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四章 决战鲜卑
    在打败羌族之后,刘和决定一鼓作气,打败鲜卑军队,彻底结束辽东方面的战事。

    于是在休整了一天之后,刘和立刻下令将士们进攻鲜卑的大营。

    这时候由于羌族的军队被打败,刘和已经与薛仁贵和关羽部实现了会合,所以现在刘和麾下拥有五万大军,仅仅这五万大军就已经与鲜卑拓跋部的人数相当了,如果再加上辽东城内的两万守军,汉军的总人数都已经达到了七万,比起鲜卑的总兵力来说也都丝毫不差。

    一天之后,刘和率军来到了鲜卑大营之外,这时候得知羌族战败的拓跋焘早就严阵以待了,鲜卑统帅拓跋焘坐镇中军,慕容皝统帅左军,宇文泰坐镇右军,看起来气度颇为不俗。

    两军阵前,拓跋焘大声喊道:“大汉天子何在?可否上前与我一叙?”

    刘和打马上前,淡淡说道:“不知你要朕前来有何话说?”

    只见拓跋焘拱手说道:“素闻大汉天子雄才伟略,实乃千古一帝,今日我有一段说辞,不知大汉天子可愿听?只要你能听了,我能保证北疆危机即刻化解,数十上百年刀兵不兴。”

    “哦?说来听听?”刘和的眉毛一挑,疑惑地说道。

    “大汉天子在上,之前我等因为受到小人蛊惑,兴兵侵犯大汉疆土,如今已知大汉强盛,此战贵我双方尽皆损兵折将,实在是后悔莫及,小王反思前状,心中痛惜之极,思来想去,想到一个主意,正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无休止的仇恨和杀戮,最终遭难的只能是双方百姓,故此与其继续作战下去,不如双方握手言和,为了天下太平计,我方愿意对大汉称臣,并且立下誓约,世为藩属,永不再叛,只要天子你点一点头,并且答应让我等占据北方草原及大漠,我便立刻撤围,而且愿意与陛下结为同盟,帮助陛下平定其他各族叛乱,我如今极富诚意,绝对没有半分虚假,天下太平与否,就在陛下一念之间了。”

    “嘿嘿,这可真是好笑”,刘和闻言嘿嘿冷笑道:“真没想到你竟然能够产生这样的想法,先不说尔等受到南华老仙影响,对其忠心耿耿,绝对不敢违背他的意图,即便是尔等能够自主,这等议和的效力又能够持续多长时间?我如今与尔等议和,放任尔等休养生息,莫非是要等到一二十年后尔等恢复元气,再度入侵我大汉,杀我子民,掠我财物,占我州郡不成?朕可还没有糊涂到这种地步,对我来说任何虚名都不如切切实实的长远利益最为有效,而且有句话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不知是什么话?请指教。”拓跋焘见刘和这么说,心中已是不悦,不过他也没有办法,现在己方势弱,只能想办法拖延一下,鲜卑秃发部的两万大军很快就会到来,只要他们到来,局势将会改变,最起码己方能够与对方势均力敌,不致于让己方战败,而如果刘和能够同意的话那自然更好,因为刘和一旦撤围而去,自己就可以率军袭扰其背后,从而与契丹、蒙古及匈奴等部前后夹击汉军主力,取得这一战的最终胜利。

    只见刘和冷冷说了几个字:“痛打落水狗!这句话你可曾听说过?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这是一位先贤之言,而这句话正好能够应对如今的局面,我知道你打的是何主意?尔等是要借机获得喘息之机,等到稍稍恢复之后,就能够再度起兵,并且乘着我军与西北异族大军决战之时偷袭我军背后,或者直捣我大汉腹地,可是我怎能会上你的恶党?废话少说,如今双方对峙,今日一战便能决定胜负,我怎能给你们喘息之机,养虎遗患?不过我倒是可以让你选择作战的方式,是双方进行大军团决战还是先进行单挑,你可自主选择,朕无不奉陪到底!”

    这时候只见一将走上前来,大声喝道:“好大的口气,既然如此,那我便先试一试大汉勇将们的身手,鲜卑贺若弼在此,不知大汉有哪一位将军愿意上来领教?”

    贺若弼的声音还未落地,只见一将上前说道:“雁门杨延辉在此,愿领教你的高招。”

    贺若弼看了看杨四郎,冷笑着说道:“你并非是我的对手,还是下去吧,以免刀枪无眼,死于我的枪下。”

    杨四郎嘿嘿笑道:“到底是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老贼,休得啰嗦,看枪!”说完之后,四郎一杆长枪直奔贺若弼而去。

    贺若弼淡淡一笑,双手横枪,直接硬架住杨四郎的进攻,随后只见杨四郎大叫一声,随后面色一变,扭头就走。

    这不是杨四郎怯战,实在是双方的差距太大,仅仅二十几个回合,杨四郎就感到手臂酸麻,骨软筋酥,无力再战,如果再不逃走的话恐怕性命就丢了,他战败虽然会让汉军士气降低,可是如果死了,估计士气下降的会更厉害。

    刘和见杨四郎战败,并没有任何意外,因为他知道贺若弼的武力值在128,手中武器也加成8点武力值,再加上猛将的特性,杨四郎战败是必然的。

    这时候只见杨七郎从远处而来,大声说道:“住手!贺若弼老贼,休伤我四哥,你的对手是我,受死吧!”

    说完之后,杨七郎急速赶来,一句话都没在多说,手中长枪直取贺若弼。

    贺若弼的武力值虽然与七郎接近,然而无论是武器还是技能都不如杨七郎,战至五十回合的时候,被杨七郎卖个破绽,一枪刺死。

    贺若弼在鲜卑军中也是一名有数的武将,素以骁勇着称,然而一上来没多久就被杨七郎给杀死,顿时让鲜卑营内震惊不已,众将更是面面相觑,心中震恐。

    然而这时候只见另有一人从鲜卑营内走出,大声喝道:“贼将休要猖狂,鲜卑尉迟恭来也!”

    “什么?尉迟恭?”刘和一听顿时惊讶不已,只见一员将赶来,此人面色发黑,手中一对铁鞭,胯下乌骓马,威风凛凛,不怒自威,前来挑战杨七郎。

    不过随后刘和在查探尉迟恭的属性之后,这才发现尉迟恭的武力值只有110,即便是加上武器马匹技能和特性,总武力值还不足140,根本不是杨七郎的对手,仅仅作战三十回合,就被杨七郎给生擒。

    “只可惜这尉迟恭在历史上也算是一代名将,实力却是不及七郎,竟被生擒,此人在历史上也曾效力过大唐,而且对大唐忠心耿耿,我相信还是有劝降的可能的,嗯,既然大玉儿拥有劝降异族将领的能力,尉迟恭对鲜卑也并非血脉忠诚,那就把这个任务交给她好了。”

    刘和的心中挣扎万分,但是最后终究没有舍得要杀死尉迟恭,决定对其进行劝降。

    在尉迟恭被擒之后,鲜卑军中更是震惊,军中士气下降的很厉害,这时候只见一员将来到面前,轻轻叹道:“斛律光在此,愿意向你讨教。”

    杨七郎见状精神顿时一振,因为当初斛律光与高宠比武之时他后来也听人说起过,当初高宠用了百余回合方才战胜斛律光,杨七郎的武艺比高宠稍弱,所以他们之间也算得上是棋逢对手。

    杨七郎纵马舞枪,与斛律光大战二百余合,竟然不分胜负,这顿时让鲜卑将士们振作起来,许多人看到这一幕兴奋不已,认为斛律光武艺高强,既然能够抵挡这个杨七郎,这就说明这一次单挑己方未必就会输,毕竟像杨七郎这样的顶级高手,汉军不可能会拥有太多。

    然而在这其中也有很多悲观的人,他们的态度恰恰相反,因为他们听说,在汉军之中猛将不计其数,既然都能够有人将天下无敌的宇文成都给杀死,斛律光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是宇文成都的对手,所以就算是能够打败杨七郎,最终也难免一死。

    杨七郎久战斛律光不下,心中也很焦躁,于是决定施展回马枪,出其不意将斛律光给杀死,然而斛律光也是精明之人,在看到杨七郎诈败之时果断停下来,对着杨七郎说道:“杨将军,承让了,既然你认输逃走,我不追究也就是了,只不过是单挑决定胜负,没有必要非要断生死。”

    这句话顿时让杨七郎恼火不已,虽然自己不服,可是已经对战了二百余合,再加上之前与贺若弼和尉迟恭作战也耗费了一些力气,想要杀死对方也不容易,无奈之下只能吃了个闷亏,悻悻的退下。

    “真是可惜,今日竟然没有杀死这厮,而且还让他给来了个借坡下驴,以退为进,实在是窝囊啊。”

    杨七郎心中郁闷,轻叹不已。

    然而这时候只见身边一名小兵说道:“将军不必心忧,小人有手段,可杀斛律光。”

    杨七郎见那小兵说有把握杀死斛律光,然而手中连一把武器都没有,顿时冷笑不已,呵斥道:“嘿嘿,我与他大战二百余合都没有取胜,你能有什么办法?莫非你也觉醒了绝颠无疆的能力,能够将那厮斩杀?可是就算如此,那厮也定然不会接战,所以你今日想要杀他恐怕不那么容易,或许只能等我军决战胜利之后,或者在决战的过程中,在乱军之中集合数员大将之力将其斩杀。”

    那小兵闻言淡淡一笑,指着斛律光说道:“百升天上飞,明月照鲜卑,斛律光,今日不死,更待何时?”

    斛律光听了这话顿时哈哈大笑道:“莫非你是咒士?用这样一句粗俗的话就能咒死我?这真是笑死人了。”

    周边的将士们闻言尽皆哈哈大笑,然而这时候的拓跋焘却并没有笑,他突然挥舞着手中长刀,乘着斛律光没有防备,竟然一刀将斛律光给杀死。

    这一幕顿时让许多将士目瞪口呆,不仅仅是鲜卑将士难以置信,就连汉军将士也尽皆诧异,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一幕。

    而一旁的刘和则是心中了然,衷心的赞叹道:“真没想到这个技能竟然如此变态,这可实在是杀人的利器,简直就是力挽狂澜,改变胜负的神来之笔!”

    这时候就连拓跋焘也反应了过来,他看着斛律光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斛律光死不瞑目,心中极为痛苦,大声说道:“这,这究竟是为什么?你这个贼人究竟使用了何等妖术?竟然蒙比我的心智,让我亲手杀死自己麾下的爱将?”

    “什么?竟然是大王中了妖术?这种妖术也是在太惊人了吧?”鲜卑将士么尽皆神色大变,议论纷纷,他们的心中极度恐惧,实在不知道下一刻,那个小兵打扮的汉人会不会用手指向他们,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身旁的人给杀死。

    所以,所有人都不自觉地与身旁之人隔开了距离,彼此之间互相防范,生怕祸生掣肘,死于非命!

    这时候的杨七郎也都目瞪口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小兵,轻轻问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刚才用的是什么道术?竟然如此神奇。”

    只见那小兵躬身说道:“小人名叫韦孝宽,京兆人士,之所以能够将那斛律光给杀死,主要是因为小人发现这斛律光与其君主之间无法互相信任,故此施展技能迷惑其主拓跋焘,令这拓跋焘杀死了斛律光。”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神奇技能?竟然有如此强大的能力!”杨七郎望着斛律光,一脸惊诧莫名的问道。

    韦孝宽摇了摇头,并没有说出来他的技能名称,实在是因为这个技能实在太可怕。而刘和的脑中这时候还在浮现着韦孝宽的属性:“韦孝宽,全能型人才,武力71,智力136,内政104,魅力112,技能为‘自毁长城’,技能效果,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百分之百几率让敌方的君主杀死己方麾下大将,其实施条件,任何历史上因为反间计被杀死的武将和任何杀死麾下功臣的君主之间都能够施展,特性为深谋......”三国之将星系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