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八章 大破契丹
    在接下来的日子,汉军与蒙古的大元之间就展开了长期的对峙,汉军在蒙古的关城之外修筑营塞,以防御代替进攻,同时还断绝了大元的粮道,这让大元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地步。

    不过大元统帅成吉思汗之前重视积累粮草,所以现在城内的粮草非常丰富,足够支撑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成吉思汗相信,在半年的时候之内,东南的战事就该结束了,一旦盟军倭国在东南取胜,就会直接进入大汉的内陆,到了那时,刘和首尾难顾,而且为了保障根本重地不失,一定会迅速退保关中,到了那时候,就是大元解围,并且乘势展开反攻的机会。

    “等到将来平定了大汉,我大元就能够与倭国平分天下,然后我蒙古铁骑再踏平倭国,平定天下指日可待,哼,晋王又如何?南华老仙又如何?难道当真就能束缚住我的脚步,让我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实成吉思汗的野心是真的很大,而且他又是最难驯服的一个人,不仅能力突出,忠诚度也有待商榷,南华老仙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一开始对他有所保留,并没有把最强的技能和特性赐给他,可是现在为了全力对付刘和,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将本该属于成吉思汗的最强能力赐给对方,至于忠诚度问题,反正在打败刘和之前,成吉思汗绝对不会有问题,而一旦打败了刘和,他在得到了完整的人工智能之后,早已经天下无敌,难道还会怕一个成吉思汗?

    就在成吉思汗与南华老仙看似勠力同心,实则同床异梦的时候,赵云所统率的左路大军四万余人一路前行,直接赶往契丹牙帐所在地上京(也就是原来的代县),这一路上跋山涉水,两千余里的路程仅仅过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抵达。

    之所以行军速度这样快,这要是因为孙承宗判断,在经历了之前的沉重打击之后,契丹如今缺少名将,其最负盛名的军师耶律楚材又逃到了大元右军元帅忽必烈身边,所以现在的契丹缺少名将,同时也缺少顶尖的军师,尤其重要的是,现在他们的老巢正在遭受徐晃大军的进攻,人心惶惶之际,契丹之主阿保机决定派遣部将耶律大石统率五千精兵前去驰援老巢,这样一来使得本来就兵力不足的契丹更加捉襟见肘,在这种情况下,阿保机现在正忙得焦头烂额,虽然知道汉军有可能会对其发起进攻,同时也做了一些准备,但是因为杨老令公在雁门的军事压力,所做的准备很不充足,只有三千人在布防,这一点兵力其实只能用作查探敌情,根本不足以形成有效的防御。

    当汉军来到契丹的“警戒区”的时候,契丹负责警戒的主将耶律信虽然已经发现大股敌军到来,这时候却也来不及做出防御,他在做出对比之后,自知远非敌手,立刻下令全军将士撤退。

    赵云见契丹将士匆匆撤退,不似作伪,不过还是询问了孙承宗的意见,当赵云听孙承宗的看法和他一致之后,立刻果断下令,全军将士即刻全速追击,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契丹军士在全力奔逃之际,由于指挥失当,军心溃散,根本无力抵御,更为重要的是,即便是其主将耶律信都没有料到汉军会来的这样迅速,以至于在发现汉军踪迹的时候,契丹将士们尽皆衣衫不整,战马也都被关在马棚之中,由于耶律信紧急下达撤退的峻岭,讲师们根本来不及取马就直接四散而逃,这样一来他们的行军速度自然不会快了,很快就被汉军赶上,然后遭受汉军的屠杀。

    不过汉军并没有专注于屠杀这些契丹军士,而是纵马冲过去,踏着那些契丹人的身体,在他们的一片惨嚎之中闯过,然后马不停蹄的追杀着前面的契丹军士,以赵云的想法,她要乘机一鼓作气的尾随最前面的契丹军士,乘着对方没有准备之际直接闯进契丹的上京,然后顺势攻破。

    那些最前排的契丹将士果然没有让人失望,他们狼狈的逃跑着,来到城下的时候不顾一切的喊开城门,对他们来说,虽然也能够预料到一旦这样做,那些尾随的汉军将士很可能就会乘机攻进城内,可是只要能够讨得一条性命,甚至哪怕只是一根救命稻草,一个虚幻的希望,那也务必要全力争取才对。

    而这样一来自然给了汉军以可乘之机,追逐在最前面的是赵云单人独骑,赵云座下的照夜玉狮子本身就是天下少有的名马,再加上他的特性“迅雷”能够让自身的行动速度提升三成,这样一来自然冲在最前头,紧咬着逃走的契丹军士不放,而且追随着契丹将士第一个冲进了城内。

    在赵云身后不远处则是麾下的大将杨七郎、王彦章和王彦龙,黄忠和周德威等人虽然速度要慢一些,可是他们在前进的时候手中持着强弓,先是一人一箭,射断了吊桥上的两根绳索,随后不断射杀着城头上的守军,造成了契丹将士们的恐慌,城头之上人心惶惶,尤其是各级将佐,更是心中惴惴,躲在女墙之后,连面都不敢露,更何况是指挥作战了。

    而汉军则是另一番心情,如今在城头之上,契丹人大乱,这正是他们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所以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汉军将士如同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般,疯狂的涌向城内,对着无力反抗、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的契丹将士展开了血腥的屠杀。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不是我们都已经派出去了军队防守吗?为何汉军会来的这样突然?”许多人对此深为不解,一方面大骂负责防守的契丹主将无能,另一方面惊慌失措的四散逃走。

    其实如果平心而论的话,耶律信也算是契丹的一员名将,只不过他实在低估了汉军的行军速度和决断力,仅仅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汉军就做出了准确的判断,而且立刻下令展开追杀,并且一直尾随着杀到上京城下,这样的反应,这样的决断,实在令人无话可说。

    所以,刚刚跑进城内的耶律信在听到了将士们的议论之后心中愧疚,脸上通红一片,然而却根本不敢出言反驳,如果他不说话的话,别人或者还不知道他就是失败的直接负责人,而只要一开口,一定会被周围愤怒的契丹将士打的连他爹娘都认不出他来。

    这时候也早有人将汉军攻城的消息送到了阿保机的王宫,听说消息的阿保机顿时心中震动,满脸不敢置信的说道:“什么?怎么会这样?汉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来得这样快吧?即便汉军来到,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攻入上京吧?本王可是在汉军必经之地派耶律信率领三千将士固守呢,这耶律信不是无能之辈,无论如何也能坚守半个时辰吧,而这半个时辰之内,足够派出人到上京通报本王,以便我上京做好防御准备,可是为何最终竟会是这样的一幕?”

    下面的众文武面面相觑,根本无人应答,只有首席谋士韩延徽叹息道:“大王,微臣早就提醒过你,任何时候都绝对不能低估汉军,可是大王就是不信,事到如今说这么多也都太迟了,我军惟有全力一战,方有希望突出重围,只要能够突围,我军便能够想办法与盟主汇合,然后借助盟主的力量击退汉军,重建我大辽的荣光。”

    “真没想到满朝文武都没用,关键时刻竟然是韩延徽一个汉人为我出主意。”阿保机心中暗暗叹息一声,他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为今之计只有死战突围一条途径,否则的话,等待他们的就是国破家亡的命运。

    所以,阿保机当即大声说道:“诸位,汉军已经入城,为今之计我们就算是束手投降,也最终难免死亡的命运,事到如今,惟有全力死战,方才有生的希望,希望各位在此时不要犯糊涂,随小王一起,奋力拼杀,突出重围,向盟主求援,盟主那里可是有近三十万大军,只要他肯出兵相助,汉军即便是再来十万,也终难避免败亡之局。”

    然而这时候只见有人小声说道:“即便是再拼力死战,恐怕也难逃一死,我反而听说,如今汉人的政策稍有改变,只要肯诚心归附,并且甘愿放弃族群血统,还是又希望能够活命的......”

    阿保机闻言顿时大怒,他一个箭步走上前去,挥刀将那个说这种“大逆不道”之言的人当场斩杀,这才知道此人竟然是阿保机的弟弟耶律剌葛。

    误杀亲弟,虽然心中有些愧疚,然而阿保机却知道在这时候唯有这样做才能震慑军心,组织突围,否则的话死的人将会更多。

    所以阿保机当即冷冷说道:“竟敢妄想背叛祖先,随时我亲弟,也必杀之,诸位,事态紧急,速速作出决断,到底是想要随我一起突围,还是宁愿背弃祖宗,做个无本无源之人,但凭一言而决之!”

    周围众人早就被阿保机当机立断的动作吓得面色发白,这个阿保机连他的亲弟弟都毫不留情,其他人更是绝对不会放过,所以那些刚才还决定不管怎样,好死不如赖活,宁肯背弃祖宗也要保住一条性命的人当即不敢开口表达原本的意思,生怕会向耶律剌葛那样将自己的性命给搭进去。

    众人尽皆不敢说话,可是当他们看到阿保机的眼神如同刀锋一般令人心底发寒的时候,立刻做出了明智的决断,大声赞扬阿保机刚才那一番“正义凛然”的话,同时还指责耶律剌葛背叛祖先。为天地所不容,同时神色坚定的保证,绝对支持阿保机的建议,遵从阿保机的命令,誓死追随阿保机一起突围。

    阿保机这才满意得点了点头,随后下令全军将士披甲执锐,保护着自己和宫中女眷突围。

    虽然宫女和奴婢们可以抛弃,可是王后述律平可是他的结发夫妻,而且在他崛起的过程中助力良多,这样的女子绝对不能放弃,所以尽管带着述律平绝对是累赘,但是阿保机也甘之若饴。

    然而当阿保机率军来到宫门口的时候,却发现王宫竟然已经被汉军四面包围,数万大军将整座王宫围了个水泄不通,纵然是一只苍蝇都难以飞走,更何况是这么多活生生的人?

    “大王,我们是固守王宫还是继续突围?”身边的臣子们体若筛糠,瑟瑟发抖的问道。

    这时只见韩延徽大声说道:“大王,事到如今,我们就算是固守也根本没有任何用处,随着城内战事的结束,围困王宫的汉军将士只会越来越多,而我们的士气刚刚给调动起来,只有现在才有一战之力,一旦错过时机,恐怕他们连战斗的胆量都没有,所以,所谓的固守王宫只是下策,唯有奋力突围方有一线生机。”

    却见其中一个老者大声喝道:“韩延徽,我乃大王的叔父,方才商议的既是国事,也是家事,哪里轮到你一个汉人插嘴?”

    然而阿保机却怒斥道:“住口!耶律辖底你这老匹夫,如何敢这样跟我的相国说话?韩爱卿说得对,当今之际惟有誓死突围方为上策,你若是敢惑我军心,休怪我不念旧情,即便是我叔父,也照杀不误!”

    那老者耶律辖底听了这话,顿时面色发白,不敢再说。

    随后就见阿保机指着耶律辖底说道:“你,率领本部将士打头阵,进攻汉军中军,吸引其注意力,不得有误,否则的话,定斩不饶,韩延徽,你率领羽林军随我见机突围。”

    “为,为何是我?你,你公报私仇!”耶律辖底一听让他带兵打头阵,顿时头大如斗,一脸的不满,大声抗争道。

    只见阿保机冷冷的握着手中带血的佩剑,狞笑着说道:“若不同意,只有死路一条!”

    耶律辖底心中一沉,不敢再说,率领部众向着汉军冲了过去。

    然而双方刚一接触,就见耶律辖底扔掉武器,大声说道:“我乃契丹老臣耶律辖底,愿意向大汉天子归降,之前我就反对阿保机称王反汉,可是他却根本不听,如今他不顾亲情,强逼我率军吸引汉军主力,却要伺机突围,大汉天子可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让这厮突出重围......”三国之将星系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