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我爹不是我爹(完)
    十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对于玉罗刹而言,十秒钟就足矣将一个普通人杀死,而现在……谭昭并不比普通人好上多少。

    系统:宿主,你要坚持住啊!

    毫无疑问,谭昭是一个认定了一件事就会坚持不懈去做的人,否则系统也不会毫无缘由地选择他。这世上得绝症的人千千万万,可偏偏就是选中了谭昭。系统经常抱怨自家宿主为人狗且作,可如果让它再选一次,它恐怕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谭昭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韧性,这股韧性的存在使他不同于旁人,也更加契合系统的存在。一个人的大脑可能出错,数据却不会。

    相比谭昭的狼狈,玉罗刹简直可以称为闲庭漫步。他已经过了年少轻狂的年纪,如今即便长成了一个疯子,也是一个冷静而理智的疯子。

    玉罗刹显然也已经现了谭昭的把戏,但他并不惊慌,甚至还拿出手帕擦了擦手掌的鲜血,如此才走到谭昭面前:“小朋友,你知道本座最不喜欢不听话的人了。”

    谭昭一动不动。

    他死死盯着系统界面溶解剂的挥时间,第一次无比希望时间变得快一点,再快一点!可是时间是最残忍的东西,你想它快的时候,它反而慢得恍若度日如年一般。

    谭昭是个花时间大手大脚的人,系统商城里只要他看中且价格可以,他都会买来或者租来把玩一番。他也是无意间翻到商城竟然还有内力溶解剂这种东西,价格不算太高,使用条件却很苛刻。

    它必须借由一人的身体散出来,甚至在使用前必须涂抹在皮肤上,等到溶解剂散后,先作用的就是使用者自己,再才是直径十米内的生物。换句话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害人就得赔上自己。

    但好处就是一旦溶解,它可以挥长达三十分钟的溶解作用,且被作用者终身都无法再积蓄内力。换句话说,和废人内力没有任何的区别。

    “你这药倒是有些意思,不过几个回合竟然耗损了本座三成的内力。”

    玉罗刹将谭昭随手拎起来,像是拎什么猫猫狗狗一般,鲜血顺着脸颊淌下来,这种感觉并不好受,谭昭觉得自己没救了,都这种时候了他还在想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

    “自然……是好……东西。”

    玉罗刹竟然开始有些欣赏谭昭了,明明这么弱,却为了别人的孩子选择一条死路。就像谭昭自己说的那样,选择活是人的本能,但为了别人坚定地选择死,还死在他手里,他轻轻松手,谭昭呼痛落在沙地上:“你当真想死?”

    “当然……不……想。”谭昭受了重伤,内力也所剩无几,他喘着粗气,一点点开口:“可我……倘若百般顺从别人的意思,那……我活着……也是个死物。”

    玉罗刹是个喜欢得寸进尺的人,他喜欢将感兴趣的人玩弄在鼓掌之间,曾经的银钩赌坊事件他在背后操纵一切,6小凤名气吹得大也有几分聪明劲,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现他的存在,玉罗刹便觉得无趣了,自然也不会再去找6小凤的麻烦。

    而谭昭不同,这是他养大的孩子,却偏偏出了意外,人骤然间大变,变得愈有趣了,也变得胆大到与他做交易,他几乎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对方的底线,然后……终于触线。

    这真是太棒了!他丝毫没有欺负年轻人的罪恶感,甚至有些想看看这个青年能够做出什么事来。所以三年后,他将罗刹牌给人,将整个西域推在了棋盘之上。

    他施施然地给了颗糖,又在对方进教时赠与一地鲜血,一推一放,终于激怒了青年。玉罗刹甚至隐在暗处看着谭昭哄着三岁小孩将教内的权利悉数稀释,将教内有能之人的翅膀还给他们,他几乎毫不怀疑几年之后,西域再无罗刹教。

    哇喔,他忍不住叹息,心里却有些遗憾,他想说你只能做到这种地步吗?

    青年给出了他的答案,他将西门吹雪叫了过来。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剑神挑了罗刹教的总坛,直指罗刹教掳走他的孩儿,这戏唱的好啊,此后江湖上定会流传起万梅山庄与罗刹教不共戴天的传闻,即便之后有人说西域的玉罗刹与万梅山庄有关系,也没有人会相信。

    因为相比捕风捉影的传闻,所有人肯定更愿意相信西门吹雪手中的剑。西门吹雪心诚之事无人不知,一个剑客心不诚便是对剑不诚,所有人都会觉得西门吹雪这般诚的人绝对不会说谎,因为一个剑客绝对不会辱没他手中的剑。

    玉罗刹几乎都想为他拍掌交好了,再加上如今这出,他几乎是遗憾地开口:“宝儿,你来得太迟了。”

    闻言,谭昭瞳孔微缩,他明白这是玉罗刹要下杀手了。可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些怕死了,大概是人到了将死之时都会对自己活过的时间有一个回顾,回顾过后谭昭就觉得……他可能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望着倒计时的时间还有五分多钟,他几乎毫不犹豫地冲进了系统商城。

    系统:宿主快买护甲!对就那个……

    “玉教主,掌下留人!”

    恍惚间,谭昭仿佛听到了6小凤的声音,声音带着极致的惊恐。他方按下付款的虚拟键,便又听到了声音,这回他完全确认是6小凤来了。

    卧槽这个时候!你来送内力吗!他现在就是个人形自走废武功的神器啊!

    谭昭气得又呕出一口血,他眯着眼,遥遥竟然看到两个身影飞快而来,下一刻他毫不迟疑地点进租赁商城,几乎是一气呵成付下七天时间将赶来的朋友送上了天。

    6小凤还因朋友重伤而心惊,下一刻沙漠里便突然拔地而起一个巨大……热气球?他只觉得眼前一晃,他拉着花满楼就直接翻滚进了一个篮子里。

    只等他再次站起来,熟悉的失重感将他整个人包围。

    他只听到花满楼惊慌的声音:“6小凤,生了什么!”

    **

    江南烟雨几多愁,愁入酒乡人不知。

    入冬后,来小楼讨热茶喝的人就愈多了起来,滚烫的茶水入喉,总给寒凉的心一些温暖的慰藉。

    花满楼站在小楼的二楼,冬日里的花草并不多,自然比不得春夏的繁花似锦,这会儿他正在给一株药草浇水。喜寒喜湿的药草本就不多,他浇完后将水壶放下,还没等他转身回屋,就听到咳咳咳的声音从三楼传来。

    他眉间一皱,黝黑无光的眼睛转头就幽幽地瞪人,谭昭即便知道对方看不见,可他还是如很多次一般很怂地缩在了棉袄里。

    是的,会作死的小狗子谭昭并没有死。

    不过虽说大难不死,身体却差得要死。不说再也不能修炼,就是各种沉珂并症堆积在身上也让他活得格外艰难。

    “七童,真的,我要是一直再这么躺下去,就真的要出大事了。”反抗的声音有点弱,听着就中气不足。

    花满楼也很无奈,当初他和6小凤赶到沙漠去救人却莫名被人放上天,他俩心焦地等了半个时辰才被古怪的东西放了下来。

    他看不见只能循着血腥味过去,6小凤却比他度快。

    一个内力全失,一个经脉尽断只差小半条命,花满楼几乎难以想象当时的谭昭是如何活下来的。

    可让他问,他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谭昭看到满脸认真的花满楼也很无奈,他猛地咳了一通,终于挑起了一个话头:“七童,我有些想喝自己酿的梅花酒了。”

    “你这身体还酿酒,想想就好了。”

    ……果然七童这些年变得愈冷酷无情了,谭昭又被系统骂了句该,他觉得……人生真的太艰难了。

    两人捧着茶坐在暖炉边,兴许是暖意熏人,花满楼终于问出了口:“谭昭,你真的不去见见睿儿吗?”

    谭昭捧着茶喝了一口,这参茶的味道真的太差了:“我还以为你不会问了。”

    “我难道不问,你就没想过吗?”

    “我当然想过,但我是个很怂的人,这家子惹不起惹不起!”而且小孩子忘性快,不见比见好。

    说的轻巧,花满楼却微微皱了眉:“谭昭,我以前是不是说过你和6小凤很相似?”听到谭昭点头,他继续开口:“可现在,我觉得你与他一点儿都不像了。”

    “6小凤可比你没心没肺多了。”

    谭昭一楞,又低声咳了一通,他如今身体大不如前,活着也是熬时间,可好友相邀他也无法推辞便在这小楼里住了下来。

    算算时间,他恐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人都要为自己的冲动和作死付出代价,谭昭觉得自己已经深刻在践行这句话了。

    “谭昭,我们是朋友,对吗?”

    谭昭不解地点头:“我们当然是朋友,而且还是好朋友。”

    花满楼:“可你并没有拿我和6小凤当朋友,否则你有危难的时候,你该选择求救而非是独自承受。6小凤就不会,他是个很好的朋友,而你不是。”

    谭昭想反驳,可话到嘴边,却都没有什么说服力。

    “我以为,我们该是好朋友的。”花满楼是个很温和的人,少有说这般严厉语句的时候:“可我觉得,我们还不是。”

    所以说,千万别把任务世界的人都当傻子。玉罗刹能现的事情,没道理朝夕相处的朋友不会觉:“七童,做人有时候别这么敏感。”

    “我有时候也希望如此。”

    手中的茶已经凉了,谭昭将杯子放在暖炉边,轻轻开口:“七童,有兴趣听一个故事吗?”

    系统没有阻止谭昭透露他的来历,他就掐头去尾将一些不能说的东西隐没说出自己的过往,这比想象中来得容易许多。

    谭昭老早就说过,人是群居动物,一个人特殊久了谁都受不了,他以为他可以做到,可事实是他做不到。

    ——他可能是所有快穿文里最不适应的男主了。

    花满楼连借尸还魂都想过,却没想到事实远比他想的还要离谱,好半晌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所以,你才有恃无恐?”

    “……七童,你可以不用这么敏锐的,真的。”

    因为不会死,所以无所顾忌吗?其实恰恰相反,就是因为不会死,谭昭行事才会有所顾忌,他怕他太过眷恋,也怕再也见不到挚友。

    说到底,谭昭上辈子虽然浪得开心,但交心的朋友一个没有。到了这里交了两个,自然如获至宝,不敢随意对待。因为自己的事情要去连累朋友,谭昭几乎想都没想就否认了这条路。

    而今被花满楼指责,谭昭也无话可说。

    “其实,人与人的际遇都是缘分,便如我与你相遇,我们是朋友,即便不想见也一直是朋友。谭昭,我有没有同你说过我刚刚失明的那段时间?”

    花满楼也不是与生俱来就是这个模样的,哪有人生来从容且温柔的,他也曾日夜彷徨孤单,只是人倘若因对未来的恐惧而裹足不前,那么人生的路也到头了。

    所以:“谭昭,要好好活下去。”

    谭昭楞了一下,忽的就笑了起来,像是散尽了阴霾一样:“嗯,七童,我有没有说过我曾经在万梅山庄里埋了一坛亲手酿的梅花酿?”

    “嗯,现在你说了。”

    花满楼几乎是听着好友的呼吸声弱下去,终于,他一点儿都听不见了。

    他知道,他的好友谭昭离开了。

    二楼转角,听了壁脚的6大爷饮下壶中佳酿,最后咧开嘴角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

    即便不见,也是好友,如此便足够了。

    109/109823/48053248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