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吾与汝孰美(十)
    五两足金的大元宝,足足二十个,  林逸揣着它们回家时,  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这么一大笔钱意味着他今后都不用节衣缩食,  也可以为夫人买更好的药。

    要知道现在的物价,二两银子就是普通人家一个月的花销。

    可他那时有多喜悦,回家后看到底下的字就有多害怕,一般来说金锭银锭的下面会有标号,但不会有年号的,这是为了简单,  也为了流通方便。而什么锭子下面有年号呢?只有官银。

    而且更加令他害怕的是,  这官银还是十数年前先帝年间的官银。

    “那……”

    谭昭话还没说完,林夫人就嗫喏着开口:“夫君生病,妾身也是没法才使了些力气将金锭下面磨平……”

    谭昭大惊:“什么店,  竟然也收?”

    然后谭昭就知道这林夫人艺高人胆大,她竟是去的黑市,  难怪这根人参这么贵了。不过倒也解释的通,黑市那地方,  就没有哪个不敢收钱的。

    只是如果是黑市,这金锭的流向就不好查了。

    谭昭决定先去户部查查先帝年间有没有被劫掠或者丢失的官银,说起来先帝……他翻了翻原主的记忆,终于从记忆深处找出了成华帝老子的介绍,  显然一个普通书生的知道没有太多的讯息。

    从林逸家出来,  谭昭搓了搓手,  快步上了马车,等到王怜花拎着小孩进来,他终于开口:“看你的表情,看来是能找到那‘梅花盗’了?”

    “状元郎果然是奴家肚里的蛔虫。”王怜花看向阿飞,阿飞立刻从怀中掏出个竹筒,竹筒打开,里面飞出一只鹅黄的虫子,圆圆胖胖的,一看伙食就非常好:“培育这东西可花了我不少功夫,我已让阿飞在院子四周的路上撒了只有这小家伙才能闻到的药粉,除非那人洗上三天三夜,否则绝不可能找不到。”

    “那你确定刚才那人与当夜那人是同一人吗?”

    王怜花却是摇了摇头:“恐怕不是,我怀疑真的不是梅花盗杀的人。”他从胸口摸出一个飞镖,刀锋闪着冷光,这人大概也是听了梅花盗重出江湖的消息使的是梅花暗器:“虽都是梅花图案,可你看这两把,连大小都有出入,更何况这毒就更不入流了。”否则那小翰林怕是早就毒身亡了。

    事实上,谭昭也早有这种猜想,倘若真是梅花盗,他肯定求的是无敌宝鉴,这人销声匿迹二十余年,倘若缺钱早就作案了,没道理跑皇城底下夜探翰林院。最主要的是,刀客的死法太凶残了,梅花盗虽然也很凶残,但这人偏向用毒。

    可他还是开口:“那么前辈以为?”

    “宝藏,先帝金锭,状元郎你觉得呢?”

    谭昭觉得这个可以有,但是户部资料那么多他哪里查的过来,他脑子转了转,决定先去趟大理寺。

    到了大理寺,谭昭去找大理寺少卿左明,却被告知左少卿进宫了,随后去找李寻欢,这人竟然在牢里和狱卒喝小酒,真是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了。

    “怎么这副表情?”

    谭昭摊手:“我这是高兴的表情,案情有进展了。”

    听完谭昭关于林逸的消息,李寻欢也不由地唏嘘:“如果可以,我倒希望给林编修一个改过的机会。”

    所以说这人真的烂好人了,只要不触犯原则性问题都可以好好商量,谭昭自问没这么大的度量:“唔,这事儿恐怕有点困难。”

    李寻欢疑问地瞧他,谭昭摸了摸鼻子,开口:“你也知道我时间紧急,所以先去找了礼部侍郎董大人,又请了柳编修带路,他受了伤。”

    “……”

    最重要的是,人总是要为自己做错的事付出代价,如果第一次做错事的时候便被轻飘飘地带过,那么第二次的踏错也不会太远了。

    人的**就像一扇门,只要一朝打开,除非外力钉死,否则只会越来越大,而不回做到及时收手。

    林逸是个成年人,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他熟读圣人典注也知道本朝律法,并非不知道如此做的后果,但他做了,就该想到事后的结果。不是所谓情有可原,人有可怜之处,倘若人人都像他一样,那么只有有其理由都可以得到宽恕,那还要律法做什么。

    “……那便罢了。”

    谭昭并不喜欢此刻李寻欢的表情,李兄是个好人,但好到这个地步迟早有一天会让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从而做出后悔一生的决定,但他也明白交浅言深,牢房也不是一个讨论人生的好地方。

    故而,他迅转换了话题:“李兄,我把无敌宝鉴带出来了。”

    闻言,李寻欢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他竟是不知道好友这般大胆,他小声低呼:“谭昭,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要是传出去,几乎所有的江湖人都会找上门。

    “嗯。”谭昭轻轻点了点头:“但它在翰林院,迟早有一日会被找到。”

    虽然这几日因为死了人把守森严了许多,但对于高来高去的江湖人而言这点儿守备还比不上二流的武林世家,所以被各色江湖人光顾,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就像李寻欢所言,没有一个江湖人可以抵御绝世武功的诱惑。

    “是我着相了,可你带着它……如果实在不行,你可以交给王前辈,这本就是他家的东西。”

    谭昭点了点头,不过至少现在他还没这个打算,如果运用得当,也不是不可能将凶手调出来。

    从牢房出来,谭昭终于见到了左明,他刚要开口,左明却率先说道:“谭大人,这是本官从户部要来的资料。”

    ……说好的暗中呢!这么明目张胆真的好吗!

    谭昭再次坚定了外放的决心,脸上却十分受宠若惊:“多谢左少卿。”

    聪明人,左明不介意卖个好,找了人帮谭昭看账本。

    而谭昭谭大人觉得查案实在是个辛苦活,看了两本就迅逃之夭夭,来到了与王怜花约定的江湖客栈。

    江湖客栈店如其名,这里的客人都是江湖人,位于西区鱼龙混杂之地,粗犷得不像京城该有的店。

    这店一共四层楼,没有包厢,一三两层全是大厅,一层三教九流都有,三楼就要凭武功上楼,二四楼是住房,规则如同上面。

    当然它并没有看门的人或者一定要比过武才能上三楼,只要你认为自己武功可以那就可以去三楼,但如果你在三楼被人打下来,那也只能自认倒霉,承认技不如人,当众出个大丑,从此扬名京城江湖圈。

    谭昭一个瘦弱书生,踏足三楼的时候引来不少目光,但他半点不觑,装逼这个能力自从和西门吹雪比过之后无师自通。

    大抵也是因此,目光一下子少了许多。

    很快,他就看到了女装大佬和小孩,或者说是认出了小孩,因为女装大佬又换了身装束,这回倒是个男人,只不过脸又不一样了。

    ……你开心就好。

    他走过去坐下,却是似乎不小心带倒了旁边桌上依靠着的大刀,刀身镶嵌着铁环,叮铃铛落在地上响得出奇,他刚要说声抱歉帮人把刀扶起来,头顶就传来不甚友好的声音:“小子,你敢碰碰试试!”

    谭昭的手距离大刀尚有八寸有余,可他听到这话,手指就迅碰在了刀身上:“我碰了又如何!”王怜花咱们没完!

    一股掌风迅袭来,谭昭裹着头蓬施展不开,便直接一个拍地腾到了半空中,如此他也看清楚这刀的主人是谁。

    一般来说,刀法大多大开大合,使刀的多为身材魁梧健壮之人,就像那位西域刀客一样,这这位却长得五短三粗,一双黄豆眼,一对八字眉,像极了封神榜里的反派申公豹。

    思考的功夫,他已经落到了王怜花的身边,落地轻盈,赢得某位王姓前辈的挑眉。

    王姓前辈也十分磊落,半点不推脱他用气劲将刀推倒的事实,反而轻轻点了点头,无声开口:状元郎好功夫!

    谭昭差点气秃,却见这申公豹已经拿起刀冲着他砍了过来,铁环震得哗啦啦响,气势十足吓人。

    这里的打斗显然吸引了不少人,谭昭刚要出掌回身挡过,便有一柄银.枪出现在了响刀面前,“叮——”地一声,刀枪相触,谭昭的掌落在半空中。

    随后,便有男人忠厚的声音传来:“两位兄台,何必为这丁点儿的小事大打出手呢!”

    那申公豹显然不喜欢有人多管闲事:“你又是何人,敢管爷爷的事!”

    “在下龙啸云,久仰。”

    这申公豹显然听过这名字,遂而收了响刀:“你就是挑了京城外十八山河的龙啸云?”

    自称龙啸云的人也收了长.枪,道:“确是在下。”

    这人长得不算差,模样周正领先在场百分之八十的江湖人,他似乎在江湖上也有些名头,一番交谈后申公豹就冲着谭昭恨恨道:“算你小子走运!”

    谭昭:喵喵喵?!

    109/109823/48053249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