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真田幸村和长尾景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少废话!想要取我性命,你也要有这样的本事才行,刘和,咱们之间可算得上是积怨已久,今日正好算算总账。”

    南华老仙在一开始正准备借着人多围杀文鸯,却不料文鸯竟然被黄忠救下,与此同时,赵云、马超、张飞、关羽四人立刻进入战场核心,救下文鸯。

    “小兄弟,你怎样?没事吧?”赵云以手中龙胆亮银枪隔开倭国将领武藤章对文鸯的致死一击,随手展开七探蛇盘枪,仅仅三探就将对方刺死,就下了文鸯一条性命,然后关切的说道。

    却见文鸯满脸震惊的看着赵云,随即惊喜的说道:“这,这,这是传说中的七探蛇盘枪?莫非将军你就是常山赵子龙将军?”

    之前这些汉将在报出名号的时候,文鸯正在苦苦支撑,根本没有抬头,所以不知道眼前之人就是赵云,现在看到赵云的枪法,心中十分惊喜,连忙问道。

    “正是,莫非小兄弟之前见过我?”赵云见文鸯枪法了得,而且风格与自己相近,心中也很欢喜,连忙问道。

    “未曾见过,可是将军的枪法闻名天下,小将虽然未曾见过,可是一看就能够感觉到,这一定就是七探蛇盘枪,是以猜测出了将军的身份,其实……”文鸯说到这里,满脸羞涩,然而还是说道:“其实小将在以前就最为崇拜赵将军,在觉醒了能力之后,更是把赵将军作为崇拜的偶像,还给自己起了个外号叫小赵云,希望将军不要怪罪……”

    “哈哈,这有什么?这更足以证明赵某的魅力,好了,你我之间一见如故,实乃缘分,今日我们便一起上阵杀敌,以后如果有条件的话,我便将我这套枪法转授给你如何?”

    “这是真的?实在是太好了,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只不过现在在马上,不能行全礼,等到此战结束后,我一定正式行礼。”文鸯喜孜孜的在马上对赵云抱拳行礼,随即转过身来,持枪说道:“既然师傅发话了,徒儿自然好好表现,多多杀敌立功,不负师父厚望。”

    随后文鸯手中长枪刺向真田幸村,大声喝道:“真田幸村,你之前不是一直要取我性命吗?如今我大好头颅就在此处,有本事来取便是。”

    然而真田幸村又如何敢与文鸯争锋?他可是深深的知道文鸯的厉害,之前如果不是仗着人多,就算给他十个胆也不敢与对方单独作战,所以真田幸村根本不敢接战,面色煞白,一声不吭,直接转身逃走。

    然而文鸯却并不打算放过他,纵马追上前去,冷笑着说道:“哪里走?吃我一枪!”不由分说从背后刺了过去。

    真田幸村闻得背后传来急剧的破空之声,便知道文鸯的杀招赶制,无奈的他只好伏在马背上,躲避这一击杀招,在对方的长枪刺过的同时,它能够真切的感受到文鸯那把长枪上附带着的森冷杀意。

    好在躲过了这一招,自己还有逃命的希望,真田幸村不敢多做耽误,双腿猛夹马腹,以图逃出生天。

    然而事情哪有那么简单?文鸯一枪没有刺中,紧接着就是变换招式,直接将长枪乡下猛砸,那杆长枪如同铁棒一般的砸了下来,直接砸中真田幸村的腰部。

    只听得扑哧一声,真田幸村的腰都被砸断了,他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又因为腰部砸坏,下身没有知觉,根本坐不住战马,竟然被因为文鸯猛击而吓得发狂的战马直接甩到地上。

    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真田幸村像一滩烂泥一般的摔倒地上,他尽管拼命的挣扎,可是由于下肢失去知觉,无论如何都站不起来,被赶上前来的文鸯只是一枪就刺中了胸膛,直接将他刺死。

    “呃……”真田幸村大口喷血,眼睛睁的大大的,至死都难以相信,他竟然会死在这里。

    文鸯在杀了真田幸村之后心中大振,随后冷眼旁观,见之前还口口声声喊着为儿子报仇的长尾为景正躲在不远处,顿时大声喝道:“长尾为景,你不是要为儿子报仇吗?如何躲在一旁?今日我便满足你的愿望,给你一个为儿子报仇的机会。来吧!”

    文鸯一边大喊,一边向着长尾为景杀了过去。

    长尾为景的武艺与真田幸村在伯仲之间,甚至还不如真田幸村,如何能够是其对手?他也有自知之明,眼见文鸯冲过来,顿时怪叫一声,纵马逃走,然而他跑了没几步,就见前面一将拦住去路,只见这员将身材瘦小,然而却手持一对特大号的大锤,看起来与这少年将领十分的不相称。

    虽然听说对方名叫李元霸,可是长尾为景之前并没有听说过李元霸的英雄事迹,长尾为景见对方瘦弱,认为容易欺负,于是打马上前,对其喝道:“速速滚开,否则的话需要怪爷爷辣手无情!”

    然而那小将却像是傻了一般站在那里,根本无动于衷,这让长尾为景十分恼怒,纵马冲到其面前,顺手将手中长枪刺了过去。

    而直到长枪来到李元霸的面前的时候,才见对方用一只大锤懒洋洋的格挡,这让长尾为景心中更加笃定,对方一定是吓傻了,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如此托大?

    长尾为景的脑中都已经浮现出对方被自己这一枪震得虎口开裂手臂发麻一脸难以置信的场景,然而随后他就听到一股强烈的金铁交鸣的声音,这道声音震得他耳朵都快聋了,除此之外他的手臂麻木,没有了任何知觉,手中长枪早已经抛飞,而且砸死了三名倒霉的倭国将士。

    “这,这,这怎么可能?这个少年如此瘦弱,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力气?”长尾为景喃喃自语,就像是看到怪物一般不敢置信。

    这时候却见远处传来德川家康的声音:“长尾,快跑,你可知道这少年什么来历?他可是李元霸,当年在蒙古营中,一个人就杀了蒙古大将二三十人,数千名蒙古军士,这样的人物就算是主公都不敢说必胜,你竟然敢冲撞他?你是在找死啊还是在找死啊?”

    “什么?原来汉军之中竟然还有这样一个怪物,唉,早知道的话我怎么敢惹他?”长尾景虎震惊不已,连忙抽身准备逃走,然而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见李元霸手中的擂鼓瓮金锤如同一座小山一般的砸过来,只听得扑哧一声,长尾景虎连人带马被砸成了一堆肉泥,死得不能再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