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七章 大战开始
    王猛虽然冤枉,可是见苻坚就是不相信,他的心也寒了,苦笑着接受命运的安排,他要亲眼看着苻坚是如何被打败的。

    “或许族群获胜,这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王猛苦笑不已,同时深深长叹。

    两天之后,苻坚除了留下一千人看守营寨之外,尽起七万大军,与汉军决战。

    中间隔着的那条河叫做辽水,此处离辽东郡治襄平城只有不足百里,苻坚率领大军来到辽水东岸,与汉军夹辽水对峙。

    在苻坚的对面,汉军阵型严整,士气高昂,旌旗蔽日,刀枪如林,虽然人数并不算很多,然而个个精干,令人震撼。

    即便是苻坚经历过大风大浪,这时候也不由得回顾左右,轻轻叹道:“刘和不愧为天下少有的帝王,治军果然严整。”

    而这时,只见秋风吹过,对面的八王山上草木摇动,苻坚竟然以为那里面埋伏着精兵,面色顿时微变。

    苻坚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对面那个身穿黄金甲胄,座下火焰驹,手持禹王槊、一旁打着龙凤旗的大汉天子,见其英姿勃发,面容坚毅英武,顿时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不过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苻坚纵马上前几步,大声说道:“大汉天子请了,我氐族本来不过是一个小族,兵微将寡,从未对你大汉有过不敬行为,你却为何偏要率军入我国境,杀我子民?”

    却见刘和冷冷笑道:“此事朕正想问你呢?这辽东本是我大汉领土,我朝先祖心怀仁慈,收留尔等宗族,令你们住在我边疆,不过是为了让你们为我大汉屏障而已,可是你们是如何做的?不仅不念我大汉恩情,反而大肆劫掠,夺我土地,杀我子民,掳我财物,比盗贼还要凶狠,我幽州十年前尚有二百余万人,可是现在剩下多少?仅有不足五十万,仅仅一个幽州,便有一百余万人口遭尔等杀戮,更遑论并州、凉州益州等处受难的百姓?尔等胡人入我汉地,把我汉人当做是两脚羊,多少老幼惨遭杀戮?多少妇人惨遭蹂躏?还有多少人被你们做成了人肉干?这笔笔血债,难道我们会忘记?今日朕统率大军前来征讨,便是要为那些死去的万民讨一个公道,并且严正相告,想要欺我汉人,问我麾下这数万儿郎答不答应?”

    刘和的话铿锵有力,让苻坚无话可说,同时也让汉军将士们尽皆热血沸腾,还有不少人眼含热泪,大声说道:“想要欺我汉人,我等誓死不会答应,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一时之间,呐喊之声震天动地,秦军人数虽多,却也忍不住变色。

    苻坚理屈词穷,很大一会才冷笑着说道:“真没想到你的词锋竟然如此凌厉,然而那又有什么用?在战场之上,并不是说谁的声音大谁就能够战胜,最终还是要凭着各自的实力,废话少说,一决胜负吧。”

    刘和则是哈哈笑道:“固所愿,不敢请耳,既然你要决战,我军自当奉陪,只不过我这里地带并不宽阔,兼且隔着一条辽水,如果战胜,想必你定然不服,不如这样吧,尔等后退一射之地,等我军涉水过河,咱们再好好决一死战!”

    苻坚闻言心中暗喜,默默说道:“我一直听说这个刘和是如何如何的精通兵法,今日一见实在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知道他是想要过河之后背水一战,岂不知兵法者,诡道也,难道我会如此守信用,等你的军队完全过河并列阵完毕之后再决战?我可不是宋襄公!到时候我正可以半渡而击之,嘿嘿,到了那时,不信你不会失败。”

    这时恰恰见刘琨上前说道:“大王,汉军这是在找死,他想着背水之战,却并没有防备我军半渡而击,你只需假装答应下来,我军先后退一射之地,然后等汉军过河之时,便可下令半渡而击,这一战实在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大胜机会。”

    “呵呵,本王也是这么想的。”苻坚见刘琨的建议正合自己之意,于是点了点头,对着刘和说道:“既如此,我答应你便是,只不过你汉军若是败了,可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

    随后苻坚下令,后队变前队,全军将士后退一射之地。

    然而前方的将士虽然知道其中的缘故,中军和后方的将士却根本不知道原因,他们的心中正在猜疑,却见人群之中有人大喊道:“秦军败了,大伙快逃啊。”

    随后不久,在军中竟然响起了胡笳的声音,那声音哀婉凄切,令人响起了家乡,许多秦军将士听了之后泪流不止,再也不愿意打仗,只盼着能够回到家乡,过着平凡的日子便是。

    于是七万大军竟然像是雪崩一般,纷纷溃逃,苻坚的弟弟苻融见状心中慌乱,大声喝止,然而根本喝止不住,就连他自己也被乱军冲撞,从马上摔下来,然后被过往的,马蹄踩成了肉泥。

    别的人都不知道那胡笳之声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苻坚却看得清楚,就在离他不远之处,自己所信任的那个“匈奴人”刘琨竟然在马背上吹奏起了胡笳,正是这胡笳之声让己方将士斗志瓦解,七万大军迅速崩溃的。

    “刘琨,你这是在干什么?你可知道,你这不仅是背叛了本王,而且还背叛了你的族群,我看等你见到了你匈奴的族长刘渊之后,应该如何解释?”

    由于人马洪流来回流窜,苻坚虽然看到刘琨背叛,然而也只能大喊,根本无法上前,否则的话,他早就将刘琨给杀死了。

    而就在这时,只见刘琨原本的上司段匹磾纵马来到近前,挥舞着手中大刀向着刘琨顶门劈了过去。

    “我早就知道你这厮心存歹意,当时大王还不相信,现在总该信了吧?虽然一切明白得太晚,虽然还是让你害得我军吃了一场打败仗,然而我终究要将你杀了,以便向大王和兄弟们交待。”

    段匹磾的脸上带着冷笑,大声喝道:“刘琨小贼,受死吧!”

    段匹磾一边大吼,一边挥刀,眼看就要到刘琨的身上了,然而刘琨却根本来不及反抗,只能眼睁睁被自己杀死。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一根羽箭不知从何处飞来,直接射穿了段匹磾挥刀的那只手的手腕,段匹磾大叫一声,将刀扔到地上,与此同时从另一个方向飞来一支羽箭,恰好射倒段匹磾的咽喉,段匹磾大叫一声,竟然当场身亡。三国之将星系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