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8.重生的皇帝(二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那我能问个问题吗?”

    两人继续点头。

    “你们是如何知道他是当真悔过的?万一他只是为了活命无奈之举呢?”这并不像是花满楼会说的话, 可却偏偏是他说的。

    叶雪毫不犹豫地开口:“公子多虑了, 在幽灵山庄, 一切都逃不过老刀把子的耳目。”

    这就很有趣了,谭昭在门口听到玩味地笑起来, 这是一言堂啊, 跟传销组织似的, 用特殊手段掌控一群亡命之徒?这不是有所求他跟那位老刀把子姓。

    西门睿没有听到这话, 他拿着个嫩黄带绿的李子,一口啃下去, 酸得皱紧了眉毛,呸呸呸吐了三口才说话:“二叔,那卖李子的叔叔是个大骗纸, 给睿儿尝的是甜的, 卖给我的却是酸的!大骗纸!”

    他说话声音不大, 可江湖人耳目聪慧隔着门自然能够听到, 叶雪没什么感觉, 叶孤鸿却是心里一突, 猛地有种不好的感觉,先开始是甜的后面却是酸的……不, 不会的, 他告诉自己, 即便这个江湖已经将陆小凤传得神乎其神, 但陆小凤是人, 是人就会犯错。

    他几乎魔怔地催眠完自己,谭昭正好拎着小祖宗进来,西门吹雪提着篮李子跟在后面。

    小魔头看到三人同时转过头来,眼睛一转,从篮子里抱出三颗李子,乖乖地开口:“吃李子,可甜哩!”

    三人:……

    凝滞的气氛瞬间被冲散。

    **

    隔日,小家伙起得贼早闹着要看亲爹练剑,天蒙蒙亮,一切都还在晨雾笼罩中。山野小店,后方就有大片的荒地,西门睿还非要拉着赖床癌晚期的二叔一起看。早上露水还很重,便是春日也依然很凉,谭昭打了一大个哈欠,连眼睛都是眯着的:“西门睿,你二叔要通知你一个惨痛的消息。”

    四十五度抬头纯真微笑:“什么,二叔?”

    谭昭一指头将小魔头戳远:“你这招对我没用,告诉你,你的腌渍糖李子没有了。”

    !!!不能忍,小魔头立刻张牙舞爪就要捍卫自己的权利,只可惜人矮气短,被人顶着头后怎么都翻不出谭昭的五指山。

    谭昭是开心了,只可惜惹了小的,那边还有个大的!

    系统:宿主,小心!

    适时,晨光初露,一抹红霞从东方乍现,于此而来的还有一道剑光,这剑光如同朝露又如同秋霜,只一刹那便夺人心魄,该不会是认真的?!

    谭昭吓出一层薄汗,他到底对敌机会少,只狼狈地往旁边侧翻了过去,晨露带着泥土,一身好好的月白长衫瞬间就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西门小朋友笑着拍掌,一边还开口喊着好好好,当真是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只可惜此时谭昭已顾不得这些,只因为另一道夺目的剑光又转瞬而来。真要命,可不知为何他竟然莫名地兴奋起来,可能男人骨子里都有种好战的因子,在强大的对手面前,不服输的东西陡然就冒了出来。

    谭昭的眼神变了,懒散的睡意已经完全被战意取代,他理智地知道如今的他定然打不过西门吹雪,但他仍然用出了自己的全力。

    连系统都惊讶得掉了下巴,这怕不是他睡醒的姿势不对,这……这这这真的是他绑定的狗宿主吗?他的宿主不可能这么帅!

    西门睿已经看得眼睛都直了,一人执剑可破天地,一人出掌意在乾坤,他一个小小人儿,抬头看着两人过招,平日里都是机灵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星子。

    好棒,好棒!他也好想这样!超帅的!

    谭昭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另一重境地,他知道自己在出掌,在勾拳,可按照他往日里的武功,他绝不会这么快!就像是闭门造车一样,他这三年一直在练武,所练皆是上乘武功,可他到底在什么水平,便是常常与他过招的花满楼都不清楚。

    可现在不同,他感觉冷冷的剑锋擦过颈部,那种让人汗毛竖起的感觉简直令人的灵魂都为之颤抖,像是在死神的刀尖上跳舞一般,谭昭感受到身体的疼痛,可他却不得不承认——这感觉真他妈的棒!

    系统:宿主你冷静啊,不要玩命啊!咱好不容易能到一个能养老的世界,你悠着点啊!你再下去,西门吹雪的剑就要吻上你的脖子了!

    西门吹雪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他明明只控制着五分力,可对方却偏偏能诱得他使出十分力。可在挥出这一剑后,他并不后悔,因为谭昭值得他使出全力。

    谭昭的手臂在流血,滴答滴答地落在草尖上,红的红,绿的绿,鲜艳夺目,西门睿一下子就吓坏了。

    荒地上的草长得本就很好,且野草锯齿锋利,谭昭便将西门睿放在一处已经踩实了的草地上,可这会儿他吓得没了神,叫着二叔就直接跑了过来,小脸被划出血痕也不哭,就直愣愣地跑过来,看到谭昭滴血的手臂,终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二叔!”

    遭了,吓到小孩了,不知道现在申请倒带还来不来得及?

    系统高贵冷艳:呵呵!

    谭昭刚要伸手碰碰他,疼痛就直达他的脑仁,听到他抽痛的声音,小家伙哭得更加厉害了:“呜呜呜呜~二叔你千万别死啊!”

    ……

    西门睿哭得声音太大了,花满楼最疼他,将叶氏兄妹点穴后道了声抱歉便飞快地奔出来,还未等他靠近,便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

    他的脸色一变,厉声道:“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遭了遭了,老好人发飙了!

    可不知为何,这次孩子却没哭出来,真是令人奇怪。

    谭昭站在他的对面,夜里风大,外面呼呼呼的北风一直吹个不停,他思虑片刻,便开口:“我有不答应的资格吗?”

    玉罗刹就笑了,烟雾仍然笼罩在他的脸上,让人只能听到他的笑声:“你有啊,倘若你此刻已经拥有了赴死的决心。”

    不自由,毋宁死?抱歉,他觉得这事儿其实还蛮有意思的,谭昭很从心地点了点头:“好吧,我其实还蛮怕死的。”

    系统:……宿主你说这话,你不亏心吗?

    谭昭当然不亏心,甚至还谈起了条件:“玉教主让我帮你培养继承人,就不怕我给你培养一个仇人吗?”

    玉罗刹就哈哈大笑起来,嚣张而狂放,似乎这天地间并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束缚他一样:“你大可试试。”

    个疯子!

    条件谈妥,谭昭答应帮玉罗刹抚养继承人,玉罗刹就不对谭昭下杀手。这条件十分合理,谭昭没理由不答应,只是……养孩子而已?!

    可能很……简单吧?

    谭昭第二天就后悔了,系统一脸宿主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地咆哮着:宿主你冷静啊,自杀扣除所有获得时间的!他只是个孩子而已,你别杀人啊,杀人你也会死的!

    谭昭仍然一脸冷漠,甚至十分后悔离开了万梅山庄。

    玉罗刹西门吹雪这一家血脉简直绝了,父不父,子不子,他在现代浪得没边的时候还会给老爹老娘发平安消息,这玉罗刹不想养亲儿子,就给亲儿子造了座庄园让他自己长大,自己弄了个假儿子养着玩,倘若他当真属意西门吹雪当什么继承人,绝不会任由其只学剑道并且这般孤注一掷,而他怀里这个……

    谭昭终于苦着脸哄了哄,最后还是忍无可忍:[系统,有什么能让孩子昏睡的吗?]

    系统心里苦啊,它这宿主做人这么狗,它也很绝望啊:宿主你冷静一点,小孩子很脆弱的,你不能杀人啊!

    谭昭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让他转身回万梅山庄,绝对不成。

    这西门吹雪也是厉害,那管家尚且不舍得他带小主人离开,西门吹雪却抱着剑连脸色都不变,这孙秀青到底是哪只眼睛生错了喜欢这么个剑疙瘩!

    不行,他怎么都要找个人一起扛!

    谭昭思来想去,也就只有陆小凤一个人选。

    [系统,给我找陆小凤的方位!]

    花了一天获得时间兑换了陆小凤方位,谭昭带着西门睿就南下,幸好有系统每天呼天抢地吼宿主你冷静,否则恐怕谭昭还没到扬州,这小祖宗就已经惨死在谭昭的魔爪之下了。

    到了扬州,直奔甪里街上的小楼。

    这小楼虽叫小楼,却十分富丽气派,原是首富花老爷为了心爱的小儿子所建设的。花家七郎花满楼为人善良,因不想父母为难这才住了出来,可他眼睛目不能视,也就无法看清楚这小楼的全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