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四章 反间计
    ,精彩小说免费!

    “哦?”听了祖逖的话,刘和的眼中顿时一亮,他想了想,对着祖逖说道:“其实苻坚并不可怕,唯一可虑者,王景略而已,此人足智多谋,算无遗策,实乃我军心腹大患,若是士稚与越石愿意协助族人的话,只需如此这般,料那王猛难脱一场灾祸,若真是如此,二位便是我大汉的功臣,到时候朕一定不吝爵禄,送尔荣光。”

    祖逖闻言,顿时心中激动,对着刘和再拜道:“请陛下放心,小人定当为陛下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刘和点了点头,拜祖逖为宣节校尉,刘琨为宣义中郎将,之后又详细交代了一番,这才名人送祖逖离去。

    祖逖得了刘和之命,心中激动不已,待得返回营寨之后,立刻秘密找到了刘琨,对着刘琨说道:“越石兄,小弟不辱使命,我大汉天子果然气度恢弘,对我等十分宽厚,当即拜小弟为宣节校尉,而拜兄为宣义中郎将,命兄主持举义事宜,而以小弟相佐。”

    “哦?真没想到天子竟然如此豪爽,立刻就拜我等为官,之前我等在氐族营内两年有余,才只是一名军侯,其实我刘琨也不在乎什么官爵,主要是矢志报国,即便是石勒封我为大将军,我也不会为他效劳,只有王猛那等卖国之贼才如此死心塌地,这一次我们得到天子如此礼遇,自然要心存报国之志,只不过不知道陛下有何吩咐?”

    刘琨听了祖逖的话,顿时心中喜悦,对着祖逖轻轻说道。

    祖逖随即对刘琨说起了刘和的话,然后说道:“越石兄,陛下在说出这个计策的时候,让你我相机行事,小弟看得出来,陛下对这王猛非常忌惮,心中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扳倒他,你也知道,这个王猛可不是一般人,他不仅智谋出众,还深得苻坚信任,我们想要扳倒他,仅仅是陛下的计策也未必完全可行,小弟是这样想的,为了彻底扳倒王猛,需要我们做出牺牲,小弟想要做这么一个人,不过却需要越石兄你予以配合。”

    “贤弟,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刘琨听了祖逖的话,有些奇怪地问道。

    随后见祖逖在他的耳边,轻轻说了这么一番话。

    刘琨听完之后,立刻皱眉说道:“不行,这样做的话你会遇到危险,很可能会没命的。”

    然而却见祖逖说道:“正是因为这样,苻坚才不会怀疑我,从而才能真正离间苻坚和王猛,让苻坚对王猛彻底失去信任。兄长,小弟我自幼在北边长大,这一生并未做出什么对朝廷有用之事,而且还在胡人麾下服役,为贼人效力,现在好不容易能够获得赎罪的机会,怎能不抓紧这个机会?如若我能够用我自己的安危换取一场大胜,我就算是死,也都值了,当年小弟于兄长一起闻鸡起舞,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报效国家吗?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如果不好好把握,小弟死都难以瞑目,还请兄长成全!”

    刘琨闻言深深叹了一口气,哽咽着对祖逖说道:“贤弟,你为我大汉做的这一切,为兄一定都会详细禀明天子。”

    随后刘琨面色一变,对着祖逖大声喝道:“我原本以为你是忠君报国之人,却不料竟然存有如此心思,实在是可恨,来人,与我将这厮拿下!”

    祖逖轻轻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刘琨,你可不要忘了你的出身,你的身上流着汉人血脉,难道当真愿意帮助胡人对付你自己的族人吗?如今大汉天子对我等心怀宽仁,愿意接纳于你,这可是你千载难逢的机缘,你可不要犯糊涂。”

    “哼!糊涂?我看你才糊涂,秦王给了我们多少好处?大汉天子给了你多少好处?孰近孰远,难道你心中没有一点数码?”刘琨冷笑一声,对着左右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拿下!”

    随后不久,刘琨的手中拿着一封书信,连夜来到苻坚的帐外,请求觐见苻坚,并说有十万火急之事。

    “刘琨?这是什么人?听这姓名,莫非是汉军营寨的小将领?我倒是好奇,他能有什么事情要见我?”

    苻坚在听了亲兵报告之后,心中诧异,不过还是命人将刘琨给带进来。

    “前军校尉段匹磾麾下军侯刘琨,参见大王。”刘琨见了苻坚,不慌不忙的行礼道。

    苻坚见刘琨从容镇定,倒也没有因为对方官职低而小瞧,点头说道:“原来是段匹磾麾下,匹磾虽是鲜卑人,可是却是我的心腹大将,不知他遣刘军侯深夜来访,有何要事?”

    “这一次并非是段校尉派遣小将前来,而是小人自己冒昧前来,这一次来见大王,主要是小人有一绝密消息想要报告大王。”

    “哦?不知是何消息,竟致深夜来此?”苻坚看了看刘琨,见刘琨神色如常,看不出来是什么事,心中很是诧异的问道。

    “这……”刘琨看了看左右,欲言又止。

    苻坚眉头一皱,以为刘琨故弄玄虚,不过他倒是真想听一听,对方到底能够说出什么绝密的消息。

    于是苻坚屏退左右,对着刘琨说道:“现在刘军侯总算可以说了吧。”

    “唉,说起来大王可能会不相信,就连小将也不相信,王景略竟然暗中勾结大汉天子,欲要坑害我军,小将得知消息之后,吓得面色发白,连忙来找大王……”

    “哼!嘿嘿,竟然对本王施展这么拙劣的离间之计,实在可笑”,苻坚冷笑一声,随即号令左右:“将这厮给我拿下,即刻推到辕门外斩首示众!”

    刘琨闻言确实并没有害怕,他的面色没有丝毫改变,而是嘿嘿冷笑不已。

    “你何故发笑?”苻坚见刘琨并不害怕,而且还嘿嘿冷笑,忍不住诧异地问道。

    只见刘琨轻轻叹道:“我原本就知道,只要向大王说起此事,将必死无疑,然而却也不忍看大王被奸贼蒙蔽,故此冒死前来,如今大王果然要杀我,我再说又有什么用?只是可惜,氐族将从此灭绝,秦王你一世英名,终究是灭族祸首。”

    苻坚闻言,神色依旧不变,淡淡说道:“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饶了你吗?既然你说王景略暗中投向大汉天子,那我且问你,证据何在?他是如何联系大汉天子的?中间人是谁?证人又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