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7.重生的皇帝(二十一)
    ,精彩小说免费!

    可如此场景, 却是谁也笑不出来的。

    雪夜, 暗巷, 空气里还残留着爆竹火热的味道, 这是一年里百姓欢庆和祈愿的日子,此时那些远处燃着烛火的人家都该团在一处守岁吧, 赵德康的拳头握得紧紧, 这是他跟父皇……真正意义上度过的第一个除夕, 如果、如果他再厉害一点, 如果他坐上皇位,是不是就可以……

    “小太子果生得唇红齿白, 如此男儿,不如生作女儿……”

    飘忽的黑色一团,就像影子一样, 赵德康自问轻功还算不错, 可他此刻却连调动内力的力气都没有, 眼看着一只陈腐的手要抓向他的脸庞, 他却骇在原地无法动弹, 竟是此时, 一股巨大的力量让他迅速后退。

    寒风在他耳边呼呼作响,连鼻尖的陈朽味道也渐渐远去了。

    如果谭昭知道自家便宜儿子心里的想法, 他一定会告诉对方这是错觉, 卧槽他真的不怕跟人过招, 但是……行了行了, 您天下第一好不好。

    真的太臭了, 这位仁兄到现在还没被自己臭死,这嗅觉怕不是坏掉了?为了练功这么拼命,是个狠人了。

    “老朽竟是走了眼,官家……”

    官家你个mmp!谭昭将便宜儿子甩在暗卫身上,顺便还强抢了手下的宝剑,飘雪落寒铁,这注定是令人惊艳的一剑。

    便是如影的黑色怪物,也不再发出令人反感的声音,谭昭相信这世上有超越现实的东西,但这鬼东西显然还是人,只要是人……打了便是!就是打不过,他这不还有小可爱们撑腰嘛!

    四个打一个要还打不过,那他也别搞事了,直接回家玩泥巴算了。

    “朕儿子是你个鬼东西能说的吗!就你这样,还来搞刺杀!别笑掉朕的大牙了!”

    “自己没儿子还说朕,你问过朕了没有!”

    两个残影胶着在空中,若非是还有点儿眼力,暗卫首领简直都要把自己的头发薅秃了,而相比首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拿着自己的袖里剑,差点儿就心律不齐了!

    卧槽槽槽不是错觉啊!我父皇简直天下第一大坑货啊喂!第一次偷跑出宫那天,是谁一脸无辜地说从没飞过那么高楚楚可怜的,我去逗他玩很好玩吗!演技一流啊!

    我父皇竟然是个武林超级大高手!

    赵德康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脸,剧烈的疼痛终于让他留下了悔恨的泪水,妈耶,把他刚才的决心和感动还回来!这是要死的样子?父皇你激励人的方式真特别:)。

    “太子殿下,别打了。”

    赵德康转头,就看到一瘸一拐脸色奇差的顾先生。说实话,他一直觉得顾先生很厉害的,然而……现实真令人幻灭。

    然而顾惜朝只会比赵德康更加幻灭,怎么……会有这种人!如今想来,那困阵应该了是官家自己摆的吧。

    这是何等的天资啊,可如此一来,倒是显得他有些无能了,顾惜朝自负才华,却没想到有一天还能有这样的殊荣能让当朝天子出手救他。

    他轻轻扯出一个笑容,又牵扯到身体里的毒.素,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吓得小太子都没顾上看自家父皇大展神威,忙道:“顾先生,你……”

    “死不了。”他也不会死。

    不想死的何止顾惜朝一人,在场没有一个人想死的,即便是从小被培养的暗卫已经做好了牺牲让主上离开的决心,也没有想死的。

    可这种束手无力的感觉实在太令人难受了,被保护的人和保护者瞬间掉了个位置,简直令人酸爽。

    “再来把剑!”

    ……可能,还能当个递剑的剑童吧:)。

    “你分明中了毒,竟半点没事!”

    谭昭接了剑,才退了两步呼吸下新鲜空气,妈耶,憋气真的太辛苦了,他感觉今天挥剑都比以前用力三分呢,这剑有些轻了,他有些遗憾地甩了甩剑,这才开口:“那只能说明一点。”

    “什么?”

    谭昭一笑:“你的毒太次了。”

    ……我父皇就是牛逼,拉仇恨稳得一比。

    然而事实是,他没中毒,毒确实沾皮肤就会中,但……谁还没点儿看家宝物了,他大小也是个帝皇,当然也有了:)。

    这是个硬点子,不仅滑不留手,甚至有时还有点儿扎手,可如今已是骑虎难下,这也是最好的机会了,若是错过了今日,便不会再有如此绝佳的机会了!

    九幽神君已生了退意,可赌徒的狂热让他做不出掉头逃跑的举动,可若他不能迅速结果了这皇帝,恐怕再过不久,那诸葛老贼就要来了。

    怪只怪这命运吧,九幽心中一狠,便是从黑漆乌黑的怀里掏出一个小竹筒,他看到这,就像是看到了亲儿子一样,嘴里又桀桀桀笑了起来,可见他对此的自信:

    “官家果然识货!那老朽便让……”

    “抱歉,不想见!”

    好像把人刺激坏了?谭昭拒绝承认,本来就一副不人不鬼的模样,武功是真的好,若非是他去隋末走了一遭,恐怕他这会儿小命都要交代了,可他的运道还算不错,所以他还能再皮一段时间。

    系统:是谁给你这种勇气?

    [是你。]

    系统:……说,你今天到底被什么怪物掉包了!这么甜肯定不是我家宿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一团黑影突然蹿地而起,只掠向旁边的深宅大院,顾惜朝心道要遭,可他实在是无能为力,刚喊了一声,忽然一道迅猛的刀光刺破了深夜的天空。

    此时,刚过了午夜子时。

    天空中一道绚烂的烟火绽放,映照出一张干枯入腐尸般惊恐的脸。

    这是何等的丑陋啊!

    一截枯骨落在雪地上,同时也有一个竹筒落在雪地上,轻飘无声,谭昭足尖轻点两下到达,然后广袖一甩,将东西……收入了系统空间。

    然后,才有一声叮当响起,顾惜朝目力相当好,一眼便看到那一枚在寒风中甩着红穗的小刀,似无锋无刃,平凡普通,可如此平凡的暗器,怎么可能会追上——

    诸葛正我到了,与他一同来的还有崔三爷。

    暗卫实在半路遇上崔略商的,可他发足狂奔,却与从诸葛府出发的诸葛神侯一块儿来,可见小花师傅并不像他的字一样无害。

    “九幽!竟是你!”

    “老匹夫!是我又如何!”

    损了一指,断指如剜心,九幽心中大恨,说话也愈发喑哑凄厉起来:“没想到吧,你还未死,我怎么舍得去死!”

    “那黄金麟果然是你教出来的人!”诸葛神侯说着,一边还示意追命去保护官家。

    崔三爷是个十分幸福的人,因为他什么也不知道,所以丝毫都没有觉得不对,甚至还十分善解人意地用披风将前面遮挡起来护送。

    而演技帝皇上一秒虚弱,cos苏楼主分分钟入戏。

    顾惜朝&赵德康&暗卫首领:……真的,官家你开心就好啦!

    真的,这是何等的演技啊,然而本人完全没有羞耻感可言,谭昭早在小花师傅来之前就把剑扔回属下手里,这会儿跑到儿子身边,一脸的“仙气”:“德康,父皇有些累了,我们先回宫吧。”

    父皇,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两副面孔可还行?

    然而求生欲使太子殿下露出了一个乖巧的笑容,不住点头:“是,父皇。”

    刚好崔略商此刻过来,一行人正要撤呢,那边诸葛正我已经与九幽神君进入了回忆杀,回忆杀是开到了曾经几人竞争大宋国师之位的时候。

    彼时的九幽神君还不是如今这幅阴晦模样,他也不臭,还算一个人模狗样的江湖人,但他输了,输给了比他小的诸葛正我,只差一招。

    从此以后,心魔如影随形,他苦练武功,不惜与傅宗书蔡京合作,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杀了诸葛正我。

    他要向世人证明,他九幽就是比他诸葛强!

    “儿子,看见了没有,好好感谢你小花师傅,要不是当年你小花师傅横空出世,他或许就是你现在的太傅了。”

    赵德康到底是赵煦的儿子,立刻就明白了,立刻乖巧地朝着诸葛正我行了半礼:“多谢小花师傅!”

    九幽神君:卧槽老子现在怒火滔天,想杀人!

    诸葛神侯:……抱歉,你们父子的感谢并不令人愉快,甚至有点想摸鞭子教育人。

    正是此时,九幽神君后方突然又出现了身影,九幽似乎等的就是这一刻,他脸上的五官仍然扭曲在一起,可这并不妨碍他的攻势。

    九幽是冲着诸葛正我去的,而另一个身影——直冲谭昭这边而来!

    崔略商立刻迎了上去,这才发现来的不是一人,而是三人!不好,崔三爷急得变幻身形,然而——不好的似乎不是他要保护的人诶!

    ……突然咸鱼,有点想喝酒,那种直接给头顶浇的喝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