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五章 你们一起上吧
    呼延氏众多猛将的横空出现不仅让刘渊感到精神振奋,就连赫连勃勃都惊喜不已,他没想到在关键时刻,匈奴之中竟然也涌现出了如此多的勇士,相对于自己来说,刘渊可是娶了一房好老婆,而自己这边却是有些悲惨了,所娶的妻子破多罗虽然是鲜卑贵族没弈干之女,可是这个族群并没有知名的勇士,自己的女儿倒是嫁给了鲜卑统帅拓跋焘,可是就算是拓跋焘实力最强大的时候,都没有支持他成为匈奴之主,更何况现在鲜卑灭亡,拓跋焘身死,他的三个女儿都成了汉军的俘虏。

    “还是这个刘渊有眼光,能够娶得呼延云为妻,如果是我的话,在呼延氏这些猛将们的支持下,一定会成为匈奴之主,现在这些人帮助刘渊稳定了战局,建立了莫大的声望,我这一辈子恐怕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赫连勃勃一边惊喜于战局突然的逆转,另一方面心中又对刘渊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同时心中暗暗决定,只要呼延氏这些勇将存在,自己这一辈子绝对不能够再存着要取刘渊而代之这种危险的想法,这会给自己的部族带来灭顶之灾。

    正在不断败退的匈奴将士在看到呼延氏这些猛将们一上来就逆转了战局,也都精神大振,他们止住了逃走的脚步,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战局的变化,同时暗暗为那些呼延氏的勇将们呐喊助威,希望他们不负众望,将汉军赶下城头。

    然而紧接下来,就见汉军之中几员将赶上前来,其中一人大声喝道:“尔等匈奴胡虏,某生平最为痛恨,今日叫尔等撞在我手中,也算是尔等倒霉,你这老匹夫叫呼延赞是吗?可敢与我冉闵一战?”

    “什么?冉,冉闵?”听到冉闵自报家门,赫连勃勃顿时面色大变,她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当初鲜卑族中最勇猛的猛将宇文成都,就是被这个冉闵给击杀的,他原本以为这个冉闵在汉帝刘和的身边,却没想到此人竟然来到了这里。

    于是赫连勃勃连忙往后退了数十步,只要看到局势不利,立刻就要转身逃走。

    不远处的刘渊看到了赫连勃勃的反应,顿时面色一沉,他连忙纵马来到赫连勃勃的身边,沉声说道:“赫连,如今我放局势逆转,你为何竟然往后退?莫非是对我呼延氏众人没有信心?”

    “不不……是是……唉,是这样的”,赫连勃勃支支吾吾了片刻,随后沉下心来,咬牙说道:“大帅,事情是这样的,你难道没听说那名汉将自报姓名吗?他可是冉闵,就是当初那个击杀宇文成都的恐怖存在。”

    “宇文成都?就是当年号称鲜卑第一猛将,被晋王殿下都御赐天宝大将军的宇文成都?你说就是这个冉闵杀了他?”

    刘渊见赫连勃勃点头,顿时面色大变,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开口说道:“是不是鲜卑人将这个宇文成都的武艺过分夸大了,这才成就了这个冉闵?当初女真、契丹各部不是也有人自称第一勇士吗?他们最终也不过是能够与杨再兴之流相提并论,也就是说只能与呼延庆在伯仲之间,如果是这样的话,局势尚有挽回之处啊。”

    却见赫连勃勃苦笑着说道:“别的人或许有夸张之处,这个宇文成都可绝对不会夸张,他曾经可是打败了赵云,好吧,虽然那是偷袭,显示不出来宇文成都的真本事,然而在战场上单挑之时,这个宇文成都可是仅凭一个人就连续战胜杨再兴、高宠、杨七郎这样的存在,甚至即便是号称铁枪无敌的王彦章,最后都在他的手中败落,而冉闵能够轻松击杀宇文成都,由此可见他们的差距,我敢料定,就算是呼延氏最勇猛之人,也绝对不是这冉闵的对手,甚至就算是呼延氏所有的勇将一起上,也未必就是这个冉闵的对手。”

    “什么?不会吧?我看延庆就已经是万中无一的好手了,更何况这里面还有一个比延庆武艺还要强一些的延平,就他们两个也都足以和那冉闵相抗了,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其他的猛将……”

    然而就在刘渊说这话的时候,就突然看到战场之中,呼延家的家主呼延赞竟被冉闵生擒,他看得分明,呼延赞与冉闵交战仅仅十个回合,就被冉闵当场生擒,而这还是在杨再兴对冉闵开口请求冉闵将其生擒的情况下才用了十合,否则的话,如果冉闵仅仅是要杀死呼延赞的话,恐怕都用不了五个回合。

    “父亲!”看到呼延赞被冉闵生擒,呼延赞的儿子呼延丕显大叫一声,纵马上前,将手中一对铁鞭直接砸向冉闵,口中还大声叫道:“兀那贼将,快快放了我父亲,否则的话,小爷定叫你不得好死!”

    只见冉闵冷笑一声,手中双刃矛舞动,仅仅七个回合就将呼延丕显打落马下,然后被其麾下亲兵赶过来,上了绑绳,生擒活拿。

    随后又有呼延灼赶上前来,挥鞭就打,口中还大声喝道:“狗贼住手,快放了家主和少家主,否则的话,我手中这一对铁鞭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呼延灼的武艺比呼延丕显还不如,仅仅五个回合就被冉闵再度生擒。

    随后就是呼延守信和呼延守用弟兄两个舍弃了张宪,一起上前,大声喝道:“大胆狂徒,竟敢擒我族中多人,还不速速将人放回来?否则的话,一旦小爷动怒,必将让你死无全尸!”

    冉闵闻言哈哈大笑道:“真没想到,这些人一个个都是自大狂,这样的人物,真不知道再兴将军为何要替他们求情,偏要我饶其性命?若是依照我的性格,一矛一个戳死,岂不干净?”

    只见杨再兴在一旁陪笑说道:“冉大哥有所不知,雁门呼延氏虽然身属匈奴,然而他们起始于我汉人通婚已久,每个人身上都流淌着我汉人的血液,所以也不能算是纯粹的匈奴人,而且这些人在雁门之时,也一向爱护我汉人百姓,从不作恶,小弟相信这样的人,陛下有可能会喜欢,即便陛下不喜欢,冉大哥你将他们生擒,任凭陛下处置,这也是冉大哥你的一番大功不是?”

    冉闵想了片刻,随后点头说道:“说得也有道理,这样吧,尔等呼延氏的族人一起上吧,如果能够在我手中走上一百回合,我就将你们的族人全部放了,不仅如此,这一战我再不插手,如何?”三国之将星系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