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3.重生的皇帝(完)
    ,精彩小说免费!

    政和三年春, 北方传来大捷,宋军不仅将耶律延禧护送至洛阳, 更是将女真部落打散,顺利收复了燕云十六州。

    这一日, 注定要载入历史的篇章之中。翻过这一页,便会是大宋昂扬勃发的另一番景象了。

    可太子殿下并不开心, 甚至他的心情可以称得上十分低落, 如今朝野上下一片大好,北方局势稳定,南方也是好消息频来, 可与之相对应的……是他父皇越来越差的身体。

    他无法否则大宋军士们付出的努力与鲜血,也无法否认臣子们谋划布略的付出,但他更知道,如今大宋这番景象——是他父皇拿命拼来的。

    “父皇,喝药吧,这药是小花师傅……”

    谭昭对这种生命力即将走到尽头的感觉并不陌生, 真的别人做皇帝积福,他特么折寿,而且是真折寿十年,想想就心酸,要不是他心态好, 早就崩了:“这个先不忙, 朕的身体朕明白。德康, 就明日, 如何?”

    “父皇!您……”

    “都要做皇帝的人了,还这么傻里傻气,这可……咳咳咳……怎么好哟~”真的是很顽强地调侃人了。

    赵德康一看立刻给人顺气,真的是,都快四十的人了,性子还没他沉稳,还好意思说他傻气:“儿臣,谨遵父皇圣谕。”

    这便宜儿子总算是没养歪,这两年已经初见青年风骨,倒是他……好吧,他好像也不显老来着,不过这应该是阿和小可爱的功劳。

    谭昭觉得心头被人拱了拱,一阵熨帖击碎再次袭来的病痛。

    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按照系统的推算,他可能还有七天好活,七天又不能干什么大事,既然如此,不如就——

    “朕在位一十八年,承祖……又感祖宗英灵,向火而生,而……今其追踵尧典,禅位于太子德康。”

    一个王朝想要兴盛不衰,传承最为重要。

    谭昭看着太子戴上冠冕,接受朝臣跪拜,宣读祭文,是为泰和元年。

    而就在赵德康坐上皇位那一刹那,谭昭觉得自己身体顿然轻松,生命力的流失似乎戛然而止,那种感觉就好像……他或许还能苟延残喘浪上一年。

    不管不管,反正他马上就要凉了,任性两天又怎么了。

    所以嘛,有些人就不能惯,等新皇陛下累死累活地走完礼仪行程回到宫中,准备例行给自家父皇灌药时,他父皇现任太上皇——不见了!

    “太上皇呢!你们干什么吃的!”

    “回回回陛下,这是……”小太监吓坏了,手里捧着的信函扑通一声就落到了地上。

    赵德康没顾上,直接弯腰捡起来,打开果然是熟悉的笔迹,上面写的也十分简单,只见:

    ——吾儿德康,好好工作,父皇去也。

    被骗惹!!!!!!

    他父皇果然是魔鬼,他就不该相信他病重的鬼话!都能自己一个人跑出铁桶般的皇宫,这叫做病重!还他感动的泪水!

    “去!传神侯进宫。”

    然而诸葛正我听了,心里却并不认同新皇的猜测,太上皇的身体确实病入膏肓了,能撑两年都是奇迹,那种生机的流失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掩盖的,但……他不介意替太上皇遮掩一二,新皇什么都好,就是太重情。

    他甚至想过倘若太上皇病逝,新皇会有一段时间无法恢复,如今朝野虽然相对平和,但也不乏会有人以佛道之法媚上作乱,如此,也好。

    “确有可能,陛下可是想迎太上皇回宫?”

    这撒手没的风筝,打也打不过,他哪里迎得回来!新皇陛下不太开心,但他也明白……要不他也赶紧大婚生个太子,好跑路?

    有那么一瞬,精明的小花师傅感觉到了自己第二个皇帝学生身上发出了一丝危险的信号。

    然后他立刻拿出了一大堆公事,无比绊住新皇的心,至于太上皇……真的开心就好,他真的为大宋付出所有的。

    既是太上皇最后的心愿,他一定会替太上皇达成的。

    君臣一席话的功夫,太上皇本人……已经出了洛阳城。

    一身轻松无赘事,谭昭最先想到的就是找个朋友喝酒聊聊天。皇宫的生活不好过,当一个勤勉算计天下的皇帝更不好过,他本就不是多喜欢受束缚的人,这两年简直比他开疆拓土当□□还要难受,这猛地一下彻底放松,等找到这位朋友时,他已经坐在了汴京城街头的酒肆里。

    汴京城如今已经从一朝国都变成了陪都,但少了皇运的镇压,这座城市却更加繁荣起来,漕运扩大了许多,连夜市都比从前热闹丰富许多。

    “老板,以酒还酒,行吗?”

    老板本人从来八风不动的,但见到人听到声音的一刹那,他……难得楞神在了原地,这人……会不会太自来熟了一点?不是说病重禅让皇位养身体去了?

    果然这些搞权谋的人,心脏。

    狄飞惊迅速给人下了定论,脸上却倒挺开心的:“什么酒?”

    谭昭自怀里掏出一壶酒,巴掌大小的酒壶,天青色的瓷瓶,看着就令人赏心悦目:“时间还有些短,自家酿的菊花酒,要吗?”

    “……换吧。”

    不过到狄老板收摊,谭昭也没喝上一滴酒,倒是吃上了老板亲手下的阳春面,还是那股普通的市井味道,但大概是换了个身份的原因,他就觉得这面有股返璞归真的味道。

    “老板,我无处可去了,又生了重病,能收留两天吗?”

    “……”这种人,到底是怎么当上天下之主还当得不错的?

    然而赖皮脸太上皇还是成功蹭进了六分半堂大堂主家的大宅子。不得不说,狄飞惊还是很会享受的人,宅子虽然不算最大,但处处透露着精巧。

    “我住哪儿?”

    狄飞惊有些凉凉的眼神过来:“您说,如果我现在挟持您要挟当今,会如何?”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果然高估了这位曾经的帝皇,只见人一脸的兴致盎然,似乎还有些跃跃欲试:“这个主意好哎,要不我们试试,六分半堂最近缺钱吗?我吃亏一点,你六我四,怎么样?”

    “……我有些后悔了。”

    “晚了。”

    “……”狄飞惊捏了捏手心,这才按捺下情绪,把人送去客房,如今才提着那壶酒,回了珍藏的私人酒窖。不知是出于哪种心理,他竟觉得这酒当真是……算了,好赖都算是帝皇送的,搁在这儿也不为过……吧。

    谭昭这一住,就住了足足一月。当然,狄飞惊在第三日就出门办事去了,等夜雨凉透天,狄大堂主才裹着一身凉意回到府中。

    此时,谭昭正在温一壶黄汤,手边是两碟下酒菜。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府中的气氛却不算沉闷,狄飞惊喜洁,这会儿换了身衣服,正坐在谭昭对面吃面,面依然是清汤小葱阳春面。

    “你这么爱吃阳春面,为什么不改名叫狄阳春?”

    “……”

    “漕运,收入囊中了吧。”

    这天下武林,唯六分半堂和金风细雨楼为最,可两者却盘踞在小小的汴京城中非要斗个你死我活,如今金风细雨楼迁往南京,便又是另一番局面了。

    “都离开皇位了,还要操心这许多,不累吗?”

    谭昭捏着酒杯,无所谓,顺手的事情:“那狄大堂主与雷家非亲非故,又为何如此鞠躬尽瘁呢?”

    狄飞惊放下筷子,碗底已经空了,他个自己倒了杯酒,热气向上蒸腾,就如同这天下大势一般,他轻轻一笑,忽然就微微抬了抬头,眼睛里竟带着难以阻挡的锐意:“陛下是在离间我与总堂主吗?”

    “我儿子不在此处。”

    “……”

    “当初雷陨,其实是想你去洛阳的吧?”

    狄飞惊的头又垂了下去,唇边的微笑却浮了起来:“陛下果然料事如神。”他依然倔强地没改称呼。

    谭昭也就随他去了:“既是如此,为何不来?”

    “去倒是不怕,就怕……有去无回啊。”

    谭昭就明白对方的态度了,或许他也不是不知道,只是……大概想找个蹭吃蹭饭的地方而已,不过如今主人家回来了,他也该离开了。

    “这倒说得我有些危机感,今日酒别,如此,都在酒中,如何?”

    狄飞惊举杯,清脆一碰:“都在酒中。”

    雨不知何时停了下来,有股春天雨水特有的润气,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特有的清新怡人感,谭昭走到廊檐下,忽而转头问了个问题:“狄大堂主,你的颈椎真的比旁人少一小节吗?”

    “……”

    狄飞惊猛地微微一抬头,那廊檐下,哪里还有如玉俊秀的曾经天子!

    他忽地一笑,只觉得这春雨过后,果是令人欣喜非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