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六章 证据确凿!
    联军主营寨,秦王帅帐。

    王猛站在苻坚的面前,一开口就说道:“大王,我听闻你最近擒获了一名汉军细作,能不能让我见其一面?”

    苻坚一听这话,第一反应就是,王猛找那汉军细作,肯定会有什么特别的交代,或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他自然不会同意,对王猛说道:“先生只管管好你自身便是,这细作之事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王猛一听顿时有些不高兴,沉着脸说道:“大王这是什么话?大王当初可是特意吩咐过,一切军政大事,微臣皆有资格插手,如今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俘虏,而且也只是见他一面,大王就不肯同意?更何况我这可是为了我军的未来,或许这就是我军的一个机会。”

    “哼!机会?恐怕是我军再度被打败的机会吧?”苻坚的神色阴冷,在他看来,王猛如此执着的要见那个细作,很明显是要串供,甚至为了自保,还有可能会除掉那个刺客,自己怎会让他如此如愿?

    “主公这是何意?”见苻坚竟是如此口气,王猛不由得大惊,这话说得实在是太明显了,这是怀疑到自己的头上了?

    “何意?嘿嘿,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当初那三万伏兵为何会全军覆没?这里面会有谁泄露消息?”

    “这,这,当时得知整个计划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主公,一个是苻融将军,一个就是微臣......主公莫非是怀疑微臣?”

    王猛说到这里,顿时心中发冷,他真没想到,自己尽心竭力的帮助苻坚,他竟然怀疑自己。

    苻坚却不正面回答,随后说道:“石虎要偷袭汉军营寨,徐从黑松林方向涉水而过,那黑松林一向隐秘,就连本地人都很少有人知道,而且我也打听了,刘和大军深夜而来,根本不可能会注意到那里,如果没有人指点,他怎么会找到这里的?还有,那一站汉军采用的是水攻,他命人拦住了上游,等石虎率军来到黑松林对岸之时,恰好于此时开闸放水,如果没有人通报,为何时机拿捏得如此准确?而当时知道石虎率军偷袭之事,只有三人知道。你认为这是石虎自己还是本王向汉人通报的秘密?”

    “绝对不是微臣。”王猛再度变色,这事他的确无法解释,因为事情的确如此,苻坚和石虎都没有解释的可能,那这样说来,岂不是只有自己才有可能?

    然而苻坚却继续说道:“汉军抵达的那天夜里,景略你劝我全军戒备,以防汉军偷袭,然而汉军毕竟没有来,第二天我们又等了汉军两个时辰,全军筋疲力尽,无法对汉军展开攻击,而汉军却乘机从容部署,做好了以水淹之计大破石虎的一切准备,这一切竟然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你让我如何相信你?”

    “我......”

    “嘿嘿,恰在此时,我军有人擒住了汉军的细作,从他身上搜出了大汉天子的亲笔书信,书信中将你所做的好事全都说出来,而且还委任你为紫金光禄大夫,建威将军,军师中郎将,对你可真够重视的,而你在听说那细作被擒,竟然第一时间到我帐内,你如此紧张那细作的生死,而且还要见他,莫不是要串供?”

    “主公,微臣冤枉,微臣并未与汉军有丝毫的瓜葛,这肯定是汉军的离间之计。”王猛闻言心中慌乱,连忙大声辩驳道。

    “是不是冤枉,还是要找到证据的,你那个同谋为了不供出你,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却仍未招供,也确实够硬气的,不过我不相信我撬不开他的嘴巴......”

    苻坚哼了一声,刚想再说什么,只见负责审理案犯的典狱官员进帐来,对苻坚说道:“大王,对方已经招认了,与其同谋的正是王相国.......”

    “都这时候了还提什么王相国?”苻坚面色铁青,大声说道:“你且说一说,到底是如何让那厮招认的?”

    那典狱官见苻坚发怒,吓了一大跳,连忙说道:“下,下官是诈出来的,故意说王,王猛已经承认,那人见下官说出了王猛二字,顿时不再狡辩,如实招供......”

    “此事,此事绝不可能,一定是下官受了冤枉,还望大王明察,下官愿意见那细作一面,与他当堂对峙,大王若是相信下官有何阴谋,大可一同前去。”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随你走一趟。”苻坚虽然口中说得那样坚决,但是内心却实在不愿相信王猛背叛,于是存着最后的一丝念想,带着王猛去见“细作”。

    这时候的祖逖已经被打得体无完肤了,不过好在最终刘琨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终于让自己招认了王猛,虽然知道这样一来,自己很可能会被处死,然而祖逖却并不后悔,他对刘和的知遇之恩十分感戴,愿意用一死来为族群做出贡献,更何况他也相信,在他死后,一定会获得荣光,他的家人一定会受到大汉的优待,而这就已经足够了。

    在迷迷糊糊之间,苻坚将王猛带进来,要祖逖指认,王猛本来就是苻坚的相国,又是一个汉人,权倾一时,又有谁不认识?祖逖不仅指认出王猛,还将王猛“泄密”的细节全都说了出来,不仅如此,王猛的出身、习惯、性格、爱好、家人姓名等都说得分毫不爽,这让苻坚更加确认王猛的确已经背叛于他。

    “将这王猛和细作祖逖一道压倒辕门外,明正典刑,斩首示众!”苻坚实在是忍无可忍,不再听王蒙的申辩,下令处死二人。

    然而刘琨却是叩头说道:“大王,此事不可,这王猛之前声望如此之高,如果一朝处斩,众将士必将疑虑,大王若不说出缘故,将士们心中不服,而若是说出真实原因,恐怕会乱我军心,因此小将恳求大王,先将这二人收押地牢之内,大王只需对外声称相国生病,无法出战便可解众人疑惑,待得此战结束之后再对二人明正典刑,不仅可以壮我军心士气,更能警醒后者。”

    苻坚闻言心中大悦,下令将王猛收押狱中,与此同时拜刘琨为中护军,前军师,命刘琨统领五千汉军以及三千氐族士兵,坐镇中军。三国之将星系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