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9.重生的皇帝(十三)
    ,精彩小说免费!

    公主未成婚之前, 一般都是局住在其母妃宫中的, 没办法, 谁让宋皇宫小呢,单独的公主殿……赵煦那时或许可以,但赵佶,那真是想都不要想了。

    事实上, 自从赵佶搬离皇宫后,谭昭觉得皇宫都大了一倍, 西宫的宫殿都空了出来,原主以前的妃子基本都已经出宫,没有品阶的更是早已不知去了何处, 倒是还有一个被废黜的前皇后在宫外,但……这位,他吃饱了撑的给自己添堵。

    也是因此, 宫中二位公主都有了自己的公主殿,而且宫殿很大, 也就比隔壁的东宫小上一点,因刘太后死前那一封信, 谭昭将崇恩宫案模糊处理,全了她身后的声名, 因此三公主还是嫡出公主,宫殿是为福乐殿, 而“二公主”的宫殿, 是他特意安排的。

    远远就瞧见那黑色身影纵身跃入鱼驰殿, 谭昭晃了晃手中的花酿,慢悠悠提着也滑入了夜色中。

    鱼驰殿这名,是谭昭取的,大概心理类似于“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唔,他是城门,他儿子就只能当池鱼了。

    没办法,有事儿子服其劳嘛。

    谭昭啧了一声,他仗着身披隐身衣,一路长驱直入鱼驰殿寝宫,随后心安理得地取下隐身衣,坐在花窗下小口饮酒,不得不说,狄大堂主的手艺,也就比他稍微……稍微差那么一点吧。

    系统:我好痛苦!良心好痛!

    呵,戏精!

    只听得门轻轻吱地一声,便有一道身影极快地闪了进来,他很是小心,显然没有惊动外头的宫人。可当他转过头来看着这满宫装饰时,眼中火苗恣意燃烧。

    有小可爱的加成,谭昭目力极好,他看到此,不由得一乐,小姑娘家家的,小粉红小装饰多棒啊,你看三公主就很喜欢,爸爸绝对不会厚此薄彼的哟~

    “德康深夜归来,可是去夜会情郎了?”

    因殿内没有点灯,故只有墙壁上微弱的夜明珠照耀着寝宫,这声音幽幽地像是痛心疾首的老父亲一般,“二公主”乍闻,袖中的匕首已经刺了出去。

    他的动作很快,等他反应过来这声音是谁之后,收势已经来不及了!

    他眼中惊恐一闪而过,他对这位父皇确实没多少感情,但弑君杀父的罪名……他努力偏移方向,已打算伤了自己也在所不辞,却只听得“叮——”地一声,削铁如泥的匕首与酒瓶碰在一起。

    可也是奇了,这吹毛断发的匕首竟未能击碎这小小的酒瓶,就像……这酒瓶是精铁冶炼而成的一般。

    “怎么?被父皇猜中,恼羞成怒了?”

    去尼玛的恼羞成怒!二公主的匕首有点痒,或许他可以考虑真的弑父?!

    “不是为父说,德康你这功夫,还不到家啊!”

    赵德康站在满宫小粉红里,怒气值已经冲到了顶峰,他将匕首摔在厚实的粉色地摊上,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父皇恕罪,儿臣……任凭处置。”

    或许吧,有那么一刹那他是想动作的,但他忍住了,就当……替这大宋江山积点福吧。

    “你不认得这酒瓶?”

    赵德康有点懵,他应该认得吗?

    谭昭又忍不住啧了一声,他又喝了一口酒,滋味竟比方才的还有好些:“看来你这情郎,对你也不如何啊。”

    “……父皇容禀,儿臣已有婚约,不曾有……”

    谭昭大惊失色:“什么?你竟有了婚约!”

    赵德康觉得事情有点诡异了,他今年虚岁不过十四,还未发育完全,又是男生女相,便是作夜行打扮,如此昏暗的环境,父皇该是认不出来才是啊,他定了定心,垂手道:“是,皇叔父早在年前就为儿臣与左卫将军石端礼赐婚。”

    谭·老父亲·昭的目光变得幽深杳渺起来,许久,才听到他幽幽地开口:“德康啊,我大宋可没有皇子下嫁外臣的先例,不过父皇是很开明的,如果德康一定要如此,父皇也不是不能成全……”

    咦?诶——

    我去去去!鬼才要你的成全!

    赵德康出离愤怒了,你既然知道我男扮女装,还赐这么个鬼宫殿给他,还一声不吭夜里守他,说什么情郎!要不是看你是我父皇,分分钟杀了你!

    他愤怒地想要怼回去,忍辱负重多年,眼看着他就要熬出头去外面鲜亮的世界,他绝不容许——

    “石端礼,是你的人吧,德康?”

    赵德康一颓,彻底没了声。

    皇叔父是皇叔父,父皇是父皇,他不该掉以轻心的,谁都知道……他以为……

    “如果德康你一定要嫁,父皇真的可以成……”

    “谁要嫁!”

    赵德康终于憋不住,冲着一脸笑眯眯的父皇喷了回去!

    早两日前,谭昭就已经收到了“二公主”的身世消息,皇宫里一向是没什么秘密的,如果有,也只是因为这个秘密藏得深不为人所知罢了。

    赵德康就是这样一个深藏多年的秘密。

    原主赵煦自从十七岁亲政开始到死去,一共就五个孩子,一个儿子,四个女儿,其中包括一个儿子在内的三个孩子都早幺,只有赵德康和三公主活了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赵德□□下来之前,赵煦仅有的一个嫡出公主没活过两岁就殁了,赵德康说是行二,其实也是长,赵德□□母那时连才人都不是,根本就护不住儿子,加上那时盛宠的刘后也怀了孕,赵德□□母就出了昏招将“儿”变“女”,已期日后谋划。

    很可惜的是,等到赵德康三岁时,刘后生了儿子,她三年的遮遮掩掩全部化为泡沫,怒火攻心之下竟是去了,只留下赵德康一人懵懵懂懂。

    那时赵煦差不多身体已经亏空了,他有了后继之人大喜,三月后儿子殁了又大悲,一下子没顾忌上“二公主”,否则以赵德康身边人的遮掩,绝逃不过赵煦的眼睛。

    也是因此,哲宗无子,由其弟赵佶继任皇位。

    但话也说回来,倘若赵德康四岁登基,那大宋……也是有的乱了。

    “不嫁也好,咱家还有皇位要继承,就不同人玩了吧。”

    然后……然后一切就在赵德康懵逼的表情中快速发生了,先是眼睁睁看着父皇下旨封他为太子,入主东宫,值得一提的是,装潢终于正常了。

    二是听着人瞎编了一个“养儿为女”的迷信论,说是他八字清奇,前十年只能作女子装扮才能逃过一劫,而十岁之后,便是龙翔于天,任由驰骋。

    反正不管人信不信,反正……自圆其说得过分,民间竟也信以为真了,赵德康……不得不服。

    在他不得不服的同时,另一道旨意下来,是为他请诸葛神侯为太子太傅,又请大儒做老师,为他传道授业。

    同时,他十四年来见过面不超过十次的父皇,为他开了恩科。

    不知为何,想想竟然有点小小的感动?不不不不,这绝对是他的错觉!看着眼前公正严明写在脸上的神侯师父,赵德康迅速就将那点小感动按灭了。

    诸葛正我抚了抚胡须,是个好孩子,也不会动不动就叫他小花师傅,他一定不会辜负陛下良苦用心的!

    然后,诸葛神侯愉快地给人的作业加了一层。

    时光飞逝,飞到谭昭已经熟悉了朝政,飞到……顾惜朝和黄金麟已经赶到了连云寨。

    两人的合作可谓是十分地不默契了,动辄冷战,大则分裂,但最后还是定下了里应外合的反间计,三日后,顾惜朝成功与戚少商称兄道弟。

    怎么说呢,戚少商是个有勇有谋的汉子,但他的眼睛却很清澈,你一眼就能望见谭底漂亮的鹅软石。

    三日,足够了。

    躲开黄金麟探子的眼目,顾惜朝从靴子的夹层里取出一份密信,密信自然是谭昭交给他的李龄亲笔信。

    当初李龄镇守关外时,与戚少商一见如故,戚少商自然能认出这是李龄的字迹,只是字迹略略虚浮,上头还有斑斑驳驳的血迹,可见李大人恐是遭了难。

    他一目十行地看完,眼中焦急异常:“顾老弟,李大人如今可还好?”

    “暂时无事,只……”

    “只如何?”

    “只他之性命,全系于逆水寒宝剑一身,宝剑在,他活,宝剑被夺,他恐怕就……”

    戚少商懂了,他明白他手中握着的已不是一把简单的宝剑,而是一把……可以搅弄风雨的利器:“我需要做什么?”

    顾惜朝一愣:“你信我?难道你就不怕是我诓骗你?”

    戚少商却是爽朗一笑,握剑的人便是江湖中最潇洒的剑客了:“信,能写出《七略》这般的奇书,惜朝又如何会做那蝇营狗苟之徒!”

    真是好大一顶帽子压下来,顾惜朝有些愉快地弯了弯嘴唇,这才肃容开口:“那么,惜朝就在此,拜托戚大哥陪我演一场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