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三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在听说汉军马上攻上城头,匈奴将士也都慌了,立刻站起身来准备御敌,可是当他们站起身来的时候,却发现汉军们竟然已经来到了面前!

    不过毕竟这石头一批汉军冲过来,人数很少,只有几十个人,匈奴将士见状倒也没有慌乱,他们依仗着人多,一齐挥动长枪,向着冲过来的汉军刺了过去。

    在这其中有一个叫做王弥的将领,此人出身于汉人,原本是一个啸聚山林的盗贼,由于拥有几分勇悍之力得到了刘渊的重用,对刘渊心存感激,于是成了刘渊麾下屠杀汉人的刽子手,现在见汉人冲上城头,他立刻率领周围的将士予以狙杀,这些将士手中的长枪动作划一,干净利落,所以他认为这样一来,那些冲上来的汉军一定会遭受重创,因为这些可都是他麾下最为精锐的枪兵,而他却是拥有“枪将”的技能,能够提升麾下枪兵将士的战力的。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与他对面不远处的一员汉将冷哼一声,连躲都不躲,竟然直接跳到了这些长枪之上,然后借力在空中一个翻身,竟然稳稳站到了城墙之上!

    要知道,此人穿着一身铁甲,这一身铁甲也都有个四五十斤,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灵活的跳上匈奴将士一起刺过来的长枪枪杆上,然后来个后空翻,战到城头上,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不过王弥却并没有害怕,反而心中隐隐十分兴奋,因为在他看来,这一次自己抓住了一条大鱼,这员汉将如此本事,一定是一个出名的将领,自己一上来就抓住一名大汉名将,日后一定会获得丰厚的封赏的。

    至于说会遭到对方的反杀,王弥一点都不相信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对方孤身一人,而他麾下的将士至少有三十人一起上前,将其包围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顿时让他瞪大了眼睛,因为那名汉将大喝一声,手中一把铁枪急速横扫,只听得周围的将士们齐齐惨叫一声,睁眼望去,三十人至少有二十人躺在地上,有一部分人还大声哀嚎,另一小部分人却是当场身亡。

    “这,这,怎么会这样?就这一下而已,我军怎会造成如此伤亡?”王弥震惊不已,看着倒地的将士们,满脸的难以置信。

    而在下一刻,即便是剩下的那几个人也都被那人挥枪刺杀,那人的动作干净利落,几乎是一枪就准确地杀死一人,这样的身手,即便是王弥都自叹弗如,其实又何止是自叹弗如,简直就是相差甚远,天差地别。

    “你,你究竟是何人?”王弥面色发白,指着那人,声音颤抖着问道。

    只见那人哈哈大笑一声,随即说道:“我乃雁门杨再兴是也,你是何人?听你口音竟像是我汉人,嘿嘿,爷爷我生平最恨为鞑子卖命的汉人,贼子休走,看枪!”

    “竟,竟然是岳飞麾下大将杨再兴,听说这厮当初凭借一己之力就大破金兀术,端的是勇悍绝伦,我怎么会遭遇这种恶棍?”

    王弥一听对方是杨再兴,立刻就怂了,连忙向后躲闪,却不料杨再兴竟然直接向着他杀了过来你,周围的将士们之前见识过杨再兴的勇力,又早已听过其大名,见其冲过来,无人敢当,纷纷为其闪开一条道路。

    在这种情况下杨再兴轻松就来到王弥面前,手中长枪舞动,只是一个回合,就将已经是一流武将的王弥当场斩杀。

    “我,我,你,你.......”王弥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便即气绝身亡。

    “哈哈,杨再兴在此,哪个与我一战?”

    杨再兴在斩杀了王弥之后,夺起战马,更加的意气风发,大声喊道。

    周围的将士们面面相觑,无人敢应。

    杨再兴愈发得意,他远远看见刘渊的伞盖,立刻策马向着刘渊杀了过去,并且大声喝道:“刘渊逆贼,之前你是何等意气风发?可敢与我杨再兴一战?”

    这时只见一将纵马上前,大声说道:“早就听闻杨再兴之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刘聪愿意向你讨教讨教!”

    “刘聪?既然你不怕死,本将成全你就是。”杨再兴淡淡一笑,对着刘聪说道:“你先动手吧,否则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

    “哼!既然你如此狂妄,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受死!”刘聪一声大吼,手中长枪如雷一般刺向杨再兴。

    杨再兴冷冷一笑,手中长枪不换不忙的格挡,只听得一道金铁交鸣的声音传来,刘聪面色顿时一变,他的双手发麻,长枪抛飞,随即纵马就往回逃走,大声叫道:“果然好武艺,某家不敌,这便去了。”

    杨再兴哪里肯舍?大声叫道:“休走,吃我一枪。”随即纵马追了上去。

    刘聪虽然战败,却也不是当真逃命,而是用了一个败中求生之法,他的真正本事并非是手中那杆枪,而是弓箭,他在历史上就能力挽三百斤的强弓,现在经过南华老仙的改造,更是能够挽四百斤的强弓,再加上箭芒的特性,这一箭下去能够让他的战力发挥到超一流武将的实力。

    刘聪见杨再兴追了过来,心中暗暗得意,他相信自己突如其来的这一箭下去,杨再兴不死也要重伤,于是他回过身来,摘下铁胎弓,搭上羽箭,对着杨再兴就是一箭射去。只见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羽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向着杨再兴飞了过去。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杨再兴似乎早就防范他有这一手,手中长枪挥舞,轻松将这根羽箭打落,随后在马上前,冷笑着说道:“箭法倒是不错,最起码比起枪法要强上不少,不过却是还不够,刘聪小鬼,你还有什么本事,一块使出来吧,你杨再兴爷爷接着就是。”

    刘聪见自己的攻击并没有奏效,现在是真的慌了,他咬了咬牙,纵马就要逃走,却不料就在这时,杨再兴手中的长枪如同奔雷一般从后刺了过来,刘聪根本无法抵挡,被长枪透胸而入。

    刘聪苦笑一声,自己仗着勇武,本来想要捞取一份功劳,获得父亲刘渊的认可,以便为将来夺取继承人之位捞点资本,却不料对手太强,竟然命丧此处,这也是一种绝妙的讽刺吧?

    这也印证了后世的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唉,只可惜上天不给我掌控匈奴的机会,否则的话,我一定带领族人走向强盛.......”刘聪带着最后一丝不甘和不舍,狂喷鲜血,最后气绝身亡。三国之将星系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