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吾与汝孰美(十三)
    认识李寻欢的人,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很神奇的人。不可否认,  他是一个温柔且美好的人,  似乎在他的心里,  所有事物都可以用美好的词汇去形容。

    先开始的时候,  谭昭觉得李探花与他的另一位朋友花满楼有些相似,可后来越相处就觉得越不像,最不像的地方在于李探花这人吧,有时候脑回路是和普通人不太一样的。

    就像这个时候,龙啸云看似在为你好,实则是在给你朋友上眼药,  愣是旁人听了这话,  铁定怀疑朋友用心不良,可李寻欢他不,他觉得谭昭会武也挺好的,  所以他回了一个哦字。

    龙啸云都要无语了,什么人啊,  心这么大,那状元郎一看就一肚子坏水!

    殊不知,  这牢房里犯人的对话从来没有**可言,谭昭昨日离去时就让牢头严格注意两人,这会儿他送信回来就和牢头撞了个正着。

    这大理寺的牢头也是能干,似乎是学了什么口技,  活灵活现地将两人的对话又说了一遍,  谭昭听罢就觉得这姓龙的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自己性命都要难保了还搁这给他上眼药,怕不是戏精学校毕业的吧。

    他内心腹诽,打了牢头这才进了牢房。

    “如何?”

    谭昭见到李寻欢与以前并无二致,心情不由大好:“我还是头一回看到你这个模样,这要是被外面的人瞧去,还以为风流倜傥的李探花得了失心疯呢!”

    李寻欢也不生气,看到谭昭手上似乎提着什么,立刻就伸手:“快给我。”

    “……”谭昭有些无语地将手中的盒子从缝隙里递过去,小伙伴这坠入情网的模样,他还是单身保智商吧。

    转过身,谭昭便拍了拍手让牢头进来,牢头多会看眼色啊,转眼就喊了两个人押着龙啸云去了旁边的刑讯室。

    谭昭坐在主位上,挥了挥手便让狱卒和牢头下去,等到门吱嘎一声关上,很小心眼的谭大人敲着椅背,就开口:“龙啸云,你可知罪?”

    就差个嘲讽的表情,活脱脱就一个昏官。

    自出江湖以来,龙啸云何曾受过这等屈辱,即便他再能控制自己,可不忿已经从他的眼睛里射出来,他梗着头,连瞧都没瞧谭昭一眼。

    哟,这是要非暴力不合作吗?谭昭觉得现在是不是当罪犯都能当得这么大爷了:“哑巴了?刚才在牢里你不是说得很开心吗?继续说啊,本官给你这个机会!”

    “狗官!呸!我龙啸云行事向来光明磊落,说没杀人就没杀人!”

    系统:这姓龙的好眼光,一眼便瞧出你为人这么狗!

    [你闭嘴!]

    谭昭嗤笑一声:“这天底下的犯人进了牢里也都说没杀人,要都如你这般,这天底下的杀人犯估计是永远都抓不住了!”

    “说说吧,昨日生的经过。”

    ……

    花了些时间和龙啸云纠缠,最后谭昭还是得到了一些线索,不过这线索实在太朦胧,可以说是聊胜于无,现场那么大,若论说某种味道,怕是片刻时间就会消散,实在不好作为证据去追寻。他一边想一边往外走,一个大理寺官差拦住了他。

    谭昭想了想,这好像是帮他看户部档案的那人。

    “可是有了结果?”

    这官差果然点头,表情严肃认真:“是的谭大人,先帝十四年时曾经有过一批送往北方的军饷,共达五万两黄金。可奇就奇在这批官银在运输路上连人带马凭空消失,案卷上记载说是毫无踪迹可寻,连车辙印都没有。”

    谭昭不由奇怪:“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一点儿传闻都没有?”

    这官差有些欲言又止,在谭昭的催促下才稍稍透露:“先帝曾经亲征北方,当初就是因为这笔钱的消失才直接导致了……”他没说下去,但谭昭已经明白了。

    ……感觉越扯越大了,连边境纠纷都扯进来了。

    “所以,你觉得是快活王柴玉关截了这笔军饷?”

    官差立刻垂头:“卑职惶恐。”

    算了算了,不过这样看来这笔钱真的是属于朝廷的,他忽的想起成华帝微妙的笑容,总觉得自己……好像进了一个套一样。

    **

    西域刀客和“申公豹”的尸体并排放在一个屋里,谭昭换了身便服去找仵作,远远就看到门槛上坐了个小孩,他手中拿着个破铁片,另一只手还啃着馒头。

    馒头还散着热气,白胖白胖的,小孩啃得很餮足,只是……在尸体门口吃东西,小孩你胃口真的挺好的。

    “喂——不要这这里吃东西听到没有!”遥遥的,就听到熟悉的声音,谭昭一跨进门槛,果然看到小厮打扮的王怜花。

    这统共没认识几天,这位就换了不下三四个身份,谭昭有些好奇他的行李到底有多重。

    “听说江湖第一美女来京了,她有我美吗?”

    谭昭带口罩的手一松,半晌才继续:“……你消息倒是挺灵通。”

    王怜花表情有些鄙夷:“看来你没有见到她。”

    “……”

    “状元郎啊状元郎,你这样下去,怕不是要打一辈子的光棍喽!”

    谭昭忍无可忍:“是啊,不过我不担心,毕竟前辈比我年长,如今也依然孤身一人。”

    谁怕谁,来呀,互相伤害呀!

    系统:宿主我跟你讲,你刚刚说话的时候,刚刚和死神擦肩而过了→_→!

    ……

    所以这到底是谁家的系统,赶紧领走!

    不算愉快的聊天结束,仵作一身血腥味从里面出来,显然进一步的尸检刚刚结束,谭昭退了两步才聆听仵作的报告。与刀客的伤口果然十分相似,同样的放血手段,同样的四处刀伤,只是死的地点不一样而已。

    怎么说呢,凶器人证确凿,完全是可以定案了。

    刚好,王怜花也这么认为:“状元郎,走,结案去!把李家三小子弄出来,咱们就喝酒去!”

    谭昭虽然心动不已,不过还是断然拒绝了这个诱惑人的建议:“不好吧,李兄会不开心的。”

    “他不开心关我什么事,查了这么久都没什么消息,如今有个替罪羊也不算全然无辜,死了就死了呗。”话语间,尽是对人命的淡薄。

    也正是此刻,谭昭全然打消了让女装大佬和他假成亲的念头。港真,和女装大佬朝夕相处,不是他疯就是早死。

    “其实不用,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只可惜这事儿吧,永远都是不按套路出牌的。谭昭的办法前脚刚要实行,后脚大理寺衙门就传来消息说结案了,原因是凶手——主动投案自。

    状元郎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了。

    两人一小孩赶到大理寺办案大殿的门口,还没进去就看到李寻欢和龙啸云一齐走出来,龙啸云见了谭昭还一脸不屑,大有提着枪就要追着谭昭打一架的模样。

    谭昭:……卧槽耍人呢?!

    “见到凶手了?”

    李寻欢脸色有些不好,他也没有想到来自的人会是她。

    谭昭看他脸色,猜测道:“你认识他,对吗?”

    李寻欢这才点了点头,脸上的伤感显而易见,却并愿多提。

    可谭昭难得地不饶人,堵着李寻欢就说:“但你知道他不是,对不对?”

    两人竟然有股针锋相对的模样,龙啸云本就不喜谭昭,这会儿提着枪就横亘在他面前:“谭大人,请不要无理取闹。”

    谭昭连头都没转:“怎么,你要袭击朝廷命官吗?”

    直到看到李寻欢轻微地点头,谭昭才轻轻吁了一口气:“她是个女人,对不对?”

    李寻欢的脸色终于不正常起来。

    所以这凶手,还是得抓,办法呢也可以适当换个办法。早在昨天晚上,被案情纠缠的谭昭就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索性就直接跟系统兑换了藏金的地方。

    不贵,也就七天,倘若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他肯定早在承诺之日就直接兑换,不带任何犹豫的。

    不过现在也不算太晚,甚至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

    第二日,谭昭去李府找李寻欢。

    李府看门的小哥认识谭昭,知道这是主家的好朋友,连通传都没有就直接领着他进门。刚进了二门,谭昭就看到小花园里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定睛一瞧,那不是龙啸云嘛?

    “这姓龙的怎么在这里?那是不是你们表姑娘?”

    看门小哥表示不知,他就一个看门的哪里见过表姑娘,倒是这位龙侠士:“今日二爷带回来的,说是无处可去便暂住一日。”

    “……你信吗?”

    谭大人你这话让人怎么接!

    说话的功夫,眼看着那龙啸云距离越靠越近,谭昭觉得好友头顶或恐绿油油,立刻重重地咳了一声,随即喊道:“李兄!李兄,有好消息找你呀!”

    对美人一见钟情想要进一步展的龙啸云:卧槽!

    109/109823/48053250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