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八章 杨七郎
    穆桂英听外面那人说话,顿时皱了皱眉,实在是那人的话就像是打雷一般,等到人进来一看,顿时更是诧异,只见那人身高八尺,皮肤就像是黑炭一般,豹头环眼,手上一条虎头乌金枪,活脱脱一个梦张飞的形象。

    “这个人是谁?我竟从来没见过。”穆桂英奇怪的想道。

    这时只见杨六郎笑道:“桂英啊,你还不知道吧?这位就是你的七叔,他自幼随着名师学艺,昨天才刚刚下山,所以你从来没有见过,你可不要看他长得难看,可是一身武艺着实了得,就连为父也不是他的对手。”

    穆桂英一听,原来这位就是自己丈夫的七叔,在家族中传闻那个比较神秘的杨七郎,据说他的名字叫做杨延嗣,自小就武艺不错,如今看来应该是这位。

    想到这里,穆桂英连忙向杨七郎见礼,待得见礼完毕之后这才说道:“方才七叔说要随着我前去破解天门阵,这当然是好事,可是没有陛下的调令,侄媳也不敢随便答应,再者说了,我们在这里的压力也不算小,毕竟这里除了契丹之外,还有鲜卑人”

    却见杨七郎说道:“这一点桂英你不用担心,我虽然是六哥之弟,然而现在身上没有爵位,并不是朝廷之人,现在我主动前去投军,陛下总不致于怪罪吧?我可是听说,咱们陛下一向求贤若渴,更何况说了,若论破这天门阵,毕竟当初是我布下的,闭着眼都能轻易破掉,若是你去,纵然你懂得破阵之法,也必然会有损伤”

    穆桂英一听这话,顿时想到当初下山之际,师尊黎山老母向她传授了许多阵法的知识,其中就有这天门阵,不过当时所传授的阵图确实是残损的,并且向她说道:“此阵包罗万象,因为残损,反而更加符合天道,想要破解,必有损伤。”

    现在听了杨七郎的话,又想起当初师尊之语,顿时感到浑身轻轻一震,对着杨七郎躬身说道:“既如此,那就有劳七叔了。”

    “哈哈,那有啥?都不过是为国效力而已”,杨七郎哈哈一笑,摆了摆手说道。

    不过他生怕穆桂英说话不算话,于是问明刘和所在的方向,对着穆桂英说道:“桂英啊,七叔我就先走一步,咱们在陛下营外相见。”

    说完之后,杨七郎骑着自己心爱的战马,一溜烟就跑了。

    “这个七叔,真是个奇怪的人,明明这里也是战场,他为何不愿留在这里,反而愿意奔波两千里去杀敌。”穆桂英一脸诧异的想道。

    这时却见杨延昭满脸苦笑的说道:“你这个七叔有些叛逆,唉,三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跟小孩子一般,生怕我们管束的厉害,所以宁可离开这里,另外,我听他说,鲜卑和契丹的高手都不在这里,他觉得杀那些平庸的将领没有成就感,现在一听说陛下那里有契丹高手萧天佐和萧天佑,早就忍耐不住了,所以急不可耐的要离开。”

    “原来如此,七叔可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穆桂英笑了笑,她收拾停当,准备就绪之后,也随着胡车儿一起出发。

    胡车儿虽然能够日行八百里,可是比起穆桂英的速度却慢得多,然而无奈穆桂英不识路,只能放慢马速,随着胡车儿一起缓缓前往刘和所在的庆云大营。

    而杨七郎则骑着他的白马,如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同风驰电掣一般的赶路,然而等到天黑走了半夜之后,他却突然悲催的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

    “这,这,怎么搞的,我怎么竟然迷路了?”杨七郎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时候不像白天,还有太阳可以指示方向,更兼天色阴沉,乌云蔽月,连星星都看不到,杨七郎又不像胡车儿那样手中有指南针,根本无法辨识方向。

    他骑着马走了一段时间,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小村庄,无奈之下只好决定到那里问名方向,顺便讨杯水喝,然后再继续出发。

    然而他也不想想,这时候正是兵荒马乱,而且又是在半夜里,他一个人骑着高头大马,手中拿着武器,自己又是这样一副尊容,简直就像是山大王一般,所以他喊了十几户人家,根本没有谁敢为他开门。

    “这真是。”杨七郎不由得苦笑一声,纵然他心中着恼,可是毕竟自己是客,而且还是有求于人,有脾气也不能发,只好忍气吞声,拍打下一家的大门。

    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有人开门,而且开门的竟然是一个女子,只见这个女子年方双十,体态婀娜,容貌美艳却又英姿飒爽。

    “这位小娘子,在下乃是行路之人,路上干渴,特来讨杯水喝。”杨七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子,就多向这少女看了几眼。

    然而那少女却是哼道:“行路之人?我看你贼眉鼠眼的,不像好人,莫非你是山上的贼人?”

    “这,这怎么可能?我可是好人……”杨七郎见对方怀疑自己,连忙一脸苦笑的解释。

    那少女想了想,对他说道:“你先等着,我这就给你取水来。”

    片刻之后,那少女再度回来,然而却见那少女手中提着一把大刀,对着杨七郎冷冷说道:“你莫非道我好被蒙骗?你骑着白马,手持铁枪,长得又是这般模样,刚才更是对我不怀好意,分明就是贼人,休走,且吃我一刀!”

    说完之后,那少女直接挥刀向杨七郎劈了过去。

    那少女手中大刀十分迅猛,就连杨七郎都感到惊异,他没想到在这一个普通的小村庄里,竟然也有武艺如此高明的少女,连忙闪身躲避。

    然而那少女得势不饶人,手中大刀紧紧向着杨七郎招呼,一刀险过一刀,七郎无奈,只好举枪还击。

    两个人枪来刀往,已是拆了数十招,虽然七郎口干舌燥,体力有所损耗,却也不是没有手段战胜对方,然而双方无冤无仇,只是出于误会,七郎不愿与对方见生死,只好左遮右挡,向对方认输。

    那女子见七郎枪法不俗,心中也暗暗称奇,收起大刀,开口问道:“我看你枪法不俗,定是出自名门,却为何反而做贼?如今异族作乱,朝廷正是用人之际,你不说报效朝廷,却甘心做贼,实在可恨!”

    七郎闻言,连忙说道:“我的姑奶奶,我哪里是什么贼人?乃是我大汉雁门太守杨延昭之弟杨延嗣,我父乃是并州鹰扬将军杨业,都是你以貌取人,导致这样一场误会……”

    “什么?你,你说你是杨七郎?”那少女顿时将手中大刀扔到地上,满脸喜色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