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琉球归服
    寺内正毅的惨叫之上刺破苍穹,直接传了出去,外面的人听到声音立刻涌进来,只是片刻之间,就见并不宽大的主帐之内竟然聚集了七八百人,将金刀圣母和吕四娘团团围困在核心。

    在这其中自然就有闻讯而来的琉球酋长,在看到主将竟然遇刺,琉球酋长顿时面色大变,指着寺内正毅的尸体对着金刀圣母和吕四娘说道:“你,你,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竟敢刺杀上国大人,今日定然不能容你们,来人,将这两个人给我杀掉!”

    这时只见金刀圣母哼了一声,手中长刀挥动,只是一瞬间就将围上来的那些琉球武士打倒在地,这些人虽然受伤,可是伤的并非要害,所以一时也不致死。一个个躺在地上哼哼唧唧,难以动弹。

    其他人见金刀圣母如此厉害,顿时变得迟疑了起来,一个个凝神戒备,却也不敢上前。

    就在此刻,金刀圣母对着琉球酋长厉声说道:“察度,难道你竟甘心为倭人效死力?你可知道之前受到对方的利用?他们为了能够顺利逃走,竟然不惜牺牲尔琉球整个部族男女老幼的性命,派你们阻挡汉军,若不是大汉天子心生仁慈,不愿对尔等动手,恐怕尔等早已变成满地的死尸了,如何还能够站在此处?尔等不说回报大汉天子,难道竟然还要认贼作父,恩将仇报不成?”

    琉球酋长察度在听金刀圣母这么一说之后,顿时如梦初醒,想起来自己之前的确是不知好歹,不知道为何竟然受到仇人的迷惑,甘心为他们效力,并且帮助他们与汉军作战!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等为何会主动投靠倭贼,与大汉作对?谁能够告诉我,这究竟是什么缘故?”察度悔不当初,满脸的痛苦与悔恨,对着金刀圣母恭敬行礼道:“请尊使大人息怒,下官不知道为何,竟然像是中了妖术一般,一心听从那寺内正毅,将他当做是举世无双的大英雄,对他尊敬崇拜,并愿意为他效死力,现在想想也的确是罪该万死,这一切都是下官的错,还请尊使转告大汉天子,无论如何处罚下官,下官都绝不敢有半句怨言,只请天子放过我族群这数万族众,他们都是无辜的,他们心向大汉,都是在下官的影响下才做出这等认贼作父、恩将仇报的禽兽之举……”

    “既然这么说,你可知罪?”金刀圣母没有等察度把话说完,就对着他冷冷说道。

    “下官知罪,还请尊使转告天子,一切的罪过我都愿一力承担,只要不怪罪我的族人,我死而无憾。”

    察度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痛心疾首,可以看得出来,这些话都是出自真心。

    这时候就连琉球的部众们也都清醒过来,他们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竟然帮助仇人对付自己人,幸亏大汉天子仁慈,否则的话他们所有的部众将彻底在这世上消失,就连那些妇女和孩子也都无法幸免。

    想到这里,所有人全都出了一身冷汗,他们全都跪倒在地,即便是那些被金刀圣母用刀杀伤的将士们也都爬起来,对着金刀圣母齐声说道:“请尊使开恩,饶了我等一命,我等都是一时糊涂,方才犯下死罪!”

    金刀圣母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收服琉球部众,自然不会当真怪罪他们,所以金刀圣母对着众人说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快快免礼吧,我已经知道了,你们都是受到这寺内正毅的妖术影响,这才变得头脑发狂,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大汉天子才宁愿退兵,也不愿伤害你们,后来又派我二人前来刺杀寺内正毅,破其妖术,拯救你们,现在你们遇救,而且身上所受的妖术也被彻底清除,这一切都不出天子预料,实在是可喜可贺,你们若真心想要反悔,那边打开寨门,迎接王师进入。”

    “诺!请天子和尊使放心,罪臣这就命人打开寨门,恭迎天子圣驾。”

    察度苦笑一声,下令打开寨门,举起火把,对着海面上按照金刀圣母所教授的法子,将火把打出相应的团,以示臣服,并恭迎天子的到来。

    仅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就见海面上航来一批船舰,为首一人头戴金盔,身穿金甲,站在船头,不怒自威,眉目之间自有一股说不出的贵气,一看就令人心折不已。

    察度与族人知道这一位肯定就是大汉天子,于是全都恭敬拜倒在地,对着刘和说道:“罪臣(罪民)某某恭迎天子圣驾!”

    刘和自然听到了这些人的朝拜之声,他虽然谅解这些人,但是却也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所以只是点头,并不说话,来到众人面前,大声喝道:“察度,你可知罪?”

    “罪臣,罪臣知罪,罪臣一时不察,中了那寺内正毅的妖术,致令我部众的脑子全都陷入狂热之中,不辨敌我恩仇,竟然恩将仇报,认贼作父,还请陛下严惩。”

    察度见刘和气度森严,自己心中更怯,所以连忙俯首说道。

    “纵然有寺内正毅的妖术,总是尔等心志不坚,这才让其有机可乘,这一次朕心念尔等,不愿杀伤,饶了尔等一族,可是却并不代表以后都会这样做,只要再有一次,朕定让尔等全族尽灭,鸡犬不留!”

    “是是,请陛下放心,罪臣,不,罪民以后绝对不敢这样”,听了刘和如此严厉的话,不要说是普通部众,就连察度自己都浑身冒冷汗,战战兢兢,面色苍白,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略一沉吟,察度最后一咬牙,对着刘和恭敬说道:“陛下,罪民能力不足,根本难以领导部众,更兼心志不坚,险些酿成大祸,还请陛下派遣贤才前来管理琉球,罪民只想着为一个普通的布衣,罪民一向羡慕长安的繁华,希望陛下能够恩准罪民,带着家小前往长安渡此余生。”

    刘和听闻此言,顿时点了点头,欢颜说道:“察度,你也不必如此,朕能够看得出来,你对朕十分忠诚,然而正如所言,你的才干稍显不足,我又见你羡慕长安的繁华,愿意前去长安生活,既如此,朕便准你所言,允许你前去长安,朕准备在这里建立琉球都督府,仍然以你为琉球都督,不过你不必真正理事,只需按时领取俸禄便是,另外,朕还拜你为安国大将军,封太原郡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