,智力109,内政95,魅力110,忠诚度100,技能为长驱,特性为火炮,特性效果,我军使用火炮做武器之时,火炮的攻击力、射程和命中均提升两成。”

    “毛文龙,武将型人才,武力109,智力58,内政62,魅力91,忠诚度100,技能为威虏,特性为水面战擅长。”

    “这个毛文龙也算是一员猛将,尤其是在对付异族和水站的时候,还是有许多用处的,然而此人性子暴躁,又很骄狂,必须有人节制才行,周公瑾御下甚严,足以节制,我便把他调到东南去吧,至于这个袁崇焕,自然更是一名了不起的统帅型人才,尤其是他的火炮特性,简直就是为火药武器量身定做的统帅,如今我军火药武器已经基本研究成型了,很快就能组建队伍,那就让他做主将吧,只可惜这个毛文龙在历史上是袁崇焕所杀,不能让他们在一起,否则的话倒也是一对不错的组合。”

    刘和想了想,便决定先将袁崇焕调往长安任骑都尉,并且给了他招募五千军士的文书,同时对他面授机宜,等人招齐了就去见皇后黄月英,从她的府库中领取火炮,一旦训练完毕,立刻率军北上前去驰援辽东。

    袁崇焕见刘和竟然对他委以重任,让他做新成立的天下精锐的统帅,心中自然万分感动,忠诚度直接提升到了200,后来袁崇焕想了想,就想着让刘和为他的队伍命一个名字,刘和略微沉吟,就开口说道:“可为神机营。”

    “神机营?果然是好名字,真没想到我袁崇焕一出山就被委以重任,到如今被这样重用的将领可真不多,然而每一个都已经成为名震天下的大人物,我只是一介草民,就能够得陛下如此器重,日后为了陛下定当粉身碎骨,万死不辞!”

    袁崇焕对刘和拱了拱手,也没有多说什么,领过刘和的委任状和给黄月英的书信,一个人骑着战马就离开军营,前往长安。

    随后刘和又宣布了对毛文龙的任命,任命毛文龙为夷洲水师的一名校尉,给毛文龙三个月的时间,让他赶往夷洲战场效命。

    对此毛文龙并没有什么不满,毕竟自己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小兵,现在一下子提升到了校尉,这是天子的厚恩,虽然路途远一些,却也没有什么妨碍,所以他在受命之后同样是没有任何迟疑,立刻持着任命状离开这里,前往夷洲。

    在部署完这一切之后,刘和任命阎应元为女真大都督府长史,命其率领五千将士守卫女真大都督府治所建州城,他自己却率领麾下军事前往兀拉山城。

    这时候黄忠还在那里驻守,他要会合黄忠部大军,率众前去击溃即将来犯的鲜卑和契丹两部十万大军。

    在见到岳飞之后,虽然岳飞说话吞吞吐吐,但是刘和也基本上猜测出来,黄忠之所以主动留下,而不是争抢功劳的原因所在,在刘和看来,虽然黄忠的年纪不小了,然而现在萌生退意却也有些过早,所以他有必要刺激刺激黄忠,令其重新焕发斗志。

    当刘和率军来到兀拉山城的时候,黄忠正在城门口晒太阳,在看到刘和大军到来之后,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忠慌忙起身,出城前来拜见。

    “末将黄忠见过陛下。”黄忠一脸恭敬,对刘和施礼道。

    “汉升,不必多礼,北方苦寒,你偌大年纪,在这里熬练,实在不易,我听说在进攻兀拉山城的时候,你大发神威,连珠箭发,射死女真大将无数,立下大功,似你这等功劳,本来应该继续提升爵位和军职,然而朕见你这般年纪,实在不忍,故此决定,改任你为荆州大都督,赐良田千亩,而以徐公明代你为讨北大都督,继续讨贼,你收拾收拾行装,先回长安,等到此战结束之后,朕定会敲锣打鼓,送你荣归故里。”

    “这,这,陛下,老臣虽然年老,然而却仍然能够再战,陛下如何让我回去?”黄忠一听刘和的话,顿时面色大变,急忙对着刘和拱手说道。

    虽然之前因为心中顾虑而没有主动前去作战,可是黄忠心中早已经后悔了,尤其是在听说岳飞因为荣立军功而被擢升为女真大都督府大都督的时候,更是悔恨的肠子都请了,这个岳飞论年纪比其他的儿子黄叙还要小一些,然而仅仅半年多一点,竟然就成了一方大都督,名位不在他之下,昔日那个见了他要恭敬行礼的小将,现在都与他同级了。

    除此之外,在岳飞率军走后,王彦章等将领虽然不敢公开抗命,可是对他的诸多不满早已经公开化了。

    不仅仅是王彦章,就连黄忠的摧锋营将士都心中不满,这让黄忠的威信大大降低,有的时候一个简单的命令,都有人推诿抗命。

    看到将士们的反应,黄忠心中并没有动怒,而是暗中后悔,自己一生作战勇猛,每战先登,被将士们奉若神明,然而现在一时糊涂,竟然导致自己威信大为降低,不仅亲兵将士摆脸色,就连亲生儿子黄叙都对他翻白眼,由此可知,等到自己以后回到了长安,回到了老家南阳之后,会受到怎样的待遇?

    最让黄忠难以忍受的是,就连儿子黄叙都那样看他,也不想想自己是为了谁?于是黄忠把儿子叫到帐内,背着人偷偷训斥道:“本来我这么退缩一下,是为了早早退隐,也是为了让你这小王八蛋能够将这份家业传下去,却没想到就连你都不领我的情,反而对我不理不睬,我这么做是为了谁?是图的啥?你怎么一点都不理解?”

    却见黄叙反唇相讥道:“是啊,你老人家老了,也累了,该休息了,可是陛下就不累吗?他日理万机,每天起的最早,睡得最晚,你能比他还累?你现在活着还能退隐,可是那些死去的兄弟们呢?他们可还能够退隐?你老人家说家业,我更是没话说,那些死去的兄弟们可曾留下什么家业?我的家业,要靠着自己的努力一刀一枪的拼杀出来,绝不希望是继承来的,真没想到你忠肝义胆一辈子,到了最后竟然成了一个贪图家业的人,是的,你是我爹,你有自己的选择,可是你不要让我感到丢人好不好?从此之后你是你,我是我,咱们之间别再有什么瓜葛,实在是丢不起你这份人……”

    听了儿子的话,黄忠更加感到惭愧,自己身居高位,竟然还不如一个孩子看的明白。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听刘和说要让自己回家养老,黄忠才变得如此激动,同时心中也暗暗惭愧,立刻对刘和的决定表示坚决抗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