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七章 刘和大战李元霸
    冉闵上前,大战李元霸,双方之间真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即便是李元霸都对此极为满意,笑着说道:“今日总算是遇到了一个可以一战之人,只不过你的实力还是有些差,我敢保证在一百回合之内杀掉你。”

    冉闵哼了一声道:“不要胡吹大气,看看你的真本事再说吧。看招!”

    随后二人锤来矛往,翻翻滚滚的战在一起。

    然而仅仅五十回合之后,刘和就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的忧虑。

    只见一旁的裴元绍说道:“陛下,看起来冉将军的武艺与那李元霸不分上下,不要说是一百回合,即便是二百回合三百回合也都没有问题吧?可是你却为何看起来隐隐有些担忧?”

    只见刘和摇头说道:“你是看不出来,冉爱卿虽然现在看起来与那李元霸不相上下,可是现在已经渐渐落于下风,不要说是二三百回合,即便是再战三十回合也都难说。”

    “什么?这怎么可能?”裴元绍一脸的难以置信,不过既然天子这样说了,他也无法开口反驳,然而脸上却写满了不信。

    刘和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也不相信冉闵竟然败得这样快,可是事实就在眼前,容不得不去相信。

    所以刘和带着心中的疑问询问系统道:“系统,如果按照冉闵现在的总战力来说,应该与李元霸相差不多呀,却为何这么快就落于下风?”

    只见系统回答道:“冉闵,基础武力150,武器武力值加15,坐骑武力值加1,技能武力值提升20点,总武力值为186;李元霸,基础武力150,武器武力值加20,坐骑武力值加1,技能武力值提升20点;特性武力值度提升20点,总武力值为212,双方武力值相差36点,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坚持五十回合才开始落于下风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可是冉闵还拥有杀胡的特性,我记得这个特性的效果为,在面对异族作战之时,自身武力值再度提升15点,李元霸身上流淌着鲜卑的血液,所以冉闵应该再加上15点,这样的话冉闵的武力值都达到了201,双方可是仅差11点,为何现在竟然差26点?他的特性哪里去了?”刘和对系统的话身为不服,于是争辩道。

    只见系统说道:“李元霸虽然流淌着先被血液,可是他的身上同时还流淌着汉人的血液,而且他的父祖是汉人,仅仅母族是鲜卑人,这就决定着他的汉人身份,所以,冉闵的杀胡特性无法对李元霸产生效果。”

    刘和一听这话,顿时感到一阵阵无语,怪不得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原来李元霸并非是鲜卑人,而是汉人,尽管他的身上有一定的鲜卑血统,却仍然难以改变这样的事实,这也让刘和郁闷不已,这样一来的话,冉闵肯定是要败给李元霸无疑的了。

    而接下来事情的发展果然如刘和所料,仅仅十余回合,冉闵就已经露出了败相,现在整个人浑身是汗,气喘吁吁,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令人心中不甘。

    无奈之下刘和只好施展了“宿主”的特性,给冉闵提升了10点武力值,这让冉闵的抵抗力提升起来,虽然现在依旧落于下风,可是却能够勉强坚持一百回合。

    鲜卑营中,拓跋焘的一双眼睛都瞪圆了,在一开始他根本不相信这个少年有多大的本事,也像是其他人那般认为李元霸手中的两柄大锤是用木头做的,只不过是用来唬人罢了,却没想到李元霸一锤打败高宠,三锤打败王彦章,六十余合大败冉闵,这实在是令人惊喜莫名。

    “真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如此厉害,嘿嘿,这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好好,只要有李元霸在,我看汉军还有谁敢猖狂?”拓跋焘抚须含笑,看着李元霸,满脸的欣喜,同时也是满脸的傲然。

    这时只见拓跋宏说道:“祖父,这冉闵就已经是汉军之中最顶尖的战将了,当初就是他杀了天宝大将军,现在连他都打不过李元霸,还有谁能有这样的本领?刘和想要通过单挑彻底打击我军的士气,令我军不战自溃,可是如今的结果却是汉军顶尖大将都只能败退,最终只能是让汉军士气大降,相信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刘和都能去个半死。”

    拓跋焘闻言顿时哈哈大笑道:“那是自然,刘和肯定没有想到,这一次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真是期待,等到冉闵被杀之后,刘和的脸上到底是如何精彩的表情?”

    却见谋士张宾劝道:“主公也不要太过轻敌了,虽然冉闵不敌李元霸,可是刘和自身就早已是天下无敌,就连吕布都非其敌手,微臣担忧一旦他上场的话,很有可能会逆转战局。”

    拓跋焘却摇头说道:“这一点你放心就是了,刘和虽勇,却未必就是宇文成都的对手,吕布又能如何?他那是没有遇到我鲜卑勇士,否则的话也必败无疑,在我看来,这个刘和最后也不过是和宇文成都打个平手,连冉闵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元霸了,如果他的武艺真的能够比宇文成都还抢的话,估计早就出手了,现在冉闵处于下风,他依旧袖手旁观,这就证明没有必胜的信念,更何况,就算刘和真有这样的自信,他会不会亲自下场挑战?元霸的那一柄大锤都有数百斤,正所谓千金之子,不坐垂堂,刘和可是大汉天子,让他甘冒风险与元霸这样的绝世猛将决个生死?你说他敢不敢这样做?”

    张宾闻言顿时沉默,随后说道:“此人并不同其他人,他可是在血与火中成长起来的,一生经历大小战斗数百场,绝对不容小觑…….”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相信刘和一定不会甘冒奇险。”拓跋焘见张宾还在说,顿时心生不悦,打断张宾的话,斩钉截铁的说道。

    随后拓跋焘嘿嘿笑道:“其实我到还真的期待刘和能够上场呢,到时候他死于元霸的锤下,这可足以让大汉彻底陷入混乱之中,到时候咱们浑水摸鱼,岂不是好得很?”

    拓跋焘说得不错,刘和的确不轻易下战场与敌将单挑,然而拓跋焘又同时说错了,刘和之所以不轻易下战场,这主要是因为刘和想要把战功送给麾下那些大将们,他一个天子要战功没有什么用。

    不过如果能够有好处的话,刘和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亲自上战场与敌将单挑。

    就比如这一次遇到李元霸,在听说李元霸因为汉人血统而无法让冉闵的杀胡特性起效果的时候,刘和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激动的对着系统说道:“你这个意思是不是说,李元霸是我汉人血统,那他对鲜卑就不可能是血脉忠诚?”

    “这是自然,所谓的血脉忠诚只有对父系亲族才会产生作用,至于母系亲族,最多也只是一个笼络的作用,所以李元霸对鲜卑人的忠诚度仅仅是200,并没有上升到血脉忠诚的程度。”系统听了刘和的分析,当即便予以肯定,对刘和平静地说道。

    然而刘和听了这话却并不平静,因为他立刻想到,既然李元霸并非是血脉忠诚,那就说明他还是有招降的可能的,只要自己拥有足够的诚意,相信李元霸一定会选择归降。

    当然,以目前来说,想要让李元霸主动归降那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不过只要自己能够将李元霸给生擒,到时候就有可能慢慢招降对方了,自己既然能够忍受大半年的时候招降高思继和高行周父子,那就更愿意花费更多的时间来等待李元霸的投降了。

    而这时候冉闵虽然得到刘和特性附加的10点武力值加成,然而之前毕竟消耗不小,现在也渐渐的处于下风了,这让看到这一幕的刘和心中更加急切地想要替换冉闵,然而冉闵一是好面子,二是心中不服,三也是生怕大汉再也无人是冉闵的对手,所以准备拼命抵挡,希望能够坚持到天黑,给自己找一个借坡下驴的借口。

    然而眼前的事实是,李元霸几乎是越战越勇,见冉闵坚持不肯推走,心中杀意沸腾,手中大锤狠狠地砸向冉闵,冉闵没有想到李元霸突然展开猛攻,顿时有些手忙脚乱,一不小心之下导致自己被大锤砸中,遭受这一击顿时感到如同被大山所砸中,只感觉后头一甜,猛的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唉,如今看起来不下去也不行了,这李元霸的武艺实在太强,力气实在太大,我根本无法承受,本来还想着要坚持到天呢,现在想起来竟然是如此天真可笑。”

    冉闵苦笑一声,对着李元霸拱手说道:“尊驾的武艺实在是出神入化,令人佩服,冉某不敌,这就别过。”

    随后冉闵纵马来到刘和身旁,一脸羞愧地说道:“陛下,这李元霸实在厉害,微臣根本不敌,还请陛下想别的办法战胜李元霸。”

    却见刘和连忙安慰道:“冉爱卿你辛苦了,其实此事不能怪你,都怪这李元霸的武艺实在是出神入化,再加上种种原因,这才导致你的战败,你且下去休息吧,这李元霸由我来对付,呵呵,朕多年不再上战场单挑,恐怕世人都已经忘记,朕其实也是一名绝颠猛将!”

    随后刘和缓缓来到李元霸面前说道:“李元霸,废话少说,今日你可敢与朕决一死战?”

    “嘿嘿,那有什么不敢的?既然你是找死,那就上来吧,今日一战定然让你死在我李元霸的手中”,李元霸对着刘和甚是轻蔑,淡淡笑道:“今日之战,刘和授首,方叫天下知道我李元霸!”

    “哦?那可要好好领教领教。”刘和手持禹王槊,骑着战马,对李元霸笑着说道:“你先出手吧,对于你来说,反正不管先后,最终也难免失败被擒。”

    “呵呵,真是够狂妄的,我李元霸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狂妄之人呢。既然你非要你元霸爷爷先动手,也罢,今日便杀了你吧,一切都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口出狂言,自己找死,看锤!”

    李元霸一边说,一边挥舞着手中大锤猛地砸向刘和。

    然而刘和连躲都没躲,直接用手中禹王槊遮挡。

    “果真是够狂妄,这该有多大的自信才会这样做?”李元霸满脸的嘲讽,手中大锤毫不留情的砸了下去。

    随即就听到了一股极为剧烈的金铁交鸣之声,在这一次硬碰硬的过程中,所有人都极为紧张,即便是鲜卑营内的将士们也都在默默关注着刘和与李元霸的这一次硬碰硬,看一看英明神武的大汉天子能不能挡得住李元霸的这一下重击。

    然而只见李元霸闷哼一声,对着刘和说道:“果然有两下子,怪不得如此有恃无恐,不过刚才那一下不过是我用了五成的力量而已,紧接下来你可未必挡得住!”

    “哦?那倒真是巧了,”刘和闻言淡淡笑道:“刚才朕不过用了三成的力气而已,我倒要看看你全力以赴会是什么样的战力?不用跟我客气,全力一击便是。”

    “哼!真是会吹牛,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也休怪我不客气了,最强一击,锤震九天,接招吧,喝啊……”

    李元霸大叫一声,手中擂鼓瓮金锤直接向着刘和的顶门砸了过去,这一下又快又准,没有任何人会认为刘和能够躲得过这一击,全都一脸震惊的看着刘和,在鲜卑军中是满满的骄傲,而汉军之中则是浓浓的恐惧,即便是刘和身边那些将领们,这时候也都没有了往昔的淡定,在他们看起来,这一次刘和恐怕真的难以招架了。

    这时候汉军诸将都已经暗暗做好了上前救驾的准备,他们弓上弦,刀出鞘,凝神以待,准备第一时间前去抢救刘和,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决不能让刘和出现任何意外。

    只听得当的一声巨响传来,很多人都不忍向刘和那里看去,生怕刘和已经是一具死尸,汉军将领们则是大声呐喊着冲上去,不惜一切代价前去救援。

    这时候只听得场内传来一道声音:“我们还没有打完,你们怎能从中干涉?速速退下,我们再打过。”三国之将星系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