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六章 杨四郎
    ,精彩无弹窗免费!

    韩延寿根本不知道,当初王彦章打败萧天佐之所以用了二十多回合,其实是没有使尽全力的结果,当初就是为了拖住萧天佐,生怕契丹人会乘机发起进攻,给黄忠带来危险,若是用全力的话,萧天佐在他手下都走不了三合。

    现在韩延寿能够坚持二十多个回合,这已经算是顶尖的战力了,这还是王彦章要试探其武艺的结果,现在王彦章已经完全探知了对方的底细,接下来出手自然不会留情了。

    所以紧接下来,王彦章的气势大变,攻击倍加凌厉,速度也快了许多,韩延寿原本就已经躲闪得有些勉强,现在自然更加躲不开,无奈之下只好挥枪抵挡,来个硬碰硬。

    韩延寿本来认为王彦章的战力虽强,然而如果自己硬接的话,虽然不是对手,可是最多也就是吃一点点亏而已,连轻伤都未必会有。

    可是等到双方这一接触,韩延寿立刻就知道自己错了,错得实在是太离谱,对方的力气之大远远超乎自己想想,他的双臂咔嚓一声折断了,手中长枪也在第一时刻抛飞了,双手虎口处裂开,鲜血长流,而他的胸口也像是遭遇大锤狠狠一击一般,实在忍不住“哇”的吐了一大口鲜血。

    紧接下来,还没等韩延寿喘一口气,就见王彦章的长枪如同怒龙狂啸,狠狠的刺进了他的胸膛,虽然他的身上还穿着皮甲,可是那皮甲竟然就像是一层纸一般,被轻易地穿透。

    “我,我的差距竟然和他这样大,亏我还自夸为契丹第一勇将......”韩延寿一声苦笑,长长叹了一口气,随即气绝身亡。

    韩延寿的死亡顿时给契丹的士气造成了极为沉重的打击,此人被誉为是契丹第一猛将,就连萧天佐和萧天佑都不是对手,这也是耶律德光这一次出征的底气所在,没想到竟然都没有在王彦章的麾下走上三十回合。

    “杀!生擒耶律德光!”在韩延寿死了之后,汉军将士的士气更盛,前排的那些勇将们纷纷齐声怒吼,向着耶律德光的方向杀了过去。

    “太子殿下,速走!”

    “保护好太子殿下。”

    这时候契丹将领耶律斜轸和耶律沙纷纷率部上前,列阵迎敌,他们准备哪怕牺牲性命,也一定要阻挡汉军的进攻,拖延时间,好让太子耶律德光从容撤退。

    然而尽管他们拼力死战,却根本无法阻挡汉军的强力攻势,耶律斜轸刚刚列阵完毕,就被周德威一箭射中咽喉,翻身落马而死,耶律沙则是被典韦的铁戟打中腹部,接下来又被杜金娥的飞刀射中,掉落马下,被马蹄踩死。

    耶律斜轸和耶律沙仅仅为耶律德光争取了短暂的时间,但这二人尽皆战死之时,耶律德光仅仅跑了百余步的距离,不过好在这已经是汉军弓箭的射程之外了,再加上身后还有契丹将士阻碍,耶律德光相信自己这一次一定能够顺利逃脱。

    可就在此时,只见前方一支兵马拦住了道路,为首一人大声喝道:“耶律德光休走,大汉威虏将军李定国在此。”

    “李,李定国?你就是接连射杀女真数名大将的李定国?”听到对方自报名号,耶律德光顿时面色惨白,这时候他苦笑着对身边一将拱手说道:“驸马,接下来就看你了,你能救我一命,待得来日我做了契丹之主,必定与你平分江山。”

    “好,你放心便是。”那人说完之后,手中长枪猛然挥出,竟然刺进了耶律德光的胸膛。

    “驸马,你,你,为何要杀我?”耶律德光大为惊异,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对方,缓缓问道。

    “哼,今天就告诉你一句实话吧,你可知道我是谁?”

    “穆易,虽然你是汉人,可是我父王待你不薄,还把女儿许配给你,难道你竟然不顾恩义,要背叛我契丹?”

    “穆易?嘿嘿,好一个穆易”那名将领嘿嘿冷笑,缓缓说道:“这不过是我把我的姓给拆开了而已,我本姓杨,字延辉祖籍并州雁门,我父乃是大汉护契丹中郎将杨业,刚刚在军营之中的那个杨七郎是我七弟,我被你们掳掠至契丹,为了自保,不得以更换姓名,然而如今我七弟就在眼前,更兼大汉天子亲至,我又怎能继续给你们番邦当驸马?”

    “原来你是杨家将,怪不得枪法那样好,嘿嘿,我父王真是瞎了眼,竟然当你是好人。”耶律德光哀叹不已,然而这时候他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最终黯然死去。

    杨延辉杀掉耶律德光,斩断耶律德光的帅旗,大声喝道:“耶律德光已然伏诛,尔等再挣扎又有何意义?还是速速下马投降吧。”

    这时候契丹人早已经被吓破了胆,他们眼见汉军之中那么多的绝世猛将,一个个如同天神下凡一般,早已经没有了丝毫战意,在耶律德光活着的时候还有一丝奢望,能够随着耶律德光一起逃出去,现在耶律德光已死,他们就算是能够逃出去,最终也难免一死,因为契丹太子被杀,他们这些将士们至少也要背上一个保护不力的罪名,这个罪名就足以把他们全部处死。

    所以这些人全都惊慌失措的跪在地上,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纵然知道即便是投降了也难免一死,但是能多活一会就是一会,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当然,也有一部分刚烈之士选择了自杀,在他们看来,反正难免一死,还不如这样自杀来得痛快,最后契丹还会把他们尊为烈士,那样的话他们的家眷也会受到较好的待遇。

    这时候杨七郎早已经飞奔过来,他看到杨四郎,心中颤动,失声喊道:“四,四哥,是你吗?”

    “七弟,七弟!”杨四郎见亲生兄弟跑过来,连忙跳下马背,与杨七郎相拥而泣。

    “四哥,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你,你可知道?这些日子父亲母亲和兄弟们都在记挂着你,不知道你是死是活……”

    杨七郎拥着四郎说了一番话,等到他们停下来的时候,战事早已结束,杨七郎拉着四哥来到刘和面前,对刘和恭敬下拜,然后说道:“陛下,这是微臣的四哥,当年被契丹人掳掠至北方,不得已更换姓名,竟然得到那阿保机的赏识,成为了契丹的驸马。然而我四哥一心向汉,从未有过改变,简直就像是持节十九年的苏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